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本子完售了,近期内也不打算二刷。这家店不知道什么情况(大概是盗印),总之我没有开过授权。

请原先的(独家)代理Jackpot处理过了,但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治它。

我就做个声明,买不买属于个人选择。

 

上次说的远雷。种命重制版41集无正首次出击的专属ED,注意歌词?

狼(的脸)真好,我永远喜欢。

 

8102年了我还在为了种命写论文

会让我得到一些快乐吗?

不会。

只会得到一些不领粉籍的问题发言。


1. 一些背景设定疑问:

i. 乌兹米在明摆着奥布的贵族中还有好几拨不服他想夺权的势力(看外传漫画远不止赛兰一家),而且女儿很有可能继承大统的情况下,在种里就怕坑女儿不够似的带着自己在政界所有的心腹势力,一个不剩,一起自爆了?

ii. C一个18岁少女就能得奥布全军爱戴兵权牢牢在手,即便如此在政治上还是被打压得抬不起头来。话说回来,种命前期里奇萨卡哪去了?

iii. 种里地联攻打奥布,奥布明明提前两天拉警报提醒国民避难,鸟全家非得在打起来了以后在外面瞎晃悠

iv. 奥布有...

 

生化危机2:2009 vs. 2019


(很女权,很女A男O,三光你越来越受了……)

 

+

Ilsa是Ethan的镜象。

在精神上她就是一个女版Ethan,只不过有更多个人诉求。因此导演利用女性在情感传递上的天赋,用她表达了一些Ethan必须控制自己、不能流露出来的东西。

比如在克什米尔与Julia重逢时,已经听说过故事、徘徊在稍远处背景里的Ilsa当然不是导演想搞一个修罗场这么简单。她是把Ethan所有无法说出口的话、不能展现的情绪,都写在了自己的脸上和眼里。

这听起来很诡异,但Ilsa是在用她和Ethan相似的灵魂产生共鸣,去贴近、去感受、去触摸他的心。

相同的情况发生在Luthor站在Ethan的立场上,刚刚动之以情地对Ilsa进行了一波劝退的时候,结果Ilsa一转头就对Ethan说:我要跟你一起去。

Ethan说:我知道。

他们似乎都还有很多话想说,但他们早已知道对方会跟自己做出同样的决定。

我很喜欢结尾处Ethan怜惜地抚摸着Ilsa脖子上的勒痕,Ilsa扭过头露出一个“没啥好看的”的神情:拯救世界就这么一回事,你还不清楚吗?

原本弗妹和阿汤哥还拍了场吻戏,后来导演和弗妹都不喜欢,因为“太不Ilsa了”,就删除了。对Ethan来说也是同样,因为“He cares about you more than he can admit”,我确实觉得他俩就停在这个点到即止的状态挺好。


+

上个月在香港刚看完MI6,我就呼叫鱼老师:“是理想的假酒!”

一对隶属不同组织、有竞争(抢人头)关系的特工CP,一方有上司,有两个下属,有相思相望但情深缘浅的前妻,有死敌,另一方曾在死敌的组织里卧底……咳,我不用再说了。

但Ethan还是挺幸运的,至少Julia亲口对他说她现在很幸福,因为有他她才能每晚睡得踏实,Ethan最终解开了这个心结;某人自己造下的孽……怕是也只能背负着封存在那个旧手机里的遗憾继续走下去喽。

 

——She's like a part of me I can't let go.

“你注定一辈子也败给她。”拉我入坑的生化4UP主在结局分头被枪口顶着头时如是评论道。

若即若离又有什么要紧呢?“无时无刻不在身边的女人,是搞不来通关爱心RPG的!”by知乎用户

光撩不干20年,你追我赶也是情趣,事到如今也不求什么女大三抱金砖了,只希望几年后正传续作的主角阵容里直接蹦出个红衣服黑头发蓝眼睛的小男孩,或者金发小姑娘也可以呀!

祝二位大龄未婚青年,明年一月双双重返20岁愉快——恐怕从今往后20年,能把爱字宣之于口也仅在这短短一夜了。请在命悬一线间再吐露一次真心吧。

(王姐姐怎么还不露面...

 

赤安本完售,真的非常感谢。
为了节省平摊到每本的费用,实际印量比调查多出不少,原本以为多出的这部分最后可能会烂在代理仓库里(……)但总而言之,谢谢大家的喜欢。
也一万次谢谢葛优为我画了我心目中的封面。

有在构思新的赤安文,不过成为社畜以后写作真的成为一件需要毅力完成的事了……我会尽力酝酿这种after M22的感觉,把它化为白纸黑字的www

 

需要这页刻在我墓碑上。
赤安今日成就:原作见面1/1

 

看完M22一直很想详细地写点什么,但实在太忙了,我只能在加班回家的路上用手机零碎地码一点。

+
M22里我喜欢的片段有太多了,甚至无法用文字一一详细描述,如果有人当面听我说,我可以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关于降谷零这个人,他的雷厉风行,他的不择手段,他对国家的热爱和身为公安的自矜,他掌心和发丝间的雨滴,他毫不犹豫地迎向列车时闪闪发亮的眼睛,还有他的孤独……

