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赤安AU】吸血鬼与储备粮11(正篇完结)

打下END的时候怎一个爽字了得。

大概有点黏糊,不过最后一章了,温柔一点不过分。


49.

理查德夫人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她难以置信地笑着摇了摇头。

“这就是你能想出来的保命方法?你真的觉得我会相信吗?”

“这是事实,”安室平静地说,“你仔细看我脖子上的咬痕,它根本就不在血管上。”

理查德夫人依然捏着他的下巴,视线朝他脖子上一瞥,又对上他双眼。她不再笑了。“那又怎么样?那什么也不能证明。”

“好吧,让我们来想想还有什么办法。”安室的眼睛又滴溜溜地转到她另一只手上的玻璃杯。“对了,你刚才不是说,和吸血鬼结成配对的人类有加速愈合伤口的能力?你可以试试看,把我弄出血什么的……小伤口就行了,下手别太狠。”他赶紧补充道。

理查德夫人放开捏在他下巴上的右手,冷冷地审视着他,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安室暗暗吸了口气,在放松的同时警惕地看着她。

她轻笑几声,陡然扬起手臂,将那支高脚玻璃杯照着安室的额头狠狠砸了下去。

 

安室长长地吐了一口气。

有液体顺着额角淌过他右眼皮,再沿着脸颊一滴滴落在他最好的一件衬衫领口上。都是深深浅浅的红,冷的是红酒,温热的是血。

他现在反倒有点庆幸自己身体里还有点残存的麻醉药了,起码感觉不是那么痛。

他只能维持着睁开单只左眼的表情:“说真的,就算要死,我也希望自己起码不用破着相死。”

理查德夫人残酷地勾起嘴角:“你就庆幸我没有直接用手枪打穿你的肺吧。”

安室识相地闭上了嘴。

 

50.

等待的时间是焦灼的。

分针大约向后推移了两个数字,安室额上的伤口依然血流不止(看样子得缝个好几针,安室心想)。而理查德夫人在这过程中越发失去耐心,她检查过几次他毫无好转的愈合情况,现在正背对着他,脚尖不停地点着粗糙的水泥地。

安室有点担心她的精神状况。

 

“够了。”她转过身来,眼神冰寒。安室直了直身子。“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是很清楚内情。”安室觊着她的脸色,小心翼翼地措辞, “你也知道我是个私家侦探。假扮成他的‘人类’就是我接到的委托,其余的我什么都没问。”

理查德夫人没说话,而是死死地盯着他,简直像要从他脸上盯出一个洞来。过了一会儿,她突然大笑起来,头颅夸张地向后仰去。

安室的刘海被酒沾湿,已经掉到了他眉心,和前额的血糊在一起,很不舒服。他甩了甩头,试图让它们走开。

理查德夫人终于停下来,目光阴鸷,脸上有着相当可观程度的疯狂。

“我们都被他摆了一道。”她凑近安室一些,安室挑起眉,“我和你,我们都被赤井秀一骗了。”

“哦?”安室不动声色地,“怎么说?”

“上帝啊,你还没想明白吗?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她鄙夷地看着他,仿佛他不可救药。“他早就怀疑都是我干的了,这一切都是,只是无法确定而已。他雇了你,故意带你去我家演了场戏,知道我视你为眼中钉,早就料到我会对你动手。你只是个诱饵,是个弃子,”她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施舍她稀薄的恻隐之心,“他利用了你,然后抛弃了你。你猜他现在在哪儿呢?”

安室忍下想翻白眼的冲动,耸了耸肩。“谁知道呢?”

“我们该合作。”她突然说,安室甚至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跳到这里的,“他太傲慢了,以为一切都能任凭他随心所欲地操控。我们该让他知道他错得有多离谱。”

安室瞪大了眼睛,他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对不起,我没听错吧?”

“如果你还没有那么笨的话,就应该立刻做出正确的选择,而不是问这种傻乎乎问题。”她冰冷地陈述着,“难不成,你还对他假戏真做了?”

安室笑着摇了摇头,“不,不是这样,你错了。”

理查德夫人刚要开口,安室打断她:“不,你先听我说完。首先作为一名私家侦探,被委托人隐瞒实情从而使我陷入危险的这种情况,其实没有你想得那么罕见。关于这一点,日后我会加倍从雇佣金里讨回来的。”他冷笑着磨了磨后槽牙。“其次,我想被他骗了的人,只有你一个而已。”

理查德夫人不为所动地看他:“那么你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呢?”

