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盾冬AU] On Time Delivery 及时送达 p1

盾冬现代AU,披萨快递员!Steve/ 富二代大学生!Bucky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算是个小甜饼吧......Bucky的性格取的是没被冻冰棍儿前的,大概,OOC有。

本来想一发完结......分两次吧。


+

这是Steve Rogers第一周在曼哈顿一家最近火翻了的披萨店打工。老板放心他长得好又足够不解风情,从此这一带的高级酒店公寓外卖就归他管了。

今天是他第一次来。正午12点。

电梯门快关上的一瞬间有一条长腿伸了进来。他连忙腾出一只手替来人按下开门钮。

进来的是个年轻男人,浑身酒气熏天,眼圈通红,头发凌乱,一看就是名牌的呢外套皱的一塌糊涂,衣领一只折在里面一只翻在外面。

男人用蓝灰色的眼睛瞟了他一眼,也没道谢,歪歪扭扭的瘫软在角落里看起来要睡着的样子。

他没按楼层,Steve不知道该不该叫醒他。他决定如果到了他要去的楼层男人还没醒的话再叫他。

楼层到了,巧的是男人跟他去同一楼。出电梯门Steve往左,他往右。

等到披萨顺利送达签收之后Steve往回走,发现那个男人居然还在走廊尽头的家门口磨磨蹭蹭没进去。Steve从他背后走过去看,发现他是宿醉到眼花了,钥匙插不进锁控。

Steve好心的帮了他一把。男人有点搞不清状况,瞪着打开了的门锁愣了一会,回头眯起眼睛冲着他傻乐,说谢谢兄弟。

Steve对他有两个印象:第一,他就算在这么乱七八糟的情况下看起来也还是好看极了。第二,有钱人真堕落。


+

Bucky Barnes一觉睡到凌晨。头痛欲裂。

他清醒了一会。其实他并不是那么习惯通宵泡夜店,现在尤其难受。

他起来倒水。喝的时候隐约想起好像早上见过一个金发男人,脸已经模糊了,只记得当时自己的评价是辣得惊人,完全是他的菜。

但那是在宿醉的情况下,他对史无前例的“辣得惊人”这个评价有所保留。然后他就把这件事抛到脑后去了。

他第二天的课在下午。中午左右他出门到楼下大堂,和一个送披萨的小子擦肩而过。

Bucky几乎挪不开腿。现在他知道自己没有驴自己了。确实是辣得惊人。

这位移动荷尔蒙好像没有认出他来,毫不侧目的进了电梯。但是Bucky看到了他制服背后的Logo。

他决定碰碰运气,从今晚开始吃披萨。


+

Bucky用第一次约对象出来的忐忑心情给披萨店打电话叫了个外卖,海鲜汇总披萨。接线生说生意太好,要等一个半小时。

期间他非常有心机地挑了一件能衬出他眼睛颜色的POLO衫,把头发打理成自然中有着刻意、潇洒中带着精致的发式。然后坐立不安地等到了门铃。

一开门他就想感谢上帝。对面的人俨然在发光,金发被自行车头盔压得有点松松散散的蓬乱,鬓角边还有汗水。他简直性感的要爆炸。

Steve看到他一愣,然后还是用专业的态度说:Hi这是你的外卖,海鲜披萨请查收,加快递费总共20刀。

Bucky压根没去查看盒子里是啥,他的视线落到Steve胸口的名牌:Steve?

Steve点点头。

Bucky拿起快递单一签,边貌似随口地轻松说:那天的事谢谢你。你经常来这里送披萨吗?

