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赤安AU】吸血鬼与储备粮10

跑剧情。反派死于话多。(这段写起来还蛮有乐趣的)

下一更正篇完结!耶!


45.

安室还在环顾四周,理查德夫人扣住他的手腕轻轻摇了摇。他低下头去。

“我觉得胸口有些闷,”她柔弱的姿态如西子捧心,“能劳烦你扶我去坐一会儿吗?”

安室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他们站的位置比较偏僻,身后就是一间无人使用的雪茄休息室,安室将她扶至沙发上坐下。她的右臂撑在沙发扶手上,不堪重负似的支着头。即便在这种时候,她的坐姿还是那样优雅好看,只有三分之一个臀部挨着坐垫。

“可以让侍者拿一杯热饮来吗?”她抬起头来请求道,眼眶里还有未干涸的泪水。没有人能抗拒这种眼神。

“知道了。”安室低声说。他对在门口等待的侍应生传达了这一要求,然后关上门,回到她对面坐下。

理查德夫人感激地,勉强朝他挤出一个笑容:“幸好有你和秀在。”

“夫人客气了。”安室回答她,低眉顺眼地。

“你很乖巧。”她突然意味深长地说,而安室正忙着垂头装乖巧,看不见她什么表情。“没有想到秀喜欢的是你这样的孩子。”

安室心想关于这点我也不是很确定。但这话从另一个女人嘴里说出来,就显得比较微妙,甚至诡异了。如果赤井和这位理查德夫人确实有过什么感情纠葛,安室吃不准自己是不是想从另一方口中得知这件事。

幸好对方似乎及时意识到这是个尴尬的话题:“抱歉,我只是认识他时间久了,随口感叹一下。”

 

他俩之间除了赤井便再没有其他交集,于是互相都沉默了一会儿,只听着室内古董钟钟摆来回摆荡的声音。

安室想了想,问她:“夫人怎么知道这拍卖会的消息的?”

理查德夫人望着他,目光柔软如一汪春水。她刚要开口,房门上传来敲门声,大约是侍者回来了。她让人进来。安室坐在背对门口的位置,看着侍者将托盘上的红茶放在她面前,恭敬地退向门口。

理查德夫人敛着眉眼,从桌上端起红茶。“别看我这样,我也是有自己的情报网的。”

安室嗯了一声,又接着问:“那么您也是这里的会员吗?”

她瞟了安室一眼,和和气气地笑,用银匙象征性的搅拌了几下:“不呀。一定要是会员才能来吗?你和秀也不是这里的会员,不也一样有请柬吗?”她微抿一口茶水,“我猜是克丽丝?”

他眨眨眼,作出一副天真烂漫的惊奇样子:“您怎么知道的?”

“这并不难猜呀。”她投来的眼神嵌进安室的面容里,还是那样润物细无声的温柔无害,但眼底有冷光,像是水面下未融化的冰。

“至于我嘛,”她悠悠地说,“谁叫那个该死的委托人事到临头突然失联了呢?”

 

侍应生已经走出他视线有一阵子了,他却迟迟没有听到关上门的声音——几乎在安室意识到这件事的同时,一记凶狠的手刃劈在他后颈上。

他在瞬间眼前发黑,失去知觉。

 

46.

安室不确定自己是被寒冷的空气冻醒的,还是被后颈剧烈的疼痛痛醒的。

他咬着牙慢慢睁开眼。头顶昏暗灯光的照射范围十分有限,光秃秃的,且空无一人,无利于他判别所处的环境。他只知道自己一定已经被带离酒店。细细分辨起来,似乎还能隐隐约约听到潮水声,闻到空气中一丝海水的咸味。他也许是在码头的某处货仓里。

除了双手被粗绳牢牢反捆在柱子上以外,他的身体没有受到其他伤害。但是他试图握住拳头,就对肌肉的控制程度而言,他们似乎还给他注射了某种麻醉药剂——非常合情合理。这让他对寒冷的感觉都变得迟钝。

他深吸一口气。寒冷是件好事。

 

“睡得还好吗?”

轻柔的女性嗓音从黑暗深处传来,紧接着是高跟鞋鞋跟的触地声。安室不用看也已经知道是谁。

他暂时放弃挣扎,慢慢站起身来。

理查德夫人的肩膀上多披了一件蓝狐皮草,货真价实的那种。她手上还执着盛了半杯红酒的玻璃高脚杯(说真的?),带着她一贯令人春风拂面的微笑款款走来。

 

“我挺好奇的,你没有直接杀死我而是绑我来的原因。”他平心静气地说。

理查德夫人定定地打量着他,忽而一笑,但那笑意没有传到眼睛里。“机会难得,杀了你多可惜。”她轻轻摇晃着杯中酒,“放心吧,那会发生的,在我跟你这个愚蠢的小东西聊过之后。”

安室皱起眉头:“我猜你已经调查过我了。你确实知道我已经29岁了吧?”

