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青火] Faster Than Light 15

15.

 

青峰的耐性十分不好,在医院里熬过一天一夜之后就已经感到忍无可忍,于是从入院的第二天晚上开始致力于发邮件骚扰所有能够被他骚扰到的人。第一封邮件是发给赤司的,试探自己提前出院的可能性。想不到三分钟后就收到了回复:“非常遗憾,请专心静养,配合医生治疗。”这显然不是赤司的画风,大约是他新任助理的代笔。赤司上个月因为近期连续几次的联系事务失误炒了助理的鱿鱼,并很快聘用了现在这一位名字很文艺、存在感很低的新助理。平日里在赤司身后跟进跟出,人不多话,不伺候赤司的时候常看到他气定神闲地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捧着封面都是五花八门动漫美少女的轻小说(其实青峰也不清楚轻小说是什么,只听说和黑子平时读的不同)。这路数倒是对了赤司的胃口,用得颇为称手,短时间里连私人邮箱都交给他接管(并且赋予了拦截青峰的垃圾邮件的权利)。

在今吉以及若松他们这些如果不是因为工作关系,大概根本就不想把邮箱留给青峰的车组人员那里相继碰壁之后,最心软的受害者桃井终于答应在第二天给他送点东西过来,不至于使他被闷坏了。青峰心心念念期期艾艾,在过了约定时间半小时后忍不住给仍未现身的桃井发邮件,刚打了几个字,就被房间里突然闪进一个身高马大的、打扮可疑的男人——而不是娇小可爱的青梅竹马吓住了。

说可疑绝不是夸张——光头化日下戴着卫衣兜帽,之下还戴着顶鸭舌帽,再之下还架着一副墨镜的男人,无论谁来看都会觉得可疑,一副随时都会从他左手抱着的一大束郁金香(无力吐槽)里掏出把枪来的既视感。青峰愣了两秒,才从身形辨认出来人:“……火神?”

火神把花束搁在床头柜,除下他的易容装备。反应过来的青峰迅速开起嘲讽:“……你这是生怕不够引人注目?”

火神没理他,放下背包在椅子上,在洗手间里寻了个大水杯装满水,拆开郁金香的包装,将花一枝枝插进水杯里。青峰仰起头打量,火神粗犷硬朗的长相和鲜花并不相配,但奇怪的是他的手指颇为灵巧地穿梭在花丛中,却并不会觉得碍眼。

“……为什么是你来?五月呢?”青峰问。

“来之前被赤司叫走了,路上遇到我,就把这事托给我了。”

“……那这花是怎么回事?总不会也是五月买的吧?”

火神的手指微妙地停了停。“……路上看到,顺便意思一下。”他的语气不太自在。

青峰意味不明地嗤了一声,把握着的手机扔到床头柜上。

 

火神很快将花插好,稍微走远几步打量着,露出一点自满的神情。青峰跟着转头,仔细看了几眼橙红相间、说得上错落有致的花束。“想不到你还挺有一手。”他并不违心地称赞。

“是吗?”火神笑了笑。“我也是凭感觉。”

他拍拍手,弯下腰拉开背包拉链,从里面又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递给青峰:“桃井小姐托我带给你的东西。”青峰接过来扒了几下,满意地发现了几本写真,最新的赛车和NBA杂志,以及游戏机和几盘游戏。火神又问他:“你吃过饭了没?”

青峰心有旁骛地摇头,于是火神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保温便当盒递给他。青峰低头看看盖子上的车队Logo,狐疑地瞟他一眼:“这是?”

“蛋包饭。你可别让赤司发现我给你带了这个。”

青峰越发小心翼翼:“……也是五月让你带来的?”

“对啊。”火神不自觉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眼神往旁边瞥。这个小动作被青峰捕捉到,但错解为另一个意义上的心虚,脸色骤变,差点挂下冷汗来,连话都说不利索:“快、快快快,在外面找个垃圾桶把它倒了,回去就跟五月说我吃得干干净净,一粒米也没剩!”手忙脚乱中险些把饭盒甩下床。

“等等,怎么了?”火神不明就里,眼明手快地扶住了那个可怜的饭盒,“说要吃蛋包饭的不是你吗?”

“不不不你不明白……五月做的料理可以吃死人的!真的!”

“不是……”第一次见识到满脸惊恐的青峰而只是因为一盒料理不禁让火神感到有些无力。“不是桃井小姐做的,你先看看。”他说着就伸手要打开盒盖。青峰没来得及阻止,如临大敌地瞪着他。

——谜底揭晓。并没有青峰想象中的奇形怪状、或者类似于黑暗物质的物体出现,只是一只金灿灿的、散发着热气和食物香气的、看起来就非常美味的蛋包饭。青峰有点被震住了。他凑近,拿起勺子戳了戳蛋皮表面:“……看起来好像确实是真的,也不像是五月的水平可以做出来的。”

火神在一旁扶额:“所以啊,就跟你说了不是桃井小姐做的!总不见得还要我帮你尝一口吧?!”

