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青火] Anticlockwise

*

并不是我的作品,是非青火的基友一年前给我写的生贺,也是我看到的第一篇青火文。虽然CP倾向不明显,但我非常非常喜欢她文字里那种温柔又充满希望的感觉。这里的青峰在最后成长,被治愈,也同时治愈了我。

因为这么棒的文,想给更多人看到,因此征得了基友的同意,把它放在我的Lofter上。谢谢你阿守,好基友一被子(。



Anticlockwise(青火)

 

在输给诚凛的那天晚上,青峰躺在床上闭上眼,有什么东西像倒带一样哗啦啦从视网膜前疾驰过去。十二点的时候是球场上一脸难以置信的队友们。一点的时候是和五月吵架的自己。二点的时候是一如既往听说自己不参加练习后跑来质问的若松前辈。三点的时候是第一次遇到把自己带进桐皇的那个人。四点的时候对篮球完全厌倦了。五点的冬天凌晨一片漆黑。六点似乎有了朦胧的睡意,恍惚中看到刚开始在帝光打球的时光,那时候什么都没有,也什么都不缺。七点的时候隐隐感觉到一点光芒,冬日淡薄的阳光终于穿过了灰暗的云层照到了窗上。青峰睁开眼,似乎终于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什么事情。

停摆的秒钟终于从头再来。

 

第二个夏天很快就到了。

青峰在晚上九点的回家路上随便晃荡着,心情相当愉快。果然揍别人就是对自己的放松这句话说得没错。他刚从体育馆练习出来的时候樱井正好从旁边的小道绕过来,桐皇的路灯放暑假了没人维修,啪嚓啪嚓地闪着忽隐忽现的光圈。樱井过来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盒自己做的蜂蜜柠檬,等拐过来远远看见青峰,惨叫了一声我的妈呀就扭头往后跑。青峰愣了一下,三步并作两步跑过去就逮住了樱井。

“是……是青峰君啊,怎……怎怎么不早说。”

“你小子给我说的机会了吗。”

樱井擦了擦头上出的冷汗,蜂蜜柠檬的盖子也掉了,在夏夜里散发出一种甜腻的香气。

“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没看见你,还心想这蓝的鬼火怎么飘这么高……”

 

揍樱井的感觉非常好,樱井做的蜂蜜柠檬吃起来感觉也非常好。青峰感觉心情好久没这么爽过了。想了想他还是决定再找个路边的篮球场打一会,毕竟这么凉爽的夏夜在七月也算是少见了,还可以顺道去附近的便利店看看有没有堀北マイ新发售的写真集。

“啊……怎么你也在啊。”

“这句话应该我问才对吧。你家不是应该在黑子家那个方向吗。”

“你怎么知道的?”青峰把书包扔在球场边的长凳上,“哦……哲说的吧。”

“啊。”火神擦了擦汗,眯起眼看了看青峰手里拿的饭盒。“那是什么东西?”

“柠檬。”

火神一瞬间似乎表情有点难以置信,愣了一会之后问:“拿什么牌子的蜂蜜做的?”

“什么?”青峰有点摸不着头脑。

“不是……我说你那个柠檬是拿什么蜂蜜泡的?”

青峰这才反应过来。“你是笨蛋吗——这怎么可能是我做的。”

“……哦。”火神有点尴尬,抓了抓暗红色的被汗水浸湿的前发。“我说也是。”

青峰靠在球场周围的铁丝网上,把最后一片柠檬放进嘴里,柠檬一如既往地在口中散发出甜美的清香。但是青峰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上面了,今晚额外的收获让他感到非常满意。虽然只打过两场比赛,但眼前这个男人总能挑起他的兴趣,让他那匮乏的注意力难得地集中并燃烧起来。排遣无聊的时间终于到了。

“喂,跟我来场ONE ON ONE吧。”青峰挑衅地挑起眉,身上开始散发出猛兽般的迫力。但他刚要迈进球场的时候,忽然又恶质地笑了起来。“……话说,照刚才那么听起来,你该不会也跟良一样喜欢做点菜什么的吧。”

