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赤安AU】吸血鬼与储备粮3

讲设定和耍流氓的一更。


12. 

“给。”

安室坐在沙发上,从去而复返的男人手中接过一套茶具。白色瓷杯中的茶色呈现新鲜血液般的半透明艳红色,安室狐疑地轻轻晃动杯子,幸好其中的液体并不像真正的血液那样黏稠。

赤井退回几步半倚在墙上。德牧绕着他打了两个转,最后温顺地在他脚跟边趴下。

“你介意我吃点东西吗?”吸血鬼向他晃了晃右手中一袋300ml装的血浆,“我从醒来开始还什么都没吃过。”

安室摇了摇头,甚至没看清他如何用尖牙咬破塑料包装吮吸起来。“这是你的……?”他忍不住好奇地问。

“早午餐。”吸血鬼有些口齿不清地回答。

 

安室礼仪性地低头从杯中抿了一口茶水,水温是恰到好处的烫口,味道有些酸涩,品种应当是某种果茶——他对茶叶并不是特别在行。

他放下茶杯,连同茶盘一起搁在自己膝上,抬起头望向仍在进食的吸血鬼。

“那么,我们可以进入正题了吗?”

他并没有忘记自己身在此处的原因依然成谜。

十分钟前,对于自己“想要血”的猜测,赤井仅仅用轻描淡写的“你令人意外地缺乏想象力”打发了过去。恕他与吸血鬼打交道的经验有限,他实在想不明白,吸血鬼找上一名普通人类的理由还能是别的什么事情——除了与他交往分手复合结婚生子以外,拜托。

 

13.

赤井一口气吸干手里的血包,将塑料袋子折叠起来,手腕一抖它便以一个漂亮的弧线准确无误地落进角落的垃圾桶。

“之前就告诉过你了,贝尔摩德早就发现了你的存在,也已经调查过你的身份。”男人将双手插回裤袋里,这似乎是他的习惯性动作。“就当这是一桩委托吧。”

安室发现自己花了几秒钟,试图寻找对方一口漂亮的牙齿上是否留下了什么不太雅观的进食痕迹。结果是令人失望的。“委托?你有什么需要我调查的事吗?”

“准确来说,是和我一起调查。”对方纠正道。

安室摇了摇头。“这不是我的工作方式。”

“我想我也不是一般的委托人?”赤井边说边从夹克的内衬口袋中掏出一张照片,摆在安室面前的茶几上。“先听我说完。不是我不信任你的能力,而是调查过程中你一定用得着我的帮助。”

 

安室放下茶具,转而拿起照片。照片的成色较新,拍摄的是一对男女,看起来像是一对上流社会的夫妇。男人的年纪在四十上下,气度尊严,双手搁在身前的沙发椅椅背上。坐在沙发椅上的女性最多不超过三十,金发碧眼,身段美貌不逊于电影明星。女子的右手亲密地盖住男人的手背,双方皆是穿着入时气质高雅,俨然一对璧人。从虚焦的开阔背景看来,拍摄地点不是什么古堡,就是巴洛克风格装潢的别墅。

“理查德是我的一位朋友,他也是一名取血者,不过上个月刚刚过世。”赤井叙述的声音不带过多的感情色彩,但对于安室来说无疑又是一条爆炸性新闻。

“……我以为你才说过,你们唯二的超能力就是长生不老和夜视力出众。”

男人耸了耸肩。“那是自然情况。事实上,我们的非自然死亡方式相当简单,只要放掉我们身体里的大部分血液就好了。”

安室对这个说法微妙地扬起眉弓。

“这么说,你的朋友是被‘谋杀’的?”

吸血鬼谋杀事件,听上去像什么三流侦探小说的标题。

“不知道。他死亡时我恰好在国外,等我回来时,他的太太已经将他下葬了。”

那么照片上的女子确实是他的夫人了。安室将照片翻至背面,右下角用黑色钢笔墨水写着“理查德与安娜,摄于2013年。”

“他的太太也是你们的同类?”他半是确认道。

“安娜?不,安娜是他的‘人类’。”对方言之凿凿地否认。

 

14.

安室有些艰难地吞咽下这个事实。

“你的意思是,他俩是吸血鬼和人类的结合。”

赤井以一种似笑非笑地玩味表情打量着他:“你在想,什么样的疯子会自愿和吸血鬼结合?”

安室无法完全否定他。他避开这个话题,小心地选择着自己的措辞。“我不想评价我不熟悉的人对生活方式的选择。我只想知道……这事是怎么运作的?”

赤井又盯着他多看了几眼,才意味深长地开口。

“就像你说的,对我们来说这也是一种生活方式:定居,有固定的血液和收入来源,稳固的家族成分,相对安定的那种。不是所有人都能忍耐上百年的独居生活,靠冷冻血包和袭击路人来过活的。”他用眼神示意垃圾桶。“你知道,那玩意儿就像人类社会的压缩饼干一样,只能用来饱腹,毫无口感可言。”

“所以你们中的一部分,会选择固定的人类伴侣,吸他们的血,同时与他们共同生活?”安室微微拧起眉头,这听上去依旧相当疯狂。“可被吸血的人类难道不会被转化成你们的同类吗?”

