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青火] Faster Than Light 4

4.

 

火神又连续游完十个百米短途,决定今天的体能训练到此为止。泳镜勒得眼眶附近难受,他和耳塞一起摘下来甩在岸边,放松全身任水的巨大浮力将他托起。

火神把脸埋在水面下,睁开眼睛,水下是一片静止凝固的浅蓝,从室外投射进来的光影随着水波缓缓流动。但这蓝色不同于海。他更喜欢海,也喜欢冲浪。在洛杉矶时家住得离海滩不远,他少年时期的四分之三是在海边度过的——四季之中的三个季节。刚去美国时没交上什么朋友,就一个人整日整日地泡在海里,连他妈都说他身上总是自带一股阳光和海水混合的味道,他自己浸淫太久,闻不出是什么味道,还一直挺好奇。直到他后来遇见了辰也,他把卡丁车带给了他,也给了他几乎人生中的整个世界。

提起辰也,他心里一紧,不能再往下想,只敢停留在那一片海里。

海可是靛蓝色的啊……他正微弱地心驰神往,不知为何青峰的眼色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

想到青峰,他因回想起海而高扬起来的心绪不禁沉沉地落下去一半,而另一半则是遇强则强的熊熊斗志,恰如其分的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两站分站比赛过后,火神能够清晰地划出他和青峰之间全方位的差距。

事实上火神作为新人的首秀已经相当不错:他的第一场比赛还算顺利,没受到什么挑战,最后获得了第四名。虽然在接下来的马来大奖赛中遇上滂沱大雨,他的首次雨战发挥不尽如人意,再加上原有的进站策略被打乱,最后在一片兵荒马乱中阴差阳错地带回三个积分,但表现在赤司预料之内。赤司对车队前两站的成绩尚且满意——如果加上青峰的两个冠军,整整20个积分之后。

假如说第一站青峰的最终成绩领先亚军十五秒以上,这还只是家常便饭的话,他在阵雨的马来西亚拒绝车队让他多进站一次,以换上全雨胎的要求,只用半雨胎便在积水严重的赛道上做出不逊于其他车手的圈速时,青峰对赛车的掌控力不得不让火神叹为观止——这在他的常识范围里根本是难以想象的,要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无法相信青峰能够完赛。

青峰实在太强大了,比他曾经所知道的、比赛录像里的青峰更厉害得多。青峰的快构筑在他的狠上,外面是皮囊,里面是傲骨。他不仅是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风格也激进,似乎不把自己逼到绝境就不够痛快。这种刺激性的快感火神不是不明白,他懂,甚至因此而羡慕着青峰的随心所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和青峰是同一类人,只不过青峰外露,他内敛,但他现在没有察觉,察觉了也不愿承认。如果不是青峰的性格太恶劣,火神会大大方方地佩服他,不用在这里表示心情复杂。

如今真正的问题在于,他虽然有超越青峰的决心,但面对和青峰之间巨大的沟壑,短时间内简直无从着手。要不是青峰把关系搞得这么僵,让他拉不下面子,他很乐于向青峰请教学习他训练的心得和秘诀——每当这时他才真心对青峰恨得牙痒。火神的同性人缘向来不错,对和车组及队友处好关系相当有自信,结果刚进EF就碰上了青峰这么个一枝独秀的臭脾气,不知造的什么孽。

尽管他向黑子打听过这些,得到的回答是“青峰君一天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睡觉”。这真不是夸张。火神亲眼见识过,青峰在比赛当天都要睡到赛前20分钟才肯上场,美其名曰保存体力,和在比赛前夜能兴奋到夜不能寐的自己呈两个极端。天晓得他神经究竟有多粗才能睡得着?!

把胸腔里的气吐得一干二净,火神一直腰,随手抹了一把脸,往岸边游去。这时他看见泳池边站着一双古铜色皮肤的脚,他顺着两条修长的腿向上望去,果不其然是青峰,正在用一种高高在上的角度打量他。

 

“你在干什么呢?”青峰语带鄙夷地问,“刚进来就看见你像死尸一样浮在水上,要不是还有气,真以为你死了。不好好训练就回去,别占着地方。”

青峰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碰上火神,他压根就没想过这一层。只不过他今天下午提前睡醒了午觉,心血来潮地想游泳,并不知道周二是火神在泳池的例行体能锻炼时间。所以撞上纯属巧合,他也不爱见火神老在他眼前晃悠。

火神把湿漉漉的刘海往上撩,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有水珠从他发梢间滴溜溜地滚下来,汇聚成一小股溪流,沿着他笔挺的鼻梁滑下,划过他的嘴唇,最后顺着下巴的线条回到它原本的归宿;也有两三颗淘气地悬在他眉峰唇角边,将落未落,摇摇欲坠。青峰不知怎的没有挪开眼神,循着这轨迹在火神脸上巡视了一遍。

火神眨眨眼,又有挂在他睫毛上的水珠落下。他眼珠子里水濛濛的,像颗玻璃球漾着水影。青峰觉得他棱角分明的脸庞看起来都柔和了几分,并不知道是因为火神回忆里那些柔软的心思还未散尽。

“谁说我不好好训练了,”他反驳道,声音还带着些喘,“我刚游完20个百米冲刺,正休息呢。”