“是啊。有什么意见吗?”火神一般也很少用这种挑衅性的口气说话,但眼前是青峰,一切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打破常规了。他渴望变强,这个强烈的愿望从一开始就没有任何改变。青峰毋庸置疑是他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好的对手。在眼下这个没有队友也没有见证者的球场上,要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将眼前的对手全力击溃。这种强烈的目标感让火神一瞬间就打起了精神,球场周围嘈杂的蝉鸣声似乎也不是那么烦人了。

“……嘿。”青峰一脚跨入球场,一把把球从地上捞起来。“你这家伙,还真是跟我是同一类人啊。”

 

“喂,接着。”

“哦。”青峰接过火神扔过来的毛巾,随手抹了把汗,从书包里摸出手机翻开。“啊——麻烦死了。五月又打了好多电话过来。”

“那不是挺好的吗。”火神看着青峰不耐烦地合上手机盖,“她跑来诚凛那时候也总是提到你呢。”

青峰最后瞄了一眼手机盖上显示的时间,便利店估计已经关门了。他把手机扔回包里,斜靠着铁丝网坐了下来。“——谁知道啊。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了。”

原来是青梅竹马啊。好像听黑子说起过,不过印象不深了。火神这样想着,眼神中有点怀念的感觉。说起来,也已经好久没见过那个人了。

“干嘛啊,”青峰的声音从半米外的铁丝网边上传过来,“感觉跟个老头子似的。”

“谁是老头子啊!”

“只有老头子才会大晚上看着星空摆出那种‘啊已经活了好多年了以前的事情好怀念’的表情吧。”

火神撇了撇嘴,转头望向青峰。桐皇王牌的脸就好像融入了夜色一般模糊不清,要不是因为看到了深蓝色的头发火神估计自己都不知道青峰到底坐在哪。

“说起来,没人告诉过你大半夜这样走出来很吓人吗。”

这已经是今晚第二次听到这种评价了,青峰感觉从心脏出发的血流好像都一下涌到了头上。“我看是你这种明明长着一张正常年龄的脸但其实精神年龄已经快五十了的人更需要担心吧。”

“喂,你对会做饭这种事到底有什么偏见啊,黑炭头。”

“老头子没资格说我!……”

桐皇和诚凛篮球队的两大王牌毫无水准地在半夜的街头篮球场争吵起来,这种事如果两队队长知道了估计要被活活气死。今年的一年级新人太麻烦了。

 

这场争吵最终以势均力敌的“黑炭头”和“老头子”两种新绰号的横空出世而结束。青峰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用两厘米的身高优势俯视着火神,而火神也不甘示弱地回瞪回去。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这种莫名险恶的气氛。

“喂——!太过分啦大酱!为什么一直不接我电话?你现在在哪啊?现在还没回——”

火神忽然有点同情眼前这个刚给他起完绰号的人了。

青峰的脸有点扭曲,在这种正赌上男子汉的自尊的关键时刻,偏偏桃井打了电话过来。好不容易敷衍完了桃井,青峰刚要转过身,忽然感到火神沉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青峰的脸又扭曲了。

“……你要再敢摆出那副幸灾乐祸的表情,杀了你啊。”

 

火神从长椅上拎起包,想着现在大概已经十点多了。篮球场周围很安静,夜风在沉寂中静静地盘旋着。远处几个自动售货机的光点模糊地给视野提供着微弱的光源。青峰已经先走了,火神看着他往便利店的方向走了几步,又一脸不爽地倒退回来,消失在往车站的路上。

不管怎么说,今晚的收获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在意外的时间里遇到意外的对手,这件事也意外地令人开心。

火神走出篮球场,在独自一人的回家道路上想起之前桐皇王牌跟夜晚背景融为一体的模样,不知不觉笑出声来。

 

 

自那之后,青峰经常有事没事就去那个篮球场晃晃。在某次他要了火神的手机号码,虽然说是方便约出来打篮球,但其实从来没有打过。大部分时候篮球场空无一人,有的时候能遇到火神,有的时候也会遇到意想之外的其他人。

“啊,你是那个……青峰大辉?”