安室皱了皱鼻子。他的声音在寂静的仓库里显得尤其掷地有声,效果出乎意料地好。

“因为要满足我自己的好奇心呀。”他轻快地说。

 

51.

理查德夫人冷哼一声。

“你别嘴硬了。”她嗤之以鼻。

安室不由得失笑。“拜托,你不会是认真地以为自己的计划有多么天衣无缝吧?我是说,这件凶案从头到尾最大的关联人和受益人都是你,你对赤井的态度又那么露骨,再加上今天一看到你出现在拍卖会现场,就更加什么都确定了。”

“你——”她紧紧地拧起眉心。

“你也知道赤井那个家伙,如果事情就照他计划的那样收场,我很怀疑我的角色能占到多少比重,最后又能得知多少真相。”他边娓娓道来,边观察着理查德夫人。她的手已经开始发抖。“所以我跟你到了这里,然后不负所望地,我得到了所有真相和我想要知道的信息。”

他友好地歪一歪头:“多谢你,我这趟冒险很值得。”

 

他话音刚落,理查德夫人就从绑在大腿上枪套中抽出一支格洛克17,黑洞洞的枪口顶住他眉心。

打开保险栓的声音很轻巧。

“你很得意,是不是?”她气极反笑,低哑的声音仿佛嘶嘶吐着信子的毒蛇,极其渴望看到安室恐惧得说不出话来时的表情。“你的‘冒险’计划里,有考虑过该怎么平安无事地逃脱吗?”

安室不再笑了。他原本是下垂眼,但当眼梢上挑的时候,整个眉眼都显得凌厉起来。

“如果我是你的话,现在就该担心一下自己。”他的语气轻柔但危险。“像你这样的人可能不会去关注手底下人的行动细节,但我被绑着,除了陪你聊天以外无事可干的时候,只好从仓库大门底部的门缝里观察巡逻的人经过时的脚步。你知道吗?原本每60秒就会有一个三人小组经过一次门口,在大约四分钟以前这个频率变成了120秒。现在,你猜自从上一次有人经过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52.

非常应景地,仓库大门在这时被人从外面一脚踹开,发出一声沉重的巨响,在仓库里形成了好一阵回音。

由于剧情需要,这位像特工片里的男主角一样,在千钧一发时刻粉墨登场的人物,自然用不着再赘述是谁。

安室不领情地咂了咂嘴。

 

理查德夫人的反应还是相当灵敏的。她迅速地将枪指向了在西服下面还背着枪套的赤井,而对方也正用一把装了消音器的伯莱塔对着她,慢慢向安室所在的方向移动。

“你知道枪对我没用的,安娜。”赤井试图劝降她,“把枪放下。”

“我当然知道枪对你没用。”她小声地,几乎是把赤井的话完全重复了一遍,接着一闪身躲到安室身后,枪口抵上了他的太阳穴。“可是对他有用。”

赤井眯了眯眼。

“现在,你把枪放下。”她威胁着,手上用了用力,安室的头被顶得偏过去。“只要我一扣扳机,就算你想吸干他的血,把他变成你的同类,也来不及了。”

“我才不要变成吸血鬼。”安室咕哝道。

赤井深深看了他一眼,然后干脆利落地卸了弹夹。他手一松,扳机护圈在他食指上挂了一秒,枪随着重力应声落地。

 

理查德夫人在他耳畔阴恻恻地冷笑。

“你瞧,他多在乎你。而你跟我拖了这么久时间,终于等到他来救你了。”她呼出的暖气萦绕在他耳根处,安室感到自己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这样你死了也不算太亏。”

安室垂下眼。“你只说对一半。”他轻声道。

他猛地挣开绳索,发狠捏住理查德夫人持枪的手腕向外掰,顺势接住对方松手落下的枪,然后用一个柔道动作和膝盖部分的关节技将她掀翻在地。理查德夫人被摔出去两三米远,仰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我可不是在等他来救我。”他不以为然道,即使知道理查德夫人大概已经无法听到他说的任何话。因为看不见背后,加上手指发麻和麻醉药的效力,他在用玻璃割断绳子时不断在手心和手腕上划出小伤口,又因为刚才的发力使得一部分伤口被撕得更开,正在流着血。他随意地在身上抹干——反正这件衬衫恐怕已经寿终正寝了。

这群外行居然用麻绳捆他——他们甚至都懒得使用手铐!天晓得他在衬衫袖口的纽扣里藏了回形针是为了什么,只能用另一种牺牲色相的方式去争取一块玻璃杯碎片。

赤井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枪和弹夹,向他迎来。

 

53. 