几缕不服帖的刘海从他额前垂了下来,青峰不动声色地撇开目光。火神又问:“话说回来,你怎么来了,真少见啊。”

青峰自顾自地继续做起热身活动来,也懒得告诉火神他生物钟和常人不同,喜欢晚上活动身体,所以从来没在泳池健身房或者模拟训练室碰上过火神——除了最后一个地方,他确实从没去过。

火神讨了没趣,没再说话,也不上岸,只是顺势趴在岸边看着青峰拉伸,研究起他身上的肌肉构造——青峰的线条是真的流畅好看,但火神看他的眼光不带一点欣赏的成分,实在暴殄天物。在他眼中青峰的肉体不过是一个个反映着爆发力、耐力和反应灵敏等等的数值,再拿来暗搓搓地和自己横向比较。

青峰一开始任由他看,再过了一会饶是他脸皮厚如城墙,也终于被盯得直起鸡皮疙瘩,拗出一个恶狠狠的表情,没好气地说你看什么啊眼神好恶心。火神抬起眼来,疑惑地啊了一声,完全在状况外,这又让青峰觉得是自己想太多,矫情。于是他带着报复心理,猛地一头扎入水里,溅起的水花甩了措手不及的火神一脸。

青峰在池子里游了两个来回适应水温,觉得暖身准备充分了。这时他看到火神已经爬上岸拿了浴巾,估计是要离开。他掐下手上的防水表,开始了今天的1.5公里自由泳练习。

 

最后一次碰壁后青峰破水面而出。他边调整有些急促的呼吸,边抬起手腕准备看计时,火神的声音却毫无预兆地在头顶上方响起:“15分47秒,你游得好快。”

青峰猝不及防,被他吓得心脏狂跳,缓了一会才能开口说话。

“我、我操……你怎么、还在啊?!”

火神披着浴巾,蹲在岸边看他。“看你游呗,”他说,“你游得很快。”又重复一遍。

青峰听惯了赞叹,况且火神说这种话不过脑子,没什么值得高兴的。他背过身去,手肘撑在岸上等呼吸平复。片刻后已经能够正常说话:“你今天下午很闲是吗?”

“恢复得也很快。”火神补充道,他想起在杂志采访里看过,青峰一直把铁人三项作为体能训练项目,于是问:“你铁人三项的最好成绩是多少?”

“啊?2小时——4分多钟吧——”

“百米短跑呢?”

“……10秒68?”

“一分钟引体向上?”

“30个……喂喂,”青峰转过头来,挑起一边眉毛:“你想干嘛啊火神,话说你今天一直有点恶心啊,被水泡坏脑子了吗。”说着就要伸手作势去碰他额头,被火神一把打开。

“想什么啊,问问不行吗。”他站起来俯视青峰,青峰收回手,咂了咂嘴,说随便你。

接下来无话可说。火神也觉得无趣,在原地待了几秒,说那我走了,转身去收拾东西。青峰不接话,低头摆弄着手表计时,耳边听见他打开背包拉链的声音。

 “不跟我比一比吗——?”青峰突然拉长了声音说。

 

他不出所料地看见火神停下了收拾游泳器具的动作。火神转回来,眼睛里都是小心戒备:“现在?比什么?”

“下来,”青峰拍了拍水面,“一个往返。”

经过上次青峰就知道他经不起激,这次还没等火神有所回应,又接着说:“不会连游泳都这么弱吧……”结果话还没说完,火神已经扯下浴巾,在岸上起跑,随后身体绷成标枪一样漂亮的流线扎入水中,几乎没有溅起什么水花。

青峰暗自吹了声口哨,知道自己小看他了。

火神从水面钻出,脸上挂着志得意满的笑容,露出两颗白生生的虎牙。这是青峰第一次见他笑得这么有攻击性。他总是能成功地起火神潜藏的好胜心,百发百中,至今未曾失手。

“等着后悔吧,青峰,别说我欺负你刚游完1.5公里。”火神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眼神越发尖锐。

 

最后他们吵吵闹闹地比了六个来回,因为始终不分胜负,相差不过0.5秒,又没人肯先低头。终于再也游不动了的时候,两人都是手脚发软,只能气喘吁吁地致力于用眼神杀死对方。火神率先爬上岸,青峰趴在岸边,火神撑着膝盖,一时之间无言以对。

杀气腾腾地沉默了好一阵子,火神抢先开口,嘴上便宜还是要占:“青峰你给我等着,我下次,下次一定在比赛里,要你好看。”

“哈哈,你先、先等气匀了再说大话吧。”青峰说到一半,还是没忍住咳了两声——水呛进气管了,“天天说天天说,听得我都烦了,你倒是来啊,千万别逃走了。”

火神用鼻子哼了一声,点点头,伸出手指向青峰:“你放心吧,我哪里都不会逃的。”他弯下腰,一手捡起地上的浴巾搭在肩上,一手拿着背包,然后直起身来。

“你等着,就这一站,这个星期天。”

说完最后一句,他转身走向泳池门口,看起来相当踌躇满志——如果无视他有点虚浮的脚步的话。

青峰侧着头看他背影消失,闭上眼睛做了个深呼吸,整个人沉进了水底。



 
评论
热度(6)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