青峰低头看了看眼前说话的人。大概是因为视角的问题,青峰先看到了对方脖子上挂着的戒指,看起来非常眼熟。

“哦——”青峰淡淡地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回答还是无意义的单音。“紫原的队友?”

青峰虽然早已想不起面前的黑发男子的名字,但确实是知道他和火神的关系的。究竟为什么要避开这层关系而直接提到阳泉和紫原的事,青峰恐怕自己也不知道。

“啊。我叫冰室辰也。从tiger那里听到过很多关于你的事了。”

“哦。”

青峰显然没有什么要谈下去的意思,而冰室也并没有期待可以有什么对话发生。他安静地坐在长凳上,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抱歉辰也,稍微迟了点。”

火神挎着书包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两罐饮料。看到青峰,火神稍微愣了一下。

“你们放学还真早啊。”

“今天没有部活,五月跟良去买东西了。”青峰懒洋洋地回答着,眼光无意识地投向了火神脖子上与冰室一模一样的戒指。

火神把其中一罐饮料递给冰室,随后又把第二罐扔向青峰。“不好意思啊不知道你来,先喝这个吧。”

“……哦。”青峰咕哝了一句,单手接住了饮料罐。他觉得自己好像应该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还是赌气一样狠狠拉开了罐子拉环。

 

冰室并没有待太长时间,和火神的对话也很简短。谈话的时候温和地笑起来的习惯,和缜密得滴水不露的说话方式,都和火神完全不同。青峰对着薄暮的天空发着呆,饮料也早已喝完了,他开始考虑要不要捡起篮球去场上热身一下。

“……说起来,tiger从以前就很怕鬼和幽灵之类的东西呢。”

“喂……!”

青峰稍微扭过一点头就可以看到火神的表情。虽然被说到痛处,但是笑得无可奈何,又带些怀念的表情。

……又是那种无聊的老头子一样的表情。

青峰皱了皱眉,莫名地感到烦躁。在黄昏的渲染下,黑发男子柔和的笑容连带着锁骨间若隐若现的戒指的反光都变得刺眼起来。他从斜靠着的姿势坐起身,伸手去够凳子下面的篮球。

“这回这么快就要回去吗?”

火神熟悉的声音夹带着不熟悉的语气,随着傍晚的风从青峰耳边划过去。

“……啊。”冰室笑了笑,“在外面时间太长的话,敦会担心的。”

青峰的动作略微停顿了一下。火神并没有注意到,只是沉默了一下,然后轻轻地笑起来。

“那就好。”

 

那天冰室离开后,火神和青峰打球打到很晚。

“很有干劲嘛。”青峰扯出一个危险的笑,单手就把球看起来随随便便地扔进了篮筐。“本来以为你那老头子似的性格会让你伤春悲秋一阵子呢。”

“说什么呢。”火神有点莫名其妙,根据他对青峰的了解,除非极特殊的情况,不然对方不会在打篮球的时候提些和比赛无关的东西。

青峰没答话,脸上依旧挂着一种恶质的笑容。火神皱了皱眉,从场边捡回篮球,扔回长椅下面。

“下周就是夏季赛了,监督说最近要保存体力。”

青峰不屑地撇了撇嘴。“真听话。”

今晚的青峰似乎特别地充满火药味,而火神觉得自己显然没有追根究底的心情。他瞥了青峰一眼,扭头去拎书包。

“……喂。”

“啊?”

火神回头看了一眼青峰,随即愣住了。在深重的夜色里,桐皇王牌就像蓄势待发的黑豹一样,散发出一种狩猎将至的气势。那种让人看一眼就感到恐惧的眼神,穿透夏夜带着朦胧雾气的空气,像利剑一样毫不掩饰地直刺过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青峰走了过来,停在离火神不远的地方。虽然两人身高相差无几,但火神产生了一种明显正在被俯视的错觉。

“……干嘛?”

