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赤安/ABO】All the force of his surrender 上2

+

他用注射器从安瓶里抽抑制剂药液,往上推活塞,把针筒里的空气都推空,然后咬着针管卷起左手袖口,往静脉里注射。他做这些时,贝尔摩德就在副驾驶座上饶有兴味地看着他,他也有恃无恐。如果打针和点烟一样是可以被人欣赏的姿态的话,那他这一套动作说不定也流利得挺有美感的。

她看着波本把东西一一收拾好,惋惜道:“你都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人生中多少乐趣。”

波本挑了挑眉:“说得你好像很清楚似的。”

“我是很清楚呀。”她歪着头,似笑非笑地说,“看他们的反应就知道了。”

说这话的如果不是贝尔摩德,波本就要以为自己被性骚扰了。说也奇怪,他和贝尔摩德一个Omega一个Alpha,双双生得一表人才移动荷尔蒙,照理说发生点什么才是理所应当的事,偏偏他们对彼此毫无性吸引力,反倒因此莫名其妙地滋长出点惺惺相惜的纯洁友谊来。贝尔摩德常常把这归咎于他性冷淡。

“你的评价让我受宠若惊。”波本有点好笑地辩解道,“我又不是守身如玉。”

“只是从来不在热潮期里做爱,”贝尔摩德不以为然,“那不一样。”

波本摇摇头,放弃跟她讨论自己的性生活。“说正事吧。”

 

由贝尔摩德带来的工作通常需要加倍谨慎地对待。组织近来似乎在不断地跟医药行业公司过不去,这份工作也不例外。Y公司的大股东和本地黑帮有姻亲关系,而组织和他们还有生意上的联络,暂时不愿意撕破脸皮,因此对于他们实验室的最新研究成果不能明抢,只能暗偷。参与行动的人员还是他、苏格兰和莱伊三人。波本依旧对两个月前的事耿耿于怀,嘀咕着潜入类任务为什么要一再让一个纯狙击手搅和进来。

“莱伊已经在药厂里卧底一个多月了,内部结构图和警备人员情况都在他手上,稍后他会自己联系你们。”贝尔摩德支着头,笑意盈盈地打量他,“看你和莱伊互相针对真是有趣,琴酒这工作狂却总是不解风情。”

“互相?”波本敏感地捕捉到关键词,他垂着眼看资料芯片灵活地在他指缝间来回滚动,“他说我什么了吗?”

贝尔摩德换了个坐姿,慢条斯理地拨弄着自己的发尾,唇边有一个神秘的微笑,显然故意要钓他胃口。

“你不知道吗?也对,琴酒不会来跟你说这些。”她有意煽风点火,并试图钻研波本的神色,“莱伊的报告里特别提到不要派Omega来——你知道的,一般情况下他指的就是你——因为他们似乎同时还在研发某种能催化Omega热潮期的违禁药物。不过鉴于你是这个领域里最优秀的,琴酒最后没有采纳他的建议。怎么样,被琴酒认可能力的感觉?”

那块有生命似的芯片在波本手中停下来。确切地说,他现在的神情已经一目了然得不需要钻研了。

“在你们这些Alpha眼里,是不是所有Omega都毫无人类必要的自制力,一旦进入发情期就只能理智全失地张开双腿,变身求着被上的免费婊子?”波本愠怒地咧开嘴,紫灰色的瞳孔收缩,即使知道贝尔摩德并不是那个该承受他这些尖酸话语的人。“这真是个不幸的误解,我们之中还是有些人不仅仅靠着本能在生活的。”

贝尔摩德吹了声口哨。

“喔,这话对你来说可真是刻薄。” 她抬起双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就算那是莱伊的本意,也并不代表我的观点。”

“我会让他知道自己错得有多离谱的。”他冷冷地回应。

 

+

次日深夜莱伊带着结构图和两套生产人员的工作服来到任务汇合点。他现在的身份是本地黑帮老大的马仔——似乎和他的真实身份也相差无几——被派到制药厂协同警备。一个药厂需要这种程度的武装本身就已经说明问题。厂里有两块在莱伊通行级别以上的实验室区域,平时只有科研人员能通过指纹扫描和密码出入,波本和苏格兰用扔硬币决定各自的去向,而莱伊则继续在他的岗位上等待提供支援。他们的时间很紧,计划制定和换装都在车上完成。

