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青火]Faster Than Light 3

3.

 

火神坐在驾驶舱里,看着技师们围着自己的赛车忙前忙后,反复地做着检查,以确定LA-404在公众面前的首秀万无一失。他心里也跟着毛毛躁躁的,在半空悬着定不下来,无意识地不停用指节击打方向盘。

做了一个月的测试,可以说对赛道情况几乎烂熟于心,火神自认心得未必逊于跑了三年的青峰。

这条测试赛道长4.3公里,比多数普通的EF正式比赛赛道稍短一些。赛道设计得比较简单,值得一提的是拥有两条大直道和两个发卡弯。其余虽然还有九个弯角,但在这些地方超车相当困难。再加上赛道路面偏窄,因此总体来说,属于易守难攻的类型。

火神换位思考,如果自己是青峰的话,肯定会在两个最有威胁的超车点动手:发车直道尾端的1、2号连续弯角组合,以及连接两条直道的12号回头弯。不是一劳永逸,就是永绝后患。因此对他而言,最理想的情况是能有一个高质量的发车,在直道上卡住青峰的位置,抢先在内侧进入1号弯,就能破解第一个威胁;然后在一整圈内不出错,争取到最后一个计时点能甩开青峰0.5秒以上,他就有信心防住青峰在12号弯的最后一次进攻。转过12号弯之后很快就冲线,青峰没有下一次机会了。

这么一想,他觉得自己还有很大的赢面。但是青峰既然敢于和他攻守对调,火神当然不敢掉以轻心。他没忘记自己是以菜鸟身份挑战两届世界冠军,至少在经验上处于绝对的劣势。

他扭头向斜后方远远看了一眼,青峰已经全副武装地准备就绪,戴着头盔咬着吸管喝水,看不见是什么表情。这家伙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真的让车队同意让他俩交换位置,赤司如果知道他俩敢在巡车时搞这出幺蛾子,肯定当下就会叫停。

 

这时黑子在旁边叫他。他应了一声,知道时间差不多了,回过头来做准备。

黑子看着他带好防火面罩,边把头盔递给他,边声气平平地说:“火神君,不用太紧张,像平时练习那样跑一圈就好了。不用在意青峰君在你后面,就算他速度比你快,也不会超过你的。”

火神心想才怪。但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黑子,因为觉得以黑子一向冷静的性格肯定会反对。于是他只点了点头:“还好,我没有很紧张。”

“但是火神君的表情看起来很严峻。”黑子一语道破。

火神噎住,不知该怎么接话。黑子在这方面有时敏锐得像是超能力者,他觉得自己简直快要露馅,只好戴着手套顾左右而言他:“话说,黑子,青峰在这条赛道上的最快圈速是多少?”

黑子想了想,说青峰君今年的最快圈速是1分13秒66。

比我快0.44秒,火神心想。黑子刚要再说些什么,这时有工作人员过来提醒要开始了。他点点头,技师迅速为他的轮胎撤去加热毯,退至赛道两边。他忍不住又回头迅速看了一眼青峰,暗暗握紧方向盘。

这不是信口开河,也不是不自量力。看他不击溃这家伙的狂妄自大!

 

第一盏红灯亮起的时候,火神按下离合器,把油门踩到扭矩临界点的转速。他听着引擎轰鸣起来的声音,突然感觉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这声音他听第一次、听第一万次,都始终让他心潮澎湃。先前想好的走哪条线路,以什么节奏踩煞车,那些纷纷乱乱的心思全部在他脑海里沉淀下去,唯一清晰的是想要战胜青峰的决心。

只有这一个念头,只要有这一个念头就足够了。抛开对青峰本人的成见,他全身的血液此刻都为即将迎战一个好对手而沸腾。

后四盏红灯依次亮起。在它们统一熄灭的那一刻,火神以最轻柔的触感放开离合器,同时控制踩油门的力度。赛车起速的一刹那,他感到自己全身的知觉又重新鲜活了起来。

青峰的发车一如既往的漂亮,但火神也毫不逊色。他干净利落地率先入弯关门,阻绝了青峰可能的攻势。从后视镜里他看到从外线入弯的青峰没有浪费时间做出尝试超车的动作,只是紧紧地跟在他身后。