“这只是其中一种情况。”赤井点了点头。“但取血者也可以寻求一位人类伴侣,通过吸血和他/她缔结连结。这件事只要操作得当,任何取血者都能做到,也不会损害人类伴侣的身体。事实上,大部分取血者都更偏向于后者。毕竟在地球上无止尽地增加同类数量并不是什么好事。”

安室在心中默默地表示赞同。

“况且,取血大多通过颈动脉,”男人似乎巧妙地压低了一点声线,听起来便有恰如其分的暧昧不明,“你不觉得这正是非常亲密的人之间才该有的行为吗?”

 

15.

对方似乎在有意无意地暗示什么,安室决定忽略它。他清了清自己的嗓子。

“那么我们现在至少已经有了一位嫌疑人了?”他用食指点一点照片上的理查德夫人。“她有什么动机吗?”

“不知道,他的死因也不是我的重点。”赤井依然一派闲适地倚在墙上,取血者友人的逝世似乎并未在他身上投下什么伤感的阴影。“生死有命,成为老不死以后我们对于这些并不十分看重。”

“那你的委托内容是?”安室疑惑道。

赤井将第二张照片放在他面前。安室凑上前一看,发现是一只泡在标本瓶里的成年男性右掌,中指上戴着一枚似曾相识的蓝宝石戒指——安室和自己手中的照片对比了一下,发现这果然就是理查德的戒指。

他抬头看向赤井。

“我最近听到一些风声,说是在某个地下拍卖会的拍卖品中,出现了理查德的部分身体组织,并且非常不幸地已经流通了出去。”吸血鬼的神情严肃起来,唇角那撇笑意终于短暂地隐没下去。他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更加严酷。“这就是问题所在了。”

安室也不禁正了正坐姿。“你去查探过他的遗体情况吗?”

“还没有,而这就是我们明天要做的事。”

 

安室想了想,习惯性地交叉手指,支住自己的下颚。“我不明白。”

“什么?”赤井询问道。

他抬起眼来,若有所思地从下方眺视对方。

“我不明白的是,既然你已经都有方向了,那在这件事里我的角色是?”

吸血鬼简直有些无辜地眨了眨眼。片刻后那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又重新回到了他眼角眉梢。用一句老话来说,安室突然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你的角色就是扮演我的‘人类’。”赤井几乎以戏谑的口吻说道。

 

16.

茶已经凉了。

德牧被安室站起身的动作惊醒,从地上爬起来,疑惑地看着安室,又回头看了看他的饲主。

他的主人自顾自地说了下去:“为了演好这个角色,我必须在你脖子上弄一个印记——我保证只是一个印记,我不会吸你的血。”

安室还是没有说话。

“你在来之前,就应该料到会发生比这危险千百倍的事,难道要在这里退缩吗?”男人接着引诱道。

“不用你激将我,”安室一脸严肃地打断他,“好好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我要扮成你的人类?我看不出这有什么必要。”

“我现在不能回答你。但我保证事情结束以后,我会告诉你答案。”赤井沉声道,听上去确实有几分诚恳。

安室高高地扬起眉毛。“就这样你刚才还在跟我谈信任问题?”

男人不为所动。

“你可以选择不相信我,然后离开这里。”

 

安室无言地瞪着他。

无论从理智还是感情上来说,他早该气急败坏地转身就走,回到家倒头睡上一觉,从此把这个自大的吸血鬼、和今夜发生的一切都抛在脑后——天,他突然想起在凌晨这个时候,除了支付昂贵的出租车费,他甚至没有其他方式可以自行回家。

“我的报酬呢?”他听见自己异常镇静地问。

“任何要求,包括修好你那辆RX-7的费用,我想我都可以支付得起。”对方微笑着说。

他就知道该死的吸血鬼都是阔佬。

“成交。”安室已经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咬牙切齿了。

 

17.

赤井站在他身前,仍旧维持着社交礼仪范围内的标准距离,仅仅是将双手搭在他两侧肩上,安室就感到自己浑身不自在起来。

除了两人之间的气氛没有半点浪漫的意味,以及赤井的视线落在他的颈动脉而不是脸庞上,这一副要接吻的架势是怎么回事?

安室尴尬地游离着目光,最后定在赤井身后,也正在好奇地打量着他们的德牧身上。“你确定你已经吃饱了?”他心情复杂地问。

“我确定我现在不想吃零食。”赤井镇定地回答道。十分鲜明的对比。“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什么?”安室自嘲道,“成为你的‘储备粮’吗?”

“放心吧,”吸血鬼拉近他,俯下头颅,“我在地下车库里还有一辆献血车呢。”

 

即使已经设想过吸血鬼的冰冷温度,当赤井真正将嘴唇贴在他颈子上时,安室依旧屏住了呼吸,然后发现那温度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冷。

在感觉到尖牙戳穿皮肤的一瞬间刺痛时,他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睛。他等待着,然而就像赤井许诺的那样,除了对方握在他肩上的掌心微微收拢以外,什么都没有发生。

整个过程在几秒钟之内就完成了。在离开之前,赤井伸出舌尖舔了舔他的伤处,濡湿的触感让安室货真价实地打了个激灵。

“抱歉,”男人在确认他没事之后迅速放开手,安室忍不住用手掌虚掩住脖子,“这样会好的快一些。”

安室希望“室内气温过高”这个理由能成功地解释为什么他的脸在发烫。


TBC

 
评论(21)
热度(177)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