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FFXV/诺普】四次陛下向阿金塔姆卿求婚失败,一次他成功了 #16-20(完)

爆肝写完。我要歇了。


15.5.

普隆普特从市中心的一栋商业写字楼里出来,径直走向他停靠在路边的机车。

已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天空中应景地飘起了小小的雪花。即便是在帝国,圣诞节里的节日气氛也同样浓厚。广场中心竖起了巨大的圣诞树,缀满了各种各样闪闪发光的饰物,尖顶上有一颗明媚的金色星星。

普隆普特跨上机车,正要戴上头盔时,他的手机在裤兜里响了起来。他用手指一拨耳朵上的蓝牙耳麦开关。

“哪位?”

“是我,普隆普特。”诺克特的声音说。“现在在哪里?”

普隆普特忍不住微笑。“还是在格拉雷亚。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圣诞快乐。”诺克特顿了顿,“晚上我和伊格尼斯、格拉迪欧一起吃饭,把伊莉丝也一起带来了,还在等着厨房上菜呢。”

“是嘛,很不错啊。终于有一个不用泡在晚宴里的节日了。”普隆普特笑道。

“圣诞节嘛,”诺克特的语气低柔,“要和想在一起度过的人才行。”

普隆普特低下头,看一片晶莹的雪花融化在他掌心的手套上。

“算啦,”他轻快地说,抬头望着对面大楼高层,外置的巨型屏幕。“我回去打开新闻频道,就当也和你们在一起吃饭啦!”

“新闻?”

“对啊,帝国的新闻正好在放你上次的演说,就在市中心人流最大的十字路口。”

“诶——不知道为什么,听起来不太愉快。”

“放心啦,你被挂在很高很高的地方。”普隆普特笑了起来,“至少不用担心被路人扔鸡蛋。”

“很高的地方?”诺克特带着笑意重复。

出于连自己也不明白的原因,普隆普特伸出双手比了一个拍照的手势,将屏幕上的诺克特框在他用手指围成的长方形里。

“是啊。”他在诺克特看不到的地方说,“在比星星还要高的地方。”

“说什么呀……”

他不能再说了,怕泄露的感情过多,超出他愿意承认的范围。

 

“话说回来,”普隆普特故意皱皱眉头,换上嫌弃的语气。“诺克特怎么留起胡子来了?看着都差点没认出来,帝国市民一定会想‘喔路西斯那个邪恶的国王终于被赶下台啦,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喂喂,”诺克特不满地咂了咂嘴。“这是形象转变啊,形象转变。不行吗?”

“是中年危机才对吧。”普隆普特毫不留情地吐槽。“啊,刚刚还被镜头抓到你在发呆!”

“你又知道我是在发呆了?也许我是全神贯注地投入在自己的思考中呢。”

“哈哈哈哈,”普隆普特被逗笑了。“嗯,不是的,你思考的时候是完全不一样的脸,是那种……”他仔细地思索着,“眉头当中会有两道很浅的褶皱,还有眼神也——”

“普隆普特。”诺克特突然打断他。

“嗯?”

“新年的时候,回来一起过吧?”

“诶……”普隆普特在心里想了一下自己的行程。“好像不行,工作还没做完——”

“没有关系,先回来一次吧。”

 

他仔细地听着诺克特的声音,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

“好啊,陛下。”他柔声道,心在胸膛里砰砰地跳个不停。

 

16.

非常不幸地,除去请来了更加多的宾客以外,在王宫举办的新年派对与往常的任何一个宴会同样冗长无聊。

诺克特在角落里找到了百无聊赖地抿着一杯气泡酒的普隆普特。对方一见到他就耷拉着眉毛叫苦连天:“诺克特,你把我从帝国千里迢迢叫回来,难道就是为了拖我跟你一起下水吗?你的良心呢?我们的友情呢?”

