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赤安AU】吸血鬼与储备粮9

大银弹有三辆车但他从来也不开……(你滚吧


41.

安室对着镜子给自己抹发油的时候,吸血鬼又从他身边挤进来。“借过。”他说。

安室往旁边挪了挪,空间狭小,他忍不住要抱怨:“太挤了。你公寓里为什么就一个浴室?”

“我也不知道这里会有第二个人用啊。”赤井理直气壮地回答。

 

这下他和赤井肩并肩站在镜子前。他的手指没停,假装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刘海上,一边从镜子里悄悄观察对方。赤井的白衬衫穿在身上笔挺服帖,下摆在腰里束得整整齐齐。他进来时脖子里挂着条黑色缎面的领结,现在正在系一个平直结,而且手指翻飞得很灵活,看起来非常熟练。

安室把刘海从侧面分线,大部分都往左边拨,再用发油固定,最后带上一副平光的黑框眼镜,看上去就和平时完全变了个人。赤井正好领结就把镜子让回给他,边侧身倚在墙上,抬着小臂系袖扣,边询问他为什么这么做。

安室洗过手,拿毛巾擦干。“上次进赌场虽然应该没被摄像机拍到,不过以防万一吧,别因为这件事节外生枝。”他转过来,看到赤井还在和那两个袖扣磨蹭,便把手伸给他。“给我吧。”

赤井老实不客气地把手腕递过来,看他把两只袖子都弄妥帖。

“谢谢,你很专业。”赤井半低着头撩他一眼,眼神深邃。

“那是当然。”安室嗤之以鼻。他的道行还不至于这么浅。

 

42.

安室收拾妥当,准备出去,赤井把他叫住了。

“这里,”他偏着头,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颈侧,“已经看不出了。”

安室下意识地对照着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相同的地方,知道他在说的是那枚齿痕。“一个多星期了。”本来就是小伤口,现在确实连印子也消了。

赤井缄口不言,只抱着双臂盯着他看,眼睛绿莹莹的,摆明了有所期待。他这人真够坏的,傻子都知道他什么意思,何况安室并不傻;但他提了个头,又偏偏要做出一副不好意思继续提无理要求的腼腆样子。安室想老子什么套路没见过,这点伎俩就想降住他,也太小看他了。

他不咬这个钩。

“你知道吗,你的眼睛都快冒绿光了。”他靠着盥洗盆,半眯着眼说。

赤井笑了一声——竟然还是一派纯良温驯的表情:“和上次一样,只是做个样子。我没有心怀不轨的意思。”

一个既然按兵不动,一个就打算先发制人。

“上次我问你,是不是想要我的血的时候,你说我缺乏想象力。仔细想想,那也不算否认吧。”

安室把窗户纸捅破了,不给对方留以退为进的后路。反正他没什么可难为情的。

赤井一点也不慌张,淡淡定定地抚平自己衬衫上刚才压出来的褶皱。都抚齐整了,才慢条斯理地开口。

“第一次见面,怕吓着你。凡事都要讲究点策略。”

安室不痛不痒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浴室太小,赤井站直了一步就能走到安室面前,面对面地靠过来,双手撑在他两侧的盥洗盆上,把他困在中间。这气氛暧昧得令人发指,但安室无动于衷地瞪着他。

这时候谁先动谁就输了,他不想输。

安室挺想板着脸的,但没成功,他杀不死嘴角上浮出来那一点点得意。

“我有个原则,不跟自己的委托人搞在一起。”他扬着下巴说,差点和对方鼻尖顶着鼻尖。

“我知道,你很专业的。”吸血鬼的嗓音里滚着笑意,在落落大方地耍流氓这方面他已经登峰造极。“所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为什么不让我们快点把这件事搞定呢?”

 

“这是我最好的一件衬衫,你注意点,别把血弄在上面洗不干净。”嘴上还是一定要硬的。

吸血鬼闻言,闷闷地笑了几声,呼吸全喷在他耳朵边上。安室难耐地朝反方向偏了偏脖子,他闻到对方一点若有似无的须后水味道。

赤井的双手虚握住他手腕,一路顺着他小臂、手肘、上臂,刻意煽情地抚摸上来。他的右手将安室鬓边的碎发朝耳后拨,而左手则继续不安分地向上,手掌包住他的耳朵和后颈。

至少他的视线一直流连在他的眼睛和嘴唇,而不是颈动脉上。完全的醉翁之意不在酒。

“我有好久没有咬过活人了,不是很确定自己会不会不小心一口咬在你动脉上造成大出血。你介不介意我凑近点仔细看?”

安室想说你他妈上次不是挺熟练的?

