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赤安】To be continued #1

这篇纯放飞自我,无大纲无节操无完结保证的三无产品。意思就是会坑。

应该是个AU。

比我和你想象的都更雷,除了OOC和狗血一无所有。


1.

赤井秀一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的状态不太好。准确来说,是比较糟糕。昨天晚上因工作所需他在酒吧和两个人斗酒,一口气喝掉差不多600毫升的Gordon's Gin,当下什么感觉都没有,还点了一支烟静静装逼,冷眼看围观群众的尖叫此起彼伏。两个小时后他独自走在寒冬中的华盛顿大街上,艰难地把双腿从一步一个雪坑中拔出来,而酒精对神经的麻痹就在这时姗姗来迟但不偏不倚地袭击了他。他四肢无力,眼前像放起了烟花。如果不是凭意志力撑到了车上,他可能会直接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雪地里被冻死。

他在驾驶座上凑合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被饥肠辘辘的肚子和詹姆斯的电话叫醒,提醒他今天还有拜访调查对象的工作。他一站起来,就怀疑地球是否在一夕之间失去了重力。他歪歪斜斜地倚着车门才能站直,一边寻思着叫卡迈尔过来帮他把车开回去,一边用Uber叫了辆车。路上他还让司机绕路开进了麦当劳的Drive-thru,买了两个培根煎蛋麦满分和一杯黑咖啡,在舌头麻痹得分不出好坏的情况下依旧嫌弃着将咖啡灌进胃里(他曾经就麦当劳使用的咖啡粉之糟向朱蒂发出过抱怨,而朱蒂表示她不敢相信一个钟情于罐装咖啡的人会对快餐厅咖啡有着品质上的诉求)。

想到朱蒂的时候他顺带发现,除了刚才詹姆斯提醒他的时间地点以外,自己已经完全忘记正事的人物和内容是什么了。

他有些头晕目眩地倒在后座,伴随轻微的恶心,宿醉未醒和记忆力衰退的双重打击让他不由得开始正视起自己是否真的年龄渐长这个问题——开玩笑的。这和他曾有过的辉煌战绩相比不算什么,他坚信自己今天的失常只是疏于机会练习而已。早知道就不受这个罪,来硬的算了。


赤井到得比预计的还早,吹了一路的冷风他已经清醒多了,结账时他多给了司机一些小费作为让他陪同挨冻的致歉。

他循地址找到位于一幢小高层写字楼里的私家侦探事务所。目测约二十坪的空间并不大,暖色调的室内装潢大概有七成新,收拾得既不过分整洁也不过分杂乱。事实上,这间屋子里最引人注目的是坐在工作台里的那个姑娘——如果要赤井说,那本该是摆放前台的位置。而现在这个姑娘正在用一台巨大而精密的仪器,在头戴式显微镜的辅助下小心翼翼地肢解一块电脑芯片。

赤井自觉在别人干一件十分精细的活儿时发出干扰是非常缺德的事,因此他耐心地站在门口等着。倒是那个扎着棕色马尾辫、上半张脸都埋在古怪头盔里的姑娘先出了声。“是FBI的探员先生吗?”她说,声音低柔中有种别样的漫不经心,手上的镊子依旧做着谨慎而艰苦卓绝的斗争。

“我是。”

“你到早了,老板和上一位访客还没有谈完,坐着等吧,沙发或者你喜欢的别的什么地方。”

赤井在房间里扫视了一圈,除了一张双人布艺沙发以外并没有找到通常意义上还能供人使用的别的座位。也许她指的是角落里那张狗狗沙发?他有些冷幽默地想。

沙发相对的前方和左前方各有一道紧闭的门,前者嵌着半透明的毛玻璃,从里面能透出光来,还有隐隐约约的说话声传出,但听不清内容。那姑娘头也不抬地问他需不需要水,看起来很没诚意。赤井说谢谢不用了,看到桌上的烟灰缸,又问你介意我吸烟吗?她说你请便。

于是赤井点起了一支烟,然后把手机掏出来给朱蒂发短信:我还不知道我亲爱的调查对象的姓名和背景?我假设他是一名不超过三十岁的私家侦探。

朱蒂秒回他:你在逗我吗?赤井掸了掸烟灰没理。过了一会儿就接到了她的第二条回复:Amuro Tooru,29岁,日本人,死者生前最后委托的私家侦探。

赤井把手机揣回外套口袋里。

室内很暖和,赤井解了夹克外套的拉链。先前那杯黑咖啡没有起到半点它该起的作用,在安静而单调的等待中赤井感到一种近乎疲倦的舒适感。他闭上眼思忖片刻。

烟越烧越短,他听到门开的声音,拿出嘴里咬着的烟头准备捻灭在烟灰缸里。

“……请您放心,一旦有消息我会立即通知您。”

赤井倏地睁开眼睛,眼角有一道惊心动魄的弯弧。他捏着烟头的手指停在半空,不动了。


“零,和你有约的FBI已经到了……”那个姑娘终于从工作台里迎出来,给她的雇主介绍。于是从办公室里送客的年轻男子也微笑着,在侧身间将目光落在赤井身上,随之一怔,和他一同暂时失去了呼吸和声音。

香烟被搁在烟灰缸沿上接着烧,赤井缓缓站起身,眼睛隔着一片袅袅升腾的烟雾缭绕,缓慢而慎重地打量他。他觉得不可能,但人就活生生站在他眼前。他试图在这个已经不再是少年的男人身上寻找他失落了太久的气息,挟带着海上的长风,还有被日光曝晒过的海水的咸涩和暖意。少年(就当他还是吧)眉睫的颤抖只有一瞬间,他很快把表情摆成云淡风轻的模样。但赤井捕捉到了海面上闪烁着破碎的、金色的光。

他在感受到平静的同时感觉到焦躁。下一个念头来得措手不及,或许龌龊但是非常现实——他想知道如果在他一低头时抚摸他后颈的皮肤,他的耳朵是不是还会像以前一样慢慢变得通红。

赤井隐秘地笑了一下,毫无罪恶感地怀抱着这个念头打破了凝结的空气。他接受现实的速度很快,声音听上去依旧是确凿有力的:“零君。”

他满意地看到对方漠不关心的表情上露出了一道细微的裂痕:安室飞快地咬了咬下唇,留下的齿印转瞬即逝。他太熟悉这个习惯动作了,险些便没忍住有条件反射般的回应。

他记不得昨天早晨看过的案件材料,一个十年前的名字却仍然留在唇齿之间,赤井想或许这才真正是他年纪渐长的一种预兆。


TBC

写得有点嗨,搞不好有二更

*打个补丁,第一段参考了这个知乎回答

 
评论(6)
热度(135)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