“怎么可能。”诺克特斜睨着他,又悄悄地打量四周,发现暂时没有人在注意他们。“跟我出去一下,普隆普特。”

“又来?!饶了我吧诺克特,万一被伊格尼斯发现我要怎么——”

“好了小点声,跟我来。”诺克特不由分说地牵起他的手。

 

诺克特的手紧紧地握住他的,生怕普隆普特会半路逃跑似的,不过后者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打算。他安安静静地跟着诺克特的脚步,连打算去哪里都没有问出口。

他们上了几层楼,终点是诺克特小时候居住的房间。现在这里保留了当时的家具和布置,也有人定期清扫,但成为了一间空房。长长的窗帘被挽起,落地窗外的月色和其他灯光已经足够将房间里映得亮堂堂的。

诺克特关上门,终于松开了普隆普特的手。“先去床上坐一下。”他说。

普隆普特老老实实地挪到了床边。诺克特站在衣柜前,打开抽屉,将他事先准备好的东西塞进外套口袋。他转过头,普隆普特正坐在床上,一脸好奇地看着他,瞳孔在月光的沐浴下蓝得不可思议。

诺克特做了一次深呼吸,定了定神。然后他几个快步走到普隆普特跟前,毫无迟疑地屈下一只膝盖。长长的披风散在他身后的地板上。

他仰起头,笔直地望进对方的眼睛。普隆普特差不多在同时手忙脚乱地想要往后退,他几乎快要爬上床了。

“出什么事了诺克特,我——”

诺克特再一次攥住了他的右手,制止他的动作。

“别动,普隆普特,安静一会儿听我说。”

普隆普特浑身僵硬地重新坐好。

 

“你……”他才说了一个字,就感觉自己的嗓子发紧。

他已经做了十年的国王。他无数次在一个人或者上万个人面前侃侃而谈,从来无所畏惧。他能够将对手说得哑口无言甘拜下风,也可以激发起臣民前赴后继的狂热忠诚。但那里面没有一个人是普隆普特,没有一回会让他像现在这样在下着雪的季节里浑身冒汗,不知所措。

有时候,诺克特深知如何运用语言的力量;但有时候他决定将自己想说的话直截了当地说出口。

“哪里也不要去了,普隆普特,留在这里和我一起。”他启齿道。

普隆普特露出不明所以的迷茫表情:“我……我现在就在这里啊?”

“我不是说现在,”诺克特立即回答,“我是说永远。”

普隆普特一定听明白他的意思了。他的嘴唇在轻轻发抖,随即紧张地咬了咬下唇。

“如果这还是玩笑的话……”他勉强挤出一个微笑。

“不是玩笑。不可能拿这个来跟你开玩笑。”

 

普隆普特不再看着他了,他将自己的头埋了下去。诺克特耐心地等待着他。

过了一会儿,他的声音在一片死寂的空气里虚弱地响起。“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我可是男人哦?”

“我知道啊。”

“是帝国出身?”

“我也知道?”

“也不是贵族,只是个普通市民而已?”

“你离‘普通’市民……总之还有很远的一段距离,阿金塔姆卿。”

一颗透明的水珠啪嗒一声掉在他衣袖上,圆滚滚的。

“而且还有这个?”他说,把被诺克特握住的右手手腕翻转过来,露出袖子底下的条形码。

诺克特微笑起来。“这不是从很久以前就再清楚不过了吗?”

普隆普特快速地用另一只手在眼眶附近来回一抹,狠狠地吸几下鼻子,终于愿意抬起头,用通红湿润的眼睛与他对视。诺克特不得不说他有点怀念这个。普隆普特真的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在他面前掉过眼泪了。

“那么,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呢?”他哑着嗓子问,“诺克特有什么好处呢?”

 

伊格尼斯说得完全没错,诺克提斯暗想。他有些不甘心,自己迟迟没有察觉到普隆普特的心意,反而需要伊格尼斯的提点。

算了,又有什么是伊格尼斯看不透的呢?

他抬起手,摸了摸普隆普特的脸。这张脸即使是挂着现在这样傻里傻气的表情,也依旧让他倾心不已。

“因为只有你能让我快乐。”诺克提斯温声道。

他揽住普隆普特的脖子,温暖的手指轻柔地抵着他的后颈。然后他倾身上前,小心地亲吻对方的嘴唇。

普隆普特轻轻一颤,但他并没有偏头躲开。他的嘴唇很软,温柔地紧贴着、迎合着诺克特。他的左手若有似无地抚上诺克特的肩头,明确无疑的感情像浪潮一样席卷他们。

“所以,”诺克特撤开一点距离。未来他们还可以交换无数个吻,但他必须先把他的求婚完成。

“你愿意让我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吗?”