类似于讥笑和不屑的表情首次浮现在理查德夫人那张完美无缺的脸上:“那又怎么样?你依然是个愚蠢的、碍眼的小东西。”

安室在心里叹了口气,放弃和她争辩称呼问题。

“好吧,随你喜欢。”脖子好痛,如果做得到的话他真想伸手捏一捏。“所以,这都是因为赤井秀一?老实说,虽然我不认识理查德先生,但赤井真的是一个不能更糟糕的恋爱对象了。”

理查德夫人喝了一口酒,然后对他摇了摇食指。

“谁说这和恋爱有关?只有和他缔结连结,我才能真正长生不老,这才是我的目的。”

 

安室一愣。

“什么?……这不是误传吗?”他疑惑道。

理查德夫人看着他的眼神又变了,成为了全然的嘲笑,掺杂着一点点怜悯:“喔……我的天。你确实是个一无所知的小东西。秀什么也没告诉你,是不是?他真残忍。”她装腔作势道。

不,关于这点我并不是很惊讶。他冷冷地想,反映在口气中也显得有些唾弃:“瞧,就像我说的,没有比他更糟糕的恋爱对象了。”

“放心吧,我会让你死得明白的。”她不无得意地说。

 

47.

事实是,和吸血鬼缔结连结的人类,会和他的伴侣一样不老不死。

其背后的依据是科学所不能解释的。据理查德夫人的说法,为了使自己的人类能够供给充足的血液,吸血鬼在吸血时会分泌一种特殊物质,促进人类的细胞再生和造血功能。这就相当于给予了人类加速伤口愈合和延缓衰老的能力。

而缔结连结的条件也很简单,满足吸血、体液交换和长期陪伴这三项即可。只要不一次把人类身体里的血吸干(或者不小心把他转换成同类),任何一名吸血鬼都可以与任意一名人类缔结连结。“从此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直到永远”的相对黑暗版。

与理查德夫人用一种不符合她人物设定的狂热语气滔滔不绝相比,安室只是百无聊赖地抬起头,望着一只飞虫以百折不挠的努力,坚定地一次又一次撞向白炽灯灯泡。

 

末了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在冷空气中化成一团白雾。

“不老不死有什么好?”他简直满怀同情,同时又万分不解地问理查德夫人,“你看,你连离个婚都不得不使用谋杀亲夫的方式才能成功。”

她冷笑一声,将安室的问题重复了一遍,不自觉抬起右手,用手指缓缓抚过自己眉眼。

“我是个完美主义者,而我今年已经三十二岁了,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她轻声说,像是在喃喃自语,但语气中有着令人难以忽视的、摇摇欲坠的危险感。“这意味着我已经不再年轻了,我会开始慢慢长出皱纹,鬓角会有白发,无论再花多少钱,我的容貌都无法保持像现在一样的完美——”

“等等,”安室不得不打断她饱含感情的自述,“可你不是已经嫁给了一个吸血鬼?”

“可他是个蠢货!”她咬牙切齿地低狺,面容狰狞。“他说他爱我胜过一切,但就是不肯吸我的血!我在他身上白白消耗了三年,这三年以来,他这个该死的人道主义者,就只会取猪和牛那些畜生身上的血!”

理查德先生听起来真是个善良的好人,安室心想。

“他是被一只饿过头了的吸血鬼袭击,吸干了血之后又怕他死亡,才被迫将他转换生成的。他说他从此就对吸人血有心理阴影,无论我怎么劝说引诱,他就是固执己见,于是我永远也不可能和他产生真正的连结。”她轻蔑地扯起嘴角,碧蓝色的瞳孔收缩了一下。“那天早晨我从镜子里发现自己的眼角有了第一道纹路,就在那个时候我决定,他已经无药可救了。”

“就算这样,也不用将他肢解了拍卖吧……”安室小声嘀咕道。

理查德夫人冷冰冰地扫他一眼:“我是他妻子,为什么不能按照我的心意处置他的尸体?”

安室竟无言以对。

 

48.

“所以,你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赤井,而我不小心挡了你的路。”安室耐着性子道,他的手指已经因为缺乏血液循环而刺痛发麻着。“你准备怎么让他相信呢?毕竟你是跟我一起失踪的。”

理查德夫人像猫一样眯起了眼。“喔,你是在替我担心吗,真可爱。”她满意地微笑着。“没事的,处理完你之后,我的手下会把我也绑起来。到时候就说绑匪是为了索要赎金而绑架了我,你只不过是个令人遗憾的意外损失罢了。”

安室沉痛地低下了头。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她也未免太有自信过了头。

这表情落在理查德夫人眼里,被曲解成另一种意思。“先别急着害怕。警察要找到这里还得有一阵子呢,我们还有些时间可以聊聊。”

她想聊,安室就陪她继续。“你还想知道什么呢?”

“我想知道……”她顿了顿,突然走近两步,伸出两根手指勾起安室下巴。她鲜红的指甲尖得足可充当凶器。“我给过秀不少暗示,可他全都视而不见。然后就不知打哪儿冒出来一个你——我想知道,他究竟喜欢你什么呢?”

安室波澜不惊地盯着她。

 

“你知道吗,其实我也不知道答案。”他忽然露出一个甜蜜的笑容。

理查德夫人冷漠地瞪着他。“‘我也不知道他喜欢我哪点’这种俏皮话在我这可派不上用场,甜心。”

“可是,我根本就没有和他缔结连结呀。”他无辜地说。


TBC

 
评论(15)
热度(152)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