没错,他是孤独的。

所有片段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影片里一个不到一分钟的场景。

凌晨时分,天空在蒙蒙黑里透出一点点亮光。他倚在港口的电话亭里独自给风见打电话,说着早上的爆炸案,不少公安被卷入其中失去生命,他自己也挂了彩。忽然天亮了,太阳升起来了。他愣了愣,望着阳光照过来的海平线,整个电话亭却在耀眼的晨光中陷入了更深的黑暗。远处传来轮船的鸣笛……

+
有某种孤独感像M22中绵绵不绝的雨那样,顺着他的发稍和掌纹,渗进他血液里。

公安总是被误解,这并不新奇,在影视剧里所接触到的公安形象,经常是为了所谓的“大义”而不择手段的家伙。而一名优秀的公安,在被其他机关和线人误解的同时,甚至不被自己的同僚和战友所理解。

风见全然不了解他,一度称他为杀人犯和“可怕的人”;柯南也是,他俩就算是性命交托,却好像总是隔着一层微妙的什么。但这又能怪谁呢?是他选择完全不将实情透露给风见,严厉无情的样子无论是谁要噤若寒蝉地背后嘟囔一句魔鬼上司;也是他嫁祸毛利小五郎,原本明明只是一个对柯南的情求,硬是被他搞成了逼上梁山的胁迫。因此即便最后为了救这个小鬼受了伤,血迹洋洋洒洒一地,我作为粉也只能苦笑:看看,一报还一报来了吧。

他独来独往又独断专行,身边的人甚至是小梓都在不断地推开他以保持某些距离。这种孤高的状态让他显得如此美丽。我用这个词是因为我确实找不到更合适的词了。

无论是波本、安室透,或者是现在这个真实的降谷零,全都不被人理解。这是一件苦闷的事,但因为他自己从未寻求过被理解,这个状态在他身上倒体现出一分自如感来。他在意的从不是人,或者说在M22中没有什么能从他这里分走他对国家的关注。只有这片国土的朝阳能让他在晨曦中失去言语,只有谈及“他的恋人”时他会有些羞涩地揉一揉鼻子。他的流血,他的孤独,他闪闪发亮的眼睛,他的一切都是为了心中挚爱。身处黑暗中望着朝阳的时候他的胸膛流动的会是信念的暖流。如果能够剖开他的心,我毫不怀疑里面涌动着的都是热血,即使那已经浸透了日本桥上的绵绵阴雨。

因此无论是以上哪一点都我都没有因此对他感到心疼。我只能从旁观的角度欣赏,然后在心中肤浅地暗叹:哇,他好美啊。他真的好美。

+
恋人是国家,我们的降谷先生永恒地陷入了单相思,因为国家无法给他回应。如果他不去爱人,不去在意别人,那他将永远立于不败之地。

等等,我刚才是不是说他并不寻求理解,也不在意别人?

如果说,有一个人,事与愿违地能够理解波本、理解安室透、理解真实存在的降谷零,并且让他公私不分地在不适当的场合下动用公安的身份抓人,那说明……

+
“理解”是一个有趣的动词。理解他的那个人,恐怕也并不是主观意愿去做的,他甚至没有为此特意尝试和努力过?(这真令人嫉妒)这不是降谷零所希望的,也不一定是那个人所希望的。他或许会永远推开,或许在未来的有一天他会接受。无论他是否需要,有一个人生来就理解他的人存在在那里,命运自他们相遇之前就已经紧紧缠绕在一起,已经是一件十分幸运的事了。是最大的对手?那不是更好吗。

被M22冲击之后我一直在想,降谷零要如果去爱一个人,那他爱情的表现方式是怎么样的。不会有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任何人事能够超越国家在他心中的地位。如果因为要他选择放弃国家去爱人,那对他才是真正的残酷,不值得,也未免太不上乘了。

这两天我脑子里总有这样一个镜头:飞机在云层中地安静穿行。窗外是初露微晞的天空,他和那个人在座椅上肩挨着肩,裹着一条毯子,在引擎低柔的轰鸣声中沉沉睡去。

降谷清醒过来的时候,云间正投下第一道霞光,照耀在白雪皑皑的富士山顶。他略兴奋地把身边的人轻轻摇醒,神色骄傲地指指窗外。对方睁开惺忪睡眼,顺着他热切的目光,侧过头将视线投向窗外——

如果那个人是赤井,无论窗外是曙光中的富士山,还是东京都夜晚的辉煌灯火,他必定只会了然地告诉零君,这景色极美。

 

——“爱的力量真了不起啊。”
——“以前就想问了,安室先生有女朋友吗?”
——“我的恋人是,呵,这个国家。”


強く、優しく、美しく、この国を守ってくれている。


看完了。打了一段比较长的repo结果被lft吞了,那我就简单点。
1.谢谢制作组,我的小论文奶中了七成以上,而且他疯起来比我想的有过之无不及。波本的本质与其说伪装,不如说是人民公仆降谷零的一个性格切面。
2.我永远喜欢零君。我要搞CP。(……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