吸血鬼低下头,把脸埋进他颈窝里去,鼻尖蹭到他耳廓轻轻嗅了几下,像在确认他的气息。他的睫毛颤动,从皮肤上刷过去——他的睫毛真是该死的长。安室焦灼地啧了一声,“你别得寸进——”还没说完,对方的牙已经落了下来。

熟悉的刺痛感传来,安室吸了口气,报复似地用双手紧紧掐住赤井的腰侧。

 

结束之前赤井依然像上次那样用舌头把伤口舔闭合,然后抬起头来。安室想推开他,但男人包在他颈间的手掌钳着他不动,另一只手伸出两指,轻轻搭在他颈动脉上测他脉搏。

安室烦躁起来:“干什么?”

“别动,”赤井的语气听起来煞有介事,“以防万一。”

安室只能被迫维持着这个被对方半搂在怀里的姿势,又过了三十秒,赤井才完全放开他。

“你脉搏跳的好快。幸好,还在正常范围内。”他一本正经地说。

安室气急败坏地一把推开他走开。

 

43.

安室从侍者手里取了一杯马丁尼,底部沉着块蜜瓜,抿着酒亦步亦趋地跟在赤井身边,偶尔舔掉粘在唇上的盐粒。

赤井的西服扣子敞着没系,领子是蓝得近似于黑的汤匙领,胸前塞了条一字折的白色口袋巾。安室和他身高相仿,但是赤井肩幅比他宽许多,这样的身材大概穿什么都不会差,眼前一整套正儿八经的tux更是穿得气宇轩昂,衣冠禽兽,和这里的氛围融合得天衣无缝。而安室知道怎么扮演角色,索性放弃外套,打着bolo tie,衬衫袖口挽起,穿一件深色的西装马甲把腰线束紧, 

他们穿过大厅,在二层的角落里找了张空着的小圆桌。会场舞台中央的长桌上已经摆上了拍卖物品,用黑天鹅绒蒙着。

“你打算怎么办?”安室压低声音问身边的赤井,“我刚才顺手拿了一份拍卖目录看,今天还有新的吸血鬼标本,排在第七顺序,起拍价720万美元。”

赤井望着舞台,一派气定神闲:“我打算出最高价啊。”

安室差点被酒呛到:“什么?你真是来竞标的?”

“不然呢?”

安室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如果是想通过竞标成功的途径来得以见到真正的卖家本人,也不失为一种方法。但就他昨天在布莱恩怀特那里打听到的情报,买卖双方只需到场签字,互相并不一定见得上面。或许赤井还留着什么后手?

“听着,”他小声说,“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去打探打探——”

赤井用按住他的手的方式来打断他,“别轻举妄动。”他脸上没有笑,安室看得出他是认真的。“待在我视线范围里。”

安室还想再说些什么,赤井拍拍他的手背,视线越过他肩膀。

 

44.

安室回头一看,是理查德夫人正向他们袅袅娜娜走来。

她依然是愁容满面,穿一袭黑色的包身长裙,手腕上套着一只镂空的珍珠镯子,豆沙色的手包与口红的颜色遥相呼应,除此以外再无其他装饰。即便如此,似乎依旧有光彩从她体内被源源不断地压迫出来。

她心神不定地敛着眉眼,乍一抬头见到赤井和安室,也是意料之外的样子。

“秀。”她轻声呼唤,目光不着痕迹地拂过他们相握的手,又转移到安室身上。安室也微微颔首致意。“夫人。”

赤井只是问她:“你怎么也来了?”

她幽幽地叹了一气,表示她也得到了吸血鬼标本被二次拍卖的消息,希望至少能够找回先夫的遗体。

赤井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理查德夫人之后也一直站在他们身边,一支接着一支地抽烟。三个人各怀心事地沉默了一阵子,直到有服务生打扮的人过来,对赤井俯首耳语了几句。赤井的脸色凝重起来,看来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怎么了?”服务生走后安室问他。

赤井若有所思地看着理查德夫人:“我的线人刚得到的消息,今晚的竞标顺序临时变动,理查德被排到了第一位。”理查德夫人听到这里,已经面色苍白,身形晃了两晃,离她较近的安室赶忙支撑住她。显然这并非出自她的手笔。

“不管是谁,这得花上不少钱。”安室凝神思忖道,“有人对它志在必得,生怕时间拖久了横生枝节。”

浑身大半重量都支撑在他身上的理查德夫人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已经有泪水止不住涟涟落下。

赤井看一看表,“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开始了,总之我先去看看情况。至于你……”他看向安室,而安室用眼神示意理查德夫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暂时不好走开。


赤井却没立即就走,他的手也没松开,只是凝神瞧着安室。他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是静水深流,不似他平时的从容,但安室的心却跟着一点一点尘埃落定下来。

最后赤井捏着他的手腕,拇指正好抵在他那一节突出的骨头上,摩擦了几下。

“你自己小心。”他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份量很重。“还有,放机灵点。”

安室笑了笑,这次里面既没有锋芒也没有棱角,十分真心的那一种。“你知道我的。”


TBC

 
评论(22)
热度(220)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