事情并非完全尽如人意。经过一连串的直路弯角后,火神并没能成功地甩开青峰。他始终能在后视镜里看到青峰的赛车,这让他有理由相信青峰的速度比他更快。但青峰只是雌伏在他身后,距离不超过0.4秒,火神知道他在等待一击致命的机会。

火神不由自主地多看了几眼后视镜。鬼魅一般如影随形的青峰像一个甩不掉的尾巴,以黑色为主体的车身产生巨大的压迫感,让他无法不去在意。然而就是因为这一小下分神,火神在进入一个减速弯时出了点小差错,差点因为后轮锁死而打滑,幸而他很快稳住了赛车。

冷静,火神大我,冷静。他定一定心,喝止自己不要再去注意青峰,把全副心神专注于驾驶上。青峰瞄准的必定是12号弯,在此之前他只要专心跑好自己的节奏,青峰没有任何机会。

眼看第二条直道近在眼前,火神咬一咬牙,知道胜败在此一举。为了应对青峰利用自己的赛车尾流抽头,在进12号弯前超车,火神特意在进入直道后选择了一个偏向赛道中间的位置,同时与内侧的路肩之间留了不足以让一辆赛车驾驶的距离。

青峰看起来无计可施,火神屏住呼吸,心中已经隐约感到了志在必得的喜悦。

 

但火神意想不到的事还是发生了。

青峰在后方紧贴着他开了一二百米之后,突然强行地挤入了内线与他并驾齐驱!

火神吃了一惊,但不至于大惊失色。只要他向内挤压青峰的空间,把他逼到无路可走,青峰自然不得不放慢速度,让自己先从内线过去。总之这个位置,无论如何不能让给青峰。

他迅速向青峰贴近。但眼看离12号弯越来越近,青峰的一侧车身几乎要开进缓冲区草地,而火神的右前轮只差几公分就要和他的左前轮擦到。可是这个男人,竟然没有一点要减速退让的意思!

火神额上已经流下冷汗。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青峰根本是疯的!他抱着演砸车队新车发布会的风险,甚至不惜让两辆车在这里同归于尽,也要在此时此刻,用最后一个机会超越他!

火神不由恨得咬牙切齿。但他不像青峰,做不到他的狠劲,不可能陪他两败俱伤。他压根没有犹豫权衡的时间,离12号弯不足二十米的时候他的轮骨终于极其轻微地擦到了青峰。即便他再心有不甘,也只能下意识地打了一把方向盘,和青峰拉开距离去到外线。

做出这个举动的同时,他知道自己的妥协已经把胜利让给了青峰。

在12号弯弯心里火神和青峰差了半个车身,并在最终保持这样的距离冲线。

 

火神脑袋里一片空白。这次是真的一片空白,无论如何输的滋味都是不好受的。他在头盔里喘着气,狠狠地踩足油门。失去抓地力的后轮空转,赛车原地打转,轮胎烧出大股浓厚的白烟,缭绕着缓缓将他包围。在朦胧中他看见赛道边的媒体记者纷纷大声地鼓掌叫好,为他们所奉献的精彩“表演”喝彩。

他简直有口难言。

下车拍车队全家福时他见到了青峰,火神就站在他身边,这是二号车手应有的位置。一场胜负过后,青峰却一派气定神闲用毛巾擦着汗,见他过来时没有半点胜利者的姿态,甚至不看他一眼,完全不屑一顾的样子。

这比他得意洋洋地向火神炫耀,更让火神觉得恼火而难堪。

 

“……这不公平!你料定我不敢撞你!这又不是试胆比赛!”火神悄悄捏紧拳头,趁着大批的工作人员还在排队形,凑在青峰身边压低声音说。

青峰擦完汗,把毛巾随手扔给一个经过的车队工作人员,这才懒懒地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

“哲这玩笑真是开大了。”他说,“还以为你有哪里不同,结果这几年的GP2冠军尽出些软蛋吗。”

火神险些失控,往四周看了一圈,恨恨道我怎么软了?!

