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赤安】To be continued #2.5

我有说过这篇只有写作谈恋爱读作互相作(一声)吗?那我现在说了。

前文有点小改动。


2.5

他和零第一次见面是在海滩边的24小时便利店外。

很遗憾他只能以这样一个贫瘠至极的开头作为开场,因为那就是一次平平无奇的相遇,平淡得如今要他再多回溯一些细节都显得不太可能。但如果非要补充一点背景的话,他想他还是办得到的。

他比他母亲早几日抵达,已经独自在海滩上找了几天乐子,然而这个几年以来都难得的悠闲假期随着他母亲的到达毁于一旦。那天晚上他见到了自己足有三年五载不曾相见的亲妈和弟弟,还有一个字面意义上从未见过面的幺妹。随即因对他移籍计划所产生的意见分歧,他们母子在第一时间发现费尽口舌都不可能说服对方后即刻对彼此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在将冲突进一步上升到肢体阶层之前(相信他,他们真的可以),赤井及时地离开了酒店房间。

他出了酒店来到沙滩上,夜晚的海若有似无地低鸣着,白色的海浪温柔地冲刷着他的脚踝。他在不知不觉中漫无目的地沿着海岸线走了很久,终于当他把目光从地上的沙硕贝壳向前方聚焦时,发现自己已经走过了整个海滩上酒店和夜生活聚集的黄金地段,来到一个他之前从未到过的地方。前方五十米有个还没打烊的便利店,这时候他发觉他很想抽支烟。

现在想起来他必须承认和他母亲的争吵对他的影响很大,他那时必定处在一个茫然又放空的状态,否则他不会没发现既然自己两手空空地出来,在没带烟盒的同时也肯定没带钱包。

于是他在柜台前摸着裤兜里的几枚硬币和一盒火柴,镇定地对店员微笑了一下,说不好意思我不要了。

他站在便利店门口做了一次深呼吸,风里是一成不变微咸的海水味。其实想要得到一支烟他还有无数别的方法,有些甚至简单得出奇。比方说他现在只要往回走几百米,在沿岸的十几家pub里以抽签的方式随便进一扇门,然后解开身上唯一一件卫衣外套的拉链——他可以得到的不止是一支烟,一杯酒,或者一个人,甚至还有更多。在酒吧几年的打工经历教会了他很多毫无必要但惊人地有效的东西,就称之为生活技巧吧。

但他现在不想要酒也不想要陪伴,这世界是公平的,要的越多必须为之支付的代价也越多。可今晚他很累,精神上的疲倦,而且身上一无所有,尤其以热情最为欠奉。他只想要一支烟,作为交换他有一盒火柴。听起来就很公平。

赤井看到路灯下的长椅上坐着个金发少年,穿着他刚才还见过的便利店店员的工作服,看起来还是高中生的模样,也许是换班时间在外面休息一会儿。他嘴上衔着根没点燃的烟,烟包捏在手里,另一只手还在身上摸着什么。

他必须要强调,这不是一次猎艳。因此赤井想他可以碰碰运气。


结果他的第一句话听起来就像是世界上最老套蹩脚的搭讪,会被约会教科书当做经典反面教材的那种。

他把手心里的火柴盒摊在少年眼前,说:能给我支烟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他的目的非常纯粹地就是一支烟而已,因此对于自己说了这么句土鳖的台词反倒不是很介意。让他颇为意外地是这个少年扭头看了他一眼——细致的东亚人面孔却有小麦色的皮肤,瞳孔是漂亮且罕见的紫灰色,赤井想他或许混了哪里的血——眼神颇为不耐烦地说,这句话我每天起码听三遍,想娱乐我的话下次有点新意。

事情的发展出人意料,赤井愣了愣,反而乐了起来:我真没有搭讪你的意思,话说回来这片海滩上的基佬有这么多?

这少年看了他第二眼,这回他们同样以看神经病的眼神互相打量了一会儿,最后竟然都莫名其妙地笑了出来。这句话他们也都会说,他抿着嘴说,男的没有那么多,但你是其中之一了。

赤井后来一直很好奇当时自己看上去是什么样子,是不是特别傻逼。他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也算荤素不拘,但降谷当时怎么就信了他是真心的不想泡他。他在这少年隔壁一张长椅靠近他的那一头坐下来,少年看着他坐好,从烟盒里递一支烟给他。柔和七星不是他的口味,但在这种情况下已经是意料之外的好选项,赤井更害怕他递来一根发潮的本地烟,那可真尴尬。现在不是挑剔的时候,所以他接过来。

我给你烟,你借我个火吧。少年稍微凑过来一点说。

就像赤井刚才想的那样,起初这一切都很公平,也算是互不相欠。他划了火柴,给少年点火也给自己点,火光下对方的眼睛闪闪发亮。火柴灭了,在夜色里化成香烟的两点星火。


和陌生人一起抽烟时的闲聊只能是意味不明的,因为毫无接近的目的,也不期望任何意义。大多数时候他们是沉默着的,赤井偶尔用余光望一眼他的轮廓,从他不算特别熟练的样子判断他其实抽的不多。

“从国外来吗?”少年问他。这里是观光度假地,问这一句永远不会多余。

“美国。”赤井回答,有一瞬间疑惑地想自己身上难道已经完全看不出他父亲日裔血统的影子,还是他的日语有奇怪的口音?“你呢?本地人吗?”

少年摇摇头:“我住在东京,假期里来这里打工的。”

“……你真是高中生?”

“是大二啦,开学就升大二了。”少年白了他一眼,神奇地并不讨嫌,只让人觉得可爱生动。年轻真好。

高中和大二也没有什么区别,好吧。“现在是交接班休息时间?”

“晚班都到这个时候。我下班了,抽根烟再回去。”赤井第一次来,少年对他说的“都”也无从考证。

后来就此无话,唯有潮汐声连绵不绝。烟快烧到尽头时赤井掐灭了烟头,说我先走了,谢谢你。

“嗯。”他叼着烟耸耸肩,“再见。”

赤井没有说再见,他摆了摆手。

没有人当一回事。赤井当时相当确凿地以为自己不会再一次到那么偏僻的便利店去了,因此不会有再见。


TBC

 
评论(5)
热度(136)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