“据说你不想见到我出现?”波本边对着前置的化妆镜调整微型耳麦,确保它小心地隐藏在耳廓内,边带刺地发问。

莱伊打着方向盘,并没有多看他一眼。“我确实没想到你还会参与这项任务。”他淡淡地说,仿佛这事从头到尾和他毫不相干。

波本冷笑,自卫的本能终究占据上风。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你傲慢的Alpha自尊心告诉你,一个Omega一定会把这项任务搞砸的?”

莱伊的表情也冷下来。“正相反,你在这里,难道不是因为身为Omega的自尊心告诉你,一定要用这种方式证明什么吗?”

波本眉心一跳,刚想再说什么,后座的苏格兰头疼地打断他们:“都这时候了,不能一人少说一句吗?”

 

+

事实是,意志力在他的热潮期中扮演着相当重要的角色。他在完全发作之前经常有一到两天的潜伏期,个人体质问题。症状有微弱脉搏的急促跳动,轻微的太阳穴跳痛,欲望像在小火上轻柔而危险地滚着的沸水,在他的血管里不依不饶地翻涌,直到它们溢满他的皮肤,直到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撕裂,直到渴望和需求之间的界线模糊不清,变成彻底的文字游戏。

——直到那之前,他可以咬紧牙关忍耐,将所有感受镇压下去。

他可以。就像现在一样。

一碰上莱伊他的运气就一落千丈,至少他可以在自己心里不分青红皂白地把这些都推锅给莱伊,没人管得了他。比如他偏偏就抽到了错误的实验室,比如他一进门就发现这里的空气中散布着能诱发他热潮期的喷雾式药剂,比如他能感受到自己体内就像有个小开关被轻轻翻起,他的荷尔蒙水平开始起落不定,即使他昨天刚刚打过一针抑制剂。

他小心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尽量屏住气息。没关系,这种程度在他控制范围以内,完成任务平安脱出并不是问题。

他抵抗着脑神经痛对他的干扰,同时手脚利索地翻找实验室材料。这时苏格兰的声音伴随着时断时续的电磁干扰在耳麦中响起:“嘿,我想这回中头奖的是我。”

波本用气音问他:“你发现目标了?”

“还没有,不过我从通风管道爬过来,一路上的房间里大概共有30个装备齐全的守卫,看起来都是黑帮的打手,冲锋枪、霰弹枪和马格南一应俱全。相信我,以我们三个人的装备,加起来都不会想要从正面冲撞他们的。”他尽可能将音量压低在风扇声之下。

“你能绕过他们,直接从通风管道进实验室吗?”波本皱起眉。

“不行,管道到实验室门口就断了。现在我底下的房间里有四个守卫和一扇带密码锁的门,如果我从这里下来,必须得悄无声息地同时解决四个人,然后想办法解锁这扇门。”

“听起来你需要一点声东击西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莱伊插嘴道。“我可以拉掉总电闸,但是从电路图来看,这两处实验室都有独立的电源供应,恐怕反倒打草惊蛇。”

波本在心里深深地叹息。他边从背后掏出手枪,边随手拿起桌上一个锥形瓶,晃了一晃,里面的半透明液体在昏暗的蓝色荧光下显得更加诡异。

他大概能够想象到之后的一场苦战,如果可以的话没有人想受这种罪。但在他和莱伊之间,显然他更适合做诱饵。

“听着苏格兰,我尽量为你多拖延一点时间,你拿到东西就告诉莱伊,然后自己先走,好吗?我会想办法逃出来的。”或许莱伊也会帮他——假设他可以信得过他的话。

他心一沉,手指松开,液体伴随着清脆的玻璃碎裂声在硬地上溅开。


+

暴力流血预警(也不是真的暴力流血),M分级预警

点我


TBC

 
评论(33)
热度(581)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