“你往旁边打方向盘了,在我挤进内线的时候。你自己都没感觉吗?”青峰百无聊赖地用手指顺着头发,“要是你足够强硬,不怕撞,那点距离大概根本不够我进来。”

火神愣了愣。他当下确实是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现在回想一下,也许因为是自我保护的本能。“但是,”他辩解道,“这是车队巡车啊!来了这么多记者,万一搞砸了——”

青峰最听不得这些话,没等他说完就不耐烦地啧了一声,抬高声线打断他:“和场合有什么关系?难道刚才是正式比赛,你就不会让了?省省吧,你也会想着完赛第一,不差一个名次的积分。反正对你们这些人来说,比赛的结果就是用积分衡量的吧。”

青峰说着说着,那抹惯有的冷笑又爬上了他的嘴角。一个两个三个,积分排名完赛,所有人都是这样。他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说到后来火神不过是他借题发挥的对象,又一次无辜中枪。

“你想赢,却不抱着付出代价的觉悟。你以为我说要跟你比一场,是闹着玩的吗?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青峰背过身去,不再理他。火神的拳头紧了又紧,嘴唇一抿再抿,眼看就要爆发。这时前方的摄影师提醒要倒数计时了。他深吸一口气,揉了揉脸上僵硬的肌肉,勉强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在拍照的同时,他搜肠刮肚地想要找到反驳青峰的理由。但最后不得不气馁地承认,青峰对他的教训确实是有些道理的。当然,有理的只有一部分。还有一句话他必须要还给青峰。

拍完照后青峰正打算回去,被人从身后拍了下肩膀。他回头,火神目光灼灼地瞪着他,那眼神里十成十的都是不甘心和不服气,但亮得很,像是有光,完全没有因此产生一丁点的晦暗和阴霾。真是稀奇了。

“下一次!下一次再跟我比!在赛场上!”他说得底气十足,好像这是什么天经地义的事。

青峰都有点没脾气了,只觉得好笑,好整以暇地打量了他几眼,说凭什么听你的?等你真的能追上我再说吧。

火神微微涨红了脸,他又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该怎么说服青峰的样子,垂眼盯着青峰胸口的赞助商Logo。过了一会儿他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抬头直视青峰,开口就是一串连珠炮:“你说的没错这次是我找借口了,以后我不会再犯了所以下次一定要再和我比!”他都没想过真的在比赛里碰上青峰,青峰能不跟他比吗?他只是一心急吼吼地想跟青峰做约定,生怕青峰从此就瞧不上自己了——在对手的意义上。

说完他转身就跑了,青峰待在原地老半天没回过味来。这哪门子的展开啊,他想,他话都说得这么重了,这白痴是日语不好还是脑回路是跟正常人不一样?

他正不得其解,跑远了的火神突然又好像想起了什么,朝他跑回几步,隔着老远叫他:“青峰!”

 

青峰一抬头。天空中的云层刚好分开,阳光从火神的头顶照下来,他整个人像镀了一层闪闪发亮的光圈。青峰觉得直晃眼,反射性地抬手在眉前遮了遮,心想你有事不能凑近点说吗非得大叫大嚷的。

火神认认真真地,青峰看不清他的脸,但谁都听得出他一腔子的义正词严。周围熙熙攘攘,火神的声音却穿透人群直达他耳畔。

他大声说:“不过有一句你说错了!对我来说,除了胜利以外的任何名次都是没有意义的!以后绝对会让你看到的!”

青峰睁大了眼睛。

火神说完这句宣战布告,忽然觉得通体舒畅,把对青峰积蓄已久的闷气全出了。又自顾自地认定从此以后有了这么一位强大的对手和目标,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的呢?于是激昂不已,恨不得现在就制订训练计划,再去开车跑上个几十圈。

他是心满意足地走了,留下青峰一人懵在原地,直到车队的媒体宣传人员上前提醒他去接受记者采访,他才慢腾腾地迈开脚步跟上大部队。

这家伙……

青峰想给他下个定语,却发现一时词穷,找不到合适的形容,徒留一串省略号。


 
评论
热度(7)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