 

17.

诺克特掏出那只黑色的丝绒小盒子,取出他精心准备已久的戒指,连伊格尼斯和格拉迪欧都对它无可挑剔。钻石在月光下流转着令人着迷的光芒。

诺克特拉过普隆普特的手,但他依旧紧紧地攥着拳头不肯放松。诺克特困惑而忐忑地望向他。

“诺克特……”普隆普特犹豫地说,“订婚戒指,不是应该戴在左手的吗?”

 

18.

“那个赌约是你输了,格拉迪欧。”伊格尼斯照例在午餐时宣布。

“哈?” 格拉迪欧不解地抬起头看着对方。“我说普隆普特会马上答应,你说他不会答应,难道不是我俩谁也没有赢吗?”

“我什么时候说他不会了?”伊格尼斯气定神闲地说。今天的午餐是他喜欢的海鲜意面,而他最近的心情一直都不错。“我的意思是,普隆普特不会马上答应,但最后他还是会的。”

“呃……”格拉迪欧用刀尖戳了戳他的肉排。“你怎么知道的?”

那是当然,伊格尼斯心想。没有他们互相试探彼此心意的过程,他哪来的时间制造舆论并摆平议会,替诺克特解决后顾之忧。否则那天在新年派对上,当他们手挽着手走下楼梯、宣布婚约时,议会和民众的激烈反应哪能让他们有像现在这样傻乐的功夫?

总该有人务实一点。

 

19.

“所以,我们得坐下来谈一谈婚礼的准备了。”伊格尼斯说。

诺克特和普隆普特在他对面正襟危坐。

“那个,伊格尼斯……”普隆普特像小学生那样举起手,伊格尼斯向他点了点头。

“我和诺克特也做过一点功课了,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你?”他打开了手机备忘录,“我听说婚礼上要有旧的、蓝色的、借来的东西,能不能用诺克特高中时候的领带?”

“普隆普特还说想要陆行鸟作为吉祥物出现在婚礼上,最好是交换戒指的环节,你知道,嘴里叼个篮子什么的……”诺克特懒洋洋地补充道。

“单身派对,我和诺克特可以合在一起办吗?”

“至于伴郎,你和格拉迪欧就很好了……”

 

“请等一下。”伊格尼斯冷静地说。

诺克特后知后觉地发现他的眼镜镜片又一次反光了。

“我要说的婚礼准备,并不是这些。”

 

“请注意你们的婚礼是电视直播的。根据过去的经验,大典从凌晨四点开始准备,在到达教堂以前你们需要在印索穆尼亚做时长两个小时的巡游。”

“为什么!露娜告诉我她的婚礼巡游只有半个小时!”

“你们的情况不同,请把特涅布莱和印索穆尼亚的人口以及占地面积都考虑进去。我还没提你们俩在婚礼后需要去路西斯的各个地方访问,当然国际出访也在规划之中。”

“……”

“婚礼礼仪课程对你们两个人来说都是必须的;礼服你们每人各有三套,会提前两月量体裁衣,请你们在这段期间内严格保持自己的体型;婚礼的宾客名单大约在1500人左右,我会帮忙拟定,但诺克特也必须过目;从下个月开始会让你们陆续接受采访曝光,有一些问题的回答需要事先准备好,不多,几百个左右吧;差点忘了,按照传统,婚礼前的一个月你们俩不能见面,普隆普特得搬出王宫一阵子,住在诺克特高中时候的公寓可以吗?还有……”

……

 

20.

“……这些就暂时差不多了,有新的问题我以后会补充。现在告诉我你们想把婚礼大致放在什么时间?”

“………………诺克特,结婚太麻烦了,我们不要结了可以吗?”

“不可以!”


END


有空想正经搞一搞Nyx/Luna

 
评论(39)
热度(292)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