即使眼见为凭,青峰仍然犹豫不决。火神劈手夺过勺子,趁他不备,直接挖了一口蛋包饭塞进他嘴里。青峰被火神死死捂住嘴,倒慢慢回过味来,眉头展开,嚼了几下才咽下去:“……啊,好吃。”

火神撒了手,一边受不了地叹着气,把背包扔到地上,自己在椅子上坐下来。

 

青峰已经迅速接受了这个可爱的事实,心安理得并且津津有味地享用起他的午餐:“话说这个,”他不雅观地边咀嚼边评论,“真的很好吃,不是队里厨师做的吧?”

“不知道,”火神仰头看天花板,“大概是外面买的吧。”

“哦,该问问五月是哪家餐厅买的。”

“啊,不,”火神像是要站起来,又立刻坐下,再次不自在地挪了挪位置,“那个,反正我们都快走了,等你出院了你也得很快离开这,下次吧。”

青峰偏头看他一眼。“……也是。”他拨着盘里的炒饭,“你们要走了?”

“嗯,今晚。要去下一站做准备了。”火神点头。

“哦。”

青峰没有再说什么,但他注意到火神坐立不安的样子,显然还有话没说完,却不晓得他在扭捏什么。他知道却并不打算戳穿,幸灾乐祸地吃定了以火神的脾气,无论是什么事,最后百分之百还得松口。

憋不死你。

 

总算相安无事地吃完这一顿饭,只是出乎青峰预料之外,直到最后火神都在沉默或顾左右而言他,并没有说到那件要紧的事。相反地,看着火神收拾餐具的背影,说不出口“谢谢”的压力反而渐渐落到了青峰身上。

青峰的余光又落到了那束开得正盛的郁金香上。

其实既然是五月拜托了火神,那她一定已经谢过火神了。而他也只需要感谢五月就够了。按照这条关系链,大家互相抵消。嗯,逻辑很通顺,不感谢火神的理由是站得住脚的。

“那我走了。”火神挎上背包,这次吸取教训,只戴了鸭舌帽。“你好好待着,养好了再出来。”

“嗯,再见。”青峰硬邦邦地点头,假装弯腰去拿一本杂志。但不知怎地,就在火神要关上门的瞬间,还是没管住自己的嘴:“火神!”

“怎么了?”火神转回来。

“那个……”

青峰尴尬地直起腰,觉得脸皮发热,知道拖得越久越难开口,暗骂自己几句,咬着牙干巴巴地憋出一声“谢谢。”而被感谢的那方也不自然地红了脸,说了“不用在意”之后快速地掩上门走了。

青峰躺回床上,对自己的失态恨铁不成钢。他已经是个成熟的大人了,而这戏码只有中学生小鬼才会演。

 

晚上青峰百无聊赖,正跟桃井发着邮件互相扯皮。他通常懒得发邮件,手太大,键盘太小,但跟桃井煲电话粥的画面让他自己恶心出一身鸡皮疙瘩,因此邮件还是最合适的方式,句子能简则简。但扯不到十个来回他最终还是嫌烦,回桃井“不说了”,标点也省略,然后把手机扔在床头柜上。然而过了不到一分钟,提示铃音还是伴随着振动的滋滋声锲而不舍地响了起来。青峰想不是说了不聊了么,抓起手机一看,却是个未知地址。

“这周的比赛会来吗?”

青峰又回到上方仔细看了看地址,不得不说火神起的邮件地址实在太中规中矩的好认了。

他沉吟着,犹豫着,琢磨到手机屏幕变暗,然后黑屏。好在是邮件,永远有“刚刚才看到”的借口。但他并不想拖得太久。

青峰原本的打算是出院之后,如果没有收到赤司的传唤(虽然可能性比较低),就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一下,直到下次比赛前再归队。于是他想他是应该回复火神“不去”的,没有答应的义务,干脆利落的拒绝,是他的风格。

但他的手指不听话地按出了“去的。”

说不清楚为什么会突然改变决定,但青峰意识到他得有个好的理由说服自己,总之绝对不是因为火神。于是他在后面跟着打上“被赤司下命令了。”

这样应该可以了。

发送之前青峰又谨而慎之地把这条短信读了三遍,检查可能出现的各种语气。到最后他又觉得这个理由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他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有什么理由给火神大我解释呢?于是按着删除键,光标一跳一跳地往回走,偌大的空白回复栏里只剩开始的两个字。“去的。”然后他当机立断地按了发送,把手机扔回花影下,决定再也不去想这件事了。几秒后又发觉还不够绝似的,抓回手机一口气长按下关机键。

看着屏幕的光亮消失,映出自己看起来不为所动的脸孔,他却觉得从掌心开始发热起来,一直传递到胸口。

也许是因为手机传来的最后一点余温吧,他很自欺欺人地想。


 
评论(9)
热度(16)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