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点梗1】赤安/单方性转

千粉点梗里好几位姑娘说想看性转,so。大概跟上次的搭档三十题是一个系列?文笔上偷懒了,凑合看吧。

BG,安室单方性转注意。


+

安室的心情不太好。

能让她心情糟糕的事不少,从上司更年期莫名其妙被扣奖金到隔壁家的婴儿又哭了一夜扰得她一晚上没睡好。但如果是像现在这样,既生气又郁闷还憋屈再加上找不到很好的解决办法,那这件烦心事里一定敲上了赤井秀一的大名。

严格来说这次赤井有点冤,但因为说到底始作俑者就是他,所以他还是不那么冤。她边往嘴里灌了一大口啤酒边想,一点都不觉得解气。

她在隔壁酒店底楼的酒吧盘踞了一张小圆桌,等茱蒂下班。四周气压很低,在酒店谈完公事的商务人士有很多会留在这里喝一杯,有心搭讪的人看她黑着一张脸,也悄悄地绕道走。

——虽然对茱蒂有点抱歉,但原本她不想在这个时候见詹姆斯那组任何一名成员,然而想起另外一群大老爷们,她更忍不住气得牙痒。

从NYPD正式调配过来两个星期,她已经了解了这帮人无论什么素材都能拿来开赌盘的没心没肺。从鉴证科能不能打破连续生女儿的魔咒,到魔鬼上司的离婚官司结果,时间越长赔率越高,全都买定离手。上至领勋章领到手软的拆弹精英,下至不满二十就手持三个学位的高IQ低EQ博士,全都对这个游戏乐此不疲。

本来她也不是道德卫士,对他们闹着玩没什么意见——在她想到自己也会被拿来开涮之前。

“安室透能不能成功追到赤井秀一?”

她从身后探过犯罪实验室的肖恩的肩膀,把这期赌盘记录上头的大标题一个字一个字地念出来,声音清凌凌的。

沉浸在对于八卦和赌博的狂热之中的一办公室男人女人顿时噤若寒蝉。谁也没有发现她本人是什么时候回来的。肖恩扑向桌上的记录本,合起来满脸英勇就义地一把抱在怀里,她没能来得及看清赔率和下注情况。

安室选择给在场所有人一个鄙视的眼神,冷哼一声,然后潇洒地走进大楼另一头的洗手间,挂上正在清扫的标志,打开水龙头,边猛踹垃圾桶边无声地尖叫。

如果不是三年前那桩赤井刻意为之的事故,让她“那个对赤井一见钟情并大胆示爱的女探员”的“美名”传遍整个调查局,而那混蛋又只管两手一摊看好戏,迟迟不肯出面好好解释前因后果,以她平时对赤井的敌意重到连瞎子都能一目了然的程度,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开出这样的赌局?!

现在他们管这个叫什么?叫“得不到的因爱生恨”。

安室想冲出去,用消防斧把他们的脑壳一个个都劈开,看看里面究竟有多大一个无药可救的窟窿。


来赴约的茱蒂从背后拍拍她的肩膀。“出什么事了?”

她刚扁了扁嘴,一句“还不是因为他们新开的赌盘——”还没说完,眼尖的小男孩侍应生已经亦步亦趋地跟了过来向茱蒂提供酒水单,打断了她的话。茱蒂点完一杯玛格丽特后转向她:“他们还真是乐此不疲。刚才我临走前连卡迈尔都要去押注,这次又是哪个倒霉鬼被盯上了?”

安室眯起眼睛:“卡迈尔也去下注了?我还以为他是个老实人。”

“不是他,是秀给了他一沓现金,让他去替自己下注,还说只能挂在他名下——等等,我才刚来,你这么急要去哪里?!”


+

办公室门被重重摔进门框的巨响只是让在桌前阅读鉴证报告的赤井淡淡看了一眼,仍旧不为所动。

“需要我把百叶窗合起来吗?”赤井连头都不抬,“我是无所谓,但你可能会介意。”

她往窗外一扫,行为分析科加班成性,一双双好奇的眼睛纷纷若无其事地低头埋进格子间,也有几个坐的远一点的好事者不怕死地梗着脖子。

“不用。”她咬着牙冷笑道,拉上窗帘不知又能传出多少风言风语。“等一下如果我忍不住一枪毙了你,在场的人都是见证,我或许才能自证清白。”

赤井合上档案扔在一旁,起身绕到办公桌另一侧,摊手时的表情十分无辜:“似乎我无论做什么都能讨你嫌。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别讲得一副委屈的样子,明明是你的错在先。”她气极反笑,将手叉在胸前,以防自己真的伸手指着他鼻子大骂。“外面开的赌盘你不澄清就算了,我本来也不指望你。结果你还让卡迈尔去替你下注——你下了多少?”

“一千。”他诚恳地据实以告。

“好,一千。反正你只要下在不可能这一边就对了,因为我下辈子、下下辈子也永远不会追你。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居然利用和女同事的绯闻赌博赚钱,赤井秀一你这人还有没有一点道德底线?!”她火大地把办公桌拍得乓乓作响。

她气得犹自做了几个深呼吸,耳环在脸颊旁晃动,胸脯上下起伏。赤井也不说话,半倚着桌沿坐下,歪着头打量她。

“干嘛?”安室心中警铃大作。

“你需要更新一下自己的消息。”他饶有兴味地挑了挑眉。“第一,现在的赌盘已经不是你能不能成功追到我了。我让卡迈尔告诉他们,这个赌盘的主动性完全取决于你,这样的设计不合理,尤其是在已经被你得知的情况下。第二,你怎么知道我将注押在不可能了?我还觉得自己一直是个心态挺积极的人。”

她对最后一句话不作评价,微蹙起眉,有种很不好的预感:“现在的赌盘是什么?”

“我想想……”赤井移开视线,深思般地盯着墙面。“我记得是,‘安室和赤井会不会在一起?’”

光是这句话就能让安室感到一阵窒息。她甩甩头,将可怕的画面驱赶出自己的脑海。“这有什么区别?”她狐疑地斜睨他。

赤井猛地站起来。他站直的身躯比她高大许多,无端端生出一种压迫感。安室抱在自己胸前的手臂收得更紧了些。

他凝视她片刻,忽然玩味地一笑。

“这当然是有很大区别的。”


TBC?

*三年前让安室背黑锅的意外(?)事件以后有机会说(还有机会吗

 
评论(14)
热度(138)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