Steve没想到他还记得自己。他说没关系别在意,以及是的我从这周开始负责这一带的外卖。

Bucky暗想他真是抽中了大奖。


他很懂得欲擒故纵的道理。对付Steve这样的好男孩要按部就班的来,不然怕把他吓跑。于是他们就像普通的顾客和外送员一样结束了对话。

关上门后Bucky赖在门旁听了一会动静,发现还能模模糊糊听到Steve的声音。他奇怪的打开门张望了一下,原来对门的富小姐也刚好叫了披萨,但是似乎有哪里不对劲。

他走过去,在路上大概听懂了前因后果:小姐在订披萨的时候说明了自己对菠萝过敏,但可能是接线生听错了,反而多加了菠萝。现在小姐表示货不对板,不能签收。

这简直天赐良机。上帝你对我真好。

Bucky从Steve背后探出头来:如果你不介意海鲜的话,我跟你换吧?我没有加菠萝。

小姐看了看他,说好吧。她签完收据拿着Bucky的海鲜披萨关上了门。

Steve明显松了口气,转头对他露出一个笑容。这次不再是服务性质的客气微笑,蓝眼睛里一水的真心实意。Bucky快要被亮瞎了。

谢谢你,帮大忙了。Steve说。他有点惭愧自己第一次不该以貌取人地评价他,他是个挺好的人。

Bucky有点晕头转向,说客气什么,算我还你的。

他回到家打开盒子,喔我擦是全素披萨。但是幸好,还有菠萝。

他喜欢菠萝,金灿灿的。


+

Bucky连着一个星期的晚餐都是披萨。

夏威夷披萨,意式腊肠披萨,芝士披萨,金枪鱼披萨,山羊青椒乳酪披萨,烟熏鸭肉披萨。

Steve最后一次见到他,半是开玩笑半是担心的说:Bucky你总吃披萨不好,你会把自己的好身材吃成吹气球的。

Bucky笑起来:让你老板听到你就糟了。


他和Steve进展不错,已经能够互叫名字,最近还能开两句玩笑。

Steve就是个大男孩,单纯得很,没什么戒心。Bucky把他的底都摸得差不多了。他老家在布鲁克林,父亲死得早,母亲是个护士。现在在耶鲁大学拿全奖学绘画制图(他竟然是个艺术生而不是体育生这点让Bucky大出所料,瞧他一身漂亮的肌肉),假期的时候回纽约打工赚钱。真可谓身世清白又自强不息。

他简直是自己交过最健康向上的男朋友。更正,准男朋友。

Steve对他的事问的不多,Bucky希望那是因为碍着他顾客这一层身份,Steve不能问得太多。所以Bucky反倒经常旁敲侧击的把自己的信息透露给他。因此大多数情况下Steve听的多,说得少。

Steve头一次主动开始话题,他还小小地振奋了一下。虽然内容只是”我老板说你很懂得美食,会把山羊肉、乳酪和青椒搭配在一起的人不多。“

Bucky只好说”喔没有青椒还怎么能称为享受呢。“


Steve现在说:“不关店里的生意。你是朋友,所以我才这么说。你得好好吃饭,没有人给你做饭吗?”

Bucky半晌没接上话来。他的一颗心都快融了。

他忍了又忍,才没功亏一篑地露出大尾巴,把那句“那你来给我做吧“脱口而出。


+

今天他满面春风地打开门的时候,笑容当即就冻在了他的脸上。

站在门口的不是Steve,而是一位黑人小哥,一笑露出一口大白牙。你好你的碳烤牛肉披萨。

Bucky看了看他手上的披萨盒,又游回他的脸上,最后停留在胸口的名牌:Sam。

他几乎是气若游丝的问:Steve呢?

Sam耸了耸肩膀。我也不太清楚,我是被老板临时抓过来代班的。


Bucky回到房间,失落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发现他犯了个毁灭性的战略错误。

他竟然从没问Steve要过电话。

他已经习惯了“打电话到店里叫披萨——>Steve就会自己送上门“的模式,他居然没想到过Steve不在这干了这个情况。果然恋爱中的智商为负。

万一Steve已经放完假回耶鲁了......混蛋,如果真是这样,凭他们(连着一个多星期叫披萨)的交情,难道不该知会他一声吗。

幸好实在不行,他可以飞到耶鲁去,到艺术学院的门口堵人。

最后Bucky决定往好的地方想。他相信Steve这么有情有义,如果要辞职还是会提前告诉他的。或许他今天只是临时请了个假......

下一次绝对不能忘记要他的电话号码。

然而Bucky这个晚上还是没能睡好。


+

周日中午11点,披萨店刚开门Bucky就打了电话。上来就劈头盖脑的问:”今天Steve上班了吗?“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才放下心口一块大石。

一个小时后,Steve准时站在他家门口,身上带着阳光和披萨的香气:”今天怎么从中午就开始吃披萨了?“

Bucky觉得自己已经绝症末期,彻底完蛋了。从看到Steve的第一眼,他的心就一阵突突狂跳,血从胃部往头顶上蹿。

他暗暗深呼吸,克制住自己不要露出太明显的傻笑。

”你昨天没上班?“他扶住门框,貌似漫不经心的问。

”嗯,假期里有作业,我昨天去写生了。“Steve把签收单和笔递给他。

”你知道,“Bucky签着字,小心地斟酌字句和语气,”你们店里的外卖电话总是占线,每次都要打很久。既然我们也算熟了,我以后能直接打你的电话叫披萨吗?“

他紧张地从长长的睫毛下方挑视Steve。

Steve歪了歪头。”好啊,“他无所谓地摊摊手,”不过我有时候可能太忙,或者在外面送餐,接不到。你还是得打回给店里。“

Bucky猛点头,心想随便吧我只是要你的电话号码。

Steve把号码报给他,他输入手机,然后说等等我打回一个给你试试。接着他很高兴地看到Steve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更让他高兴的是,挂掉电话以后,他还看见Steve把这个未接来电存进了自己的联系人。

”Bucky“。这感觉真是太好。


TBC


 
评论(12)
热度(51)
  1. 留白沼泽带 转载了此文字
  2. 卡米亚沼泽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uckySteve & Other
    我很喜欢的一个AU,是盾冬,PC逆的妹纸请注意!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