青峰没有回答,只是向前伸出手去。火神条件反射地想挡开,手却挥了个空。青峰趁着这个间隙,伸出手指一把勾住了火神脖子上的戒指。

“!?你这家伙突然干嘛……”火神猝不及防地被向前拉去,他一把抓住青峰的手腕,狠狠地用力拧了下去。饶是青峰也没料想到火神的突然发力,一时间痛得被迫松开了手。

诚凛的王牌明显被刚才这种挑衅一样的动作惹毛了,即使在青峰松手之后,他也依然死死地怒视着对方。如果说青峰是一直张扬在外的猛兽,那诚凛的王牌更像是鞘中的利刃,平日看似平静,一旦出鞘则必将凯旋而归。

“嘿……”青峰甩了甩手,像捕食猎物的猛兽一样回敬着对方的目光。“我果然没看错,你这家伙真是最棒的啊。”

 

 

夏季赛的前一天傍晚,火神又去了那个篮球场。

虽然被监督一再嘱咐不要浪费多余的体力,火神还是抱着球走出了家门。上次他和青峰在篮球场差点动起手来这件事,要是被监督知道,恐怕自己在夏季赛后就将命不久矣。火神到现在也不知道上次的青峰到底哪根筋搭错了,但是像这样忽然爆发出感情的青峰还是头一次见到。

奇迹的世代真是一群让人摸不透的怪人啊。火神想到自家队伍里那个神出鬼没的前奇迹世代,头又疼了起来。

 

“喂。”

“……”

青峰坐在球场旁边的地上,懒洋洋地冲火神挥了挥手。火神顿了一下,带点警戒地走了过去。

“不用摆出那种脸啦。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火神忍下往青峰脸上揍一拳的冲动,径直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喂,”火神不耐烦地转过头,结果被横空飞过来的饮料罐吓了一大跳。“你这家伙倒是提前说一声啊!很容易砸着人啊!”

“你不也没被砸着吗。”

“……”

“上次的回礼。”

火神愣了一下,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冲青峰晃了晃饮料罐。“谢了。”

青峰眯起眼睛,目光随意地投向篮球场周围被夜色掩埋住的树丛。

“我听说你们又要跟绿间对上了啊。”

“……啊。”火神没想到话题转变得这么快,而且青峰居然说话还能这么正经。“那家伙很麻烦啊。”

“确实。”

火神有点意外这个答案,不过他觉得青峰在对待自己昔日队友的态度上都还算认真,大概也算是对与自己曾经并肩作战的人最高的认同吧。

“迟早要跟你们对上的吧。”

“这么有自信打败绿间?”青峰带些嘲弄地笑了笑。“比赛之前可别把话说太满啊。”

“彼此彼此。”火神拉开易拉罐喝了一口,冰咖啡的味道迅速在口腔里扩散开来。“明天你们的对手是阳泉吧。不说紫原,小看辰也的下场也很严重的。”

青峰冷冷地哼了一声。“还真是欣赏那家伙啊。”

“你也看到去年他跟紫原的配合了吧,认真起来是相当厉害的。”

青峰撇了撇嘴。虽然自从去年冬季杯败给诚凛后自己开始参加练习了,但和队友之间的场上互动还是屈指可数。桐皇需要的是一个无往不胜的前锋,独自一人就可以撕开对手的所有防线。能和别人配合的紫原——青峰一瞬间有种想要笑出来的感觉。

“我说,有时候真是搞不懂你这家伙在想什么啊。”

青峰愣了一下,抬头看向火神。后者并没有看他,只是喝下了最后一口饮料,抬手把易拉罐扔进了垃圾箱。金属之间撞击的声音清脆的回荡在寂静的篮球场里。

“听黑子说你跟那个经纪人关系不是挺好的吗,你们队那几个前辈也很可靠啊。”火神从斜靠着铁丝网的姿势站起身来,“但看样子你跟去年还是没多大差别啊。”

“……你这家伙,是想说教吗。”

青峰看着火神从逆光的方向走过来,背后闪烁着若隐若现的路灯的昏黄色光芒,把对方的暗红色头发连同整个脸都笼罩在模糊不清的视野里。空气很潮很闷,有种即将下大雨的预感。

火神走到他面前,用手肘把身体支撑在铁丝网上,弯下腰俯视着坐在地上的青峰。诚凛王牌的脸看起来一本正经的样子,没有笑,也没有发怒。但青峰还是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肺部从潮湿的空气中艰难地汲取着水分之外的物质,草木刺鼻的气味和昆虫繁乱的鸣叫声让空气显得愈发嘈杂了起来。