“你还好吗?”他问,声音里有些许无奈和笑意混合在一起。

“死不了。”他没什么好气地说,伸手想去碰碰自己额头上的伤口,被赤井拦了下来。他同时握住安室的两只手看了看,然后把胸前的口袋巾取出来塞在他左手:“自己按着。”

安室照做了。赤井又解下他的领结,把较宽的那头覆在他右手掌心正在流血的割伤处,用剩余的部分绕了几圈,打了个结。

“先应一下急,回去再处理。”他边说边把外套脱下来,罩在安室肩膀上。

安室没有躲。先前因为精神紧张,肾上腺素分泌才不觉得,现在他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和背心在零下的气温里,着实冻的有点狠了。

“走吧。”赤井淡淡地说。

安室看了看在地上昏迷着的理查德夫人。“她怎么办?”

“别管了。反正她不会冻死的。”赤井若无其事道。“回去吧。”

 

安室跟在赤井身后,慢吞吞地出了仓库,便看到三个身穿黑色制式西服的保镖七零八落地倒在地上,人手一把小型冲锋枪。远处还有更多。

不知是因为头上的伤口失血有点多,还是因为尚未完全失效的麻醉剂,他觉得稍微有些晕眩。不过没有大碍,他也不会娇气地抱怨出声。

赤井在前面走了几步,又折回来。

“我背你走?”他问。

安室下意识地反应说不要。

“他们人有点多,我车停的挺远的,要走很长一段路。”赤井打量着他,随后抬头看了眼天空。“时间也不早了,外面又冷,早点回去吧。”

安室看了一眼他的白衬衫,又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皱巴巴的破布。他突然不太介意让赤井分担一下这种痛苦。

 

安室换了右手按着额头,左手搭在赤井肩上,手臂便正好将他和对方隔出一段距离。可以的话,他尽量不想让自己的胸膛贴着对方的背。

他们在冬日的海风中、在只有星星看得见的地方,安静地走了一段路。远方的灯塔发着微弱的光,漂浮在深黑的海面上。某一瞬间安室有一种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的错觉。

安室无意识地盯着赤井的后颈,那里露出一小块冷白的皮肤。

他在想什么呢?

 

正在他神游的时候,赤井先开口了。

“关于你问我长生不老是不是真的那一次……我不是故意的。”他的声音沉沉的,融在夜风里。

安室在他看不见的地方挑起眉: “不是故意说谎的?”

赤井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什么的意思。我只是知道你不喜欢那样。”

安室半眯着眼,盯着他的后脑勺看了一会儿。

“你知道,有件事理查德夫人真没说错你。”他用手指戳了戳赤井的颈椎。“你这人太自以为是了。”

赤井闷闷地笑了几声,笑声通过他的脊背震动而来。

“那么你怎么说呢?”他回过头看他,侧面有着用锋利刀子削出来般的利落线条,但眼角很温柔。

 

安室想了一想。

“我要说的是,我要求加薪。”他呲牙咧嘴地说。“‘机灵点’那种话才不是什么警示,那个不算。你要连同医药费一起赔给我。回去记得写支票。”

赤井把他往上抬了抬。“随你,本来就说好了,你可以提任何要求。”

额前的伤口已经干了,他把染血的口袋巾拿下来,又坏心眼地塞回了西服口袋里。

“嗯……我要我的修车费,再加你家半年的房租。”

 

赤井停下来。空白的片刻里显露出某种期待。

“你的意思是……?”

安室一咬牙,他觉得赤井又是故意的。他想让他说得直白点,他偏不。

“我的意思是,我不想让你觉得我要占你任何便宜。”

这样就是极限了。他的脸和耳朵都是热的,幸好,幸好赤井看不见。

赤井嗯了一声。他一定在笑,不知为何安室就是知道。

“我都知道。”他说。


END


+

先谢谢看到这里的、给之前任何一更点过红心点过蓝手留过言的你。

……我知道这个结局清水成这样要被人喊坑爹的,但是两个星期就定终生我做不到啊!不能嫁的这么不谨慎!(。

我是有良心的。其实这篇还有个预定好的番外要写,会用和这两天差不多的速度更完吧。正经的后记到时候再写。

 

已收录出本。TB链接点我

 
评论(41)
热度(325)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