“干嘛。”

“我说啊——”青峰看着诚凛的王牌严肃地说着什么,他有点想一如既往地讽刺地笑,但完全笑不出来。“关于上回那句话。”

“不是我是最棒的,而是诚凛是最棒的。”

“不明白这点的人,是不可能胜过我们的。”

青峰忽然再也说不出话。

 

几天后,诚凛果然对上了桐皇。

这场比赛相当受人瞩目,观众席上挤满了人。虽然比赛中高潮迭起,但最令人吃惊的还是桐皇大前锋青峰大辉在第二节即将结束时的表现。

“果然诚凛采取的是三人盯防小青峰的战术呢——”

“这是当然的吧。如果海常对上桐皇,估计也不可避免用到这个办法。”

即使在挤满人的观众席上,海常的金发模特还是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笠松看了看观众席周围比起看比赛更像是来看自家王牌的女生们,决定离开体育场之前先踹黄濑两脚再说。

 

“木吉、火神!第二节只剩15秒了!一定要拦下青峰!”

在这种被三人包夹的情况下,青峰依然没有任何慌乱的迹象。诚凛的防线意料之外地坚固,而青峰显然没有任何想要借助队友的意思。火神就在他面前,像预备狩猎的猛兽一样死死地盯着他。

青峰忽然又想起了那个在篮球场的夜晚。

“还剩5秒了!他再持球下去就要犯规了!樱井快去补位!”

新任队长若松的声音传入耳中,青峰不屑地哼了一声,又望向火神。火神的眼神里没有挑衅,也没有失望,简直就像那天晚上一样。青峰忽然开始烦躁起来。

“还剩3秒了!”

青峰忽然冷笑了一声,快速地转过身去。火神像是预料之中一样迅速跟过来。

“太天真了。”

火神吃了一惊,青峰手里的球忽然以想象不到的轨迹飞出去。

“什么!?”

“怎么可能,那个青峰居然……”

接到球的是之前已经在三分线蓄势待发的樱井,但接到球的瞬间,桐皇的SG还是愣了一下,连口头禅的道歉都忘记说。

“快投啊!”

“啊……对……对不起!现、现在就投!对不起!”

一个漂亮的弧线,哨声响起。是压哨三分。

 

 

在输给诚凛的那天晚上,青峰躺在床上闭上眼,有什么东西像倒带一样哗啦啦从视网膜前疾驰过去。夏夜繁星温柔的光像薄纱一样把整个屋子覆盖住,窗子没有完全关好,草木的清香随着夜风在屋中回旋蜿蜒,如同温婉的水流。这回看到的影像再也不同了。时间像是魔法一样静悄悄地流动着。

十二点的时候是小时候在街头球场打篮球的自己。一点的时候进入了帝光。两点在第四体育馆遇到了幽灵。三点的时候把球砸到了路过的金发模特的脑袋上。四点在桐皇遇到了戴着眼镜总是笑得像狐狸一样的前辈,爱生气的婆婆妈妈的前辈,会做蜂蜜柠檬的同年队友,身边还有青梅竹马的粉色长发的女孩子。五点的时候见到了一个暗红色头发的人,脖子上总晃晃悠悠地系着银色的戒指。天色开始蒙蒙亮了。六点的时候他忽然想起很多很多关于那个人的事情。有个关系非常好的义兄弟,还会做很多类型的菜,莫名地害怕鬼和幽灵。有时候会忽然开始回忆往事,总之像个老头子一样。

阳光开始大幅度地从窗帘缝中露进来,金色的光芒洒了满地。

青峰起身一把拉开窗帘,窗外充满生机的树木展示出清新的翠绿色。寂静的路上开始慢慢有了行人,一点点地热闹起来。送报纸和牛奶的摩托车声音渐渐响起来。

青峰翻开手机,拨通了火神的电话号码。

 

就算长久不醒,梦也会随之迁徙。这是一个不停变化着的世界。

总有一天会遇到意想不到的人和事情,然后告别曾经的自己。

停摆的秒钟终于从头再来。


END


 
评论(1)
热度(8)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