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赤安AU】吸血鬼与储备粮6.5

太困了……先更一半再说


33.

如果不是餐桌上的低气压容易使正在进食的人消化不良,当他们三“人”聚在一起时,理应是个相当赏心悦目的画面。

贝尔摩德礼貌地拒绝了安室的迷迭香小羊排(“不谢谢,我习惯不吃早餐”),转而向赤井要了一杯加冰威士忌——这真是个酗酒的好时间,不过无所谓了。现在她正坐在安室平时坐的位置,于是安室挪到了赤井身边,任凭贝尔摩德以兴趣盎然的露骨眼神在他俩之间来回扫射,面不改色地用餐刀切割着羊排。而身为主人的赤井则没有流露出丝毫要与客人交流的意味,只是沉默而机械地将肉类送入口中,咀嚼,然后吞咽。

贝尔摩德足足盯着他俩看了三分钟,活像在看动物园里的狒狒用刀叉吃起了胡萝卜。

 

安室决定说点什么。

“你觉得怎么样?”他低着头问。赤井似乎在想些什么,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羊排。”安室依然注视着他的盘子,半心半意地撕着面包。

赤井点了点头。“不错啊。”

贝尔摩德毫无征兆地插话进来,口吻里洋溢着幸灾乐祸:“可是你根本尝不出味道啊。”

赤井的动作滞了一下,抬起头瞥了一眼对面的贝尔摩德,而千面魔女只是旁若无人地翻着手背,欣赏新做好的指甲。倒是安室嚼着面包看向他:“是吗?”

“当然了,”贝尔摩德从眼角斜睨着他,“我们只能尝出血液的味道,你是我们之中唯一一个还保留着正常味觉的人。”

安室突然从内心对吸血鬼涌起了深切的同情。

赤井依旧缓慢地、坚定地切着羊排。“起码我能分辨出口感和肉质好坏,并不是敷衍你。”他解释道。

安室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既然这样,偶尔给你的消化系统增加一点无谓的负担,我想应该也没有什么坏处吧。”

 

34.

贝尔摩德索性明目张胆地端详着他,双手抵在尖尖的下颚处交握。她这样看上去竟有几分天真的小女孩情态。安室告诫自己这都是错觉。

“怎么了?”安室泰然自若地问。之前说过了,几天下来他已经对别人的这种眼神习惯了。

她扬一扬纤细的眉毛:“我见过你,虽然是从很远的距离外。” 

“我知道。”安室回答。刚见面时赤井就告诉了他这一点。

贝尔摩德的嘴角上翘,同时双眼微微眯起,铂金色的睫毛仿佛蝴蝶翅膀。这让她看起来既美丽又神秘,并且充满危险。

“我就知道你很适合莱伊,我从不出错。”她懒洋洋地拖长了音节。

安室转了转眼珠。莱伊是谁?

 

这回冷不防插话的人变成了赤井。

“他确实很适合作为我的搭档(partner)。”他已经放下了刀,左手看似心不在焉地拨着叉子玩儿。而安室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莱伊指的就是赤井。

“莱伊?”他询问赤井,也没有那么指望能得到一个答案。几乎在他说话的同时,贝尔摩德也轻轻地笑了起来:“你怎么也学会这种新潮的用词了,我还是喜欢我们的说法——”

“调查时的。”赤井平静地打断她,紧接着回答安室的问题:“莱伊是我认识她时在用的名字,就像贝尔摩德一样。”

安室点点头,随后敏锐地注意到贝尔摩德的表情微微凝滞了。气氛开始变得更加诡异起来。

“怎么回事?”她又眯了眯眼睛,这让安室想起了猫。

“怎么回事?”赤井反问道,若无其事地用叉子拨弄着盘子里没吃完的绿色菜叶。他的语调不温不火:“就是我说的那回事。”

要说安室对他们在说什么没有任何头绪,也并不完全正确。

贝尔摩德用手支着下巴,像是要把他的脑壳打开,彻彻底底地瞧一瞧似的,定定地注视着赤井。过了几秒她才摇了摇头,打了个哈欠。

她望着赤井左手的叉子,指尖在杯沿处滑来滑去:“别玩弄你的食物。” 

“是这样吗?”赤井半是敷衍地,用毫无意义的语句回答。

 

安室在心里很长地叹了一口气。他早该预见到这顿饭会变成某种怪诞的情景剧,他早该预见到的。

他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两位吸血鬼的对话,这让他在短短十分钟内成为了第三个在别人的谈话中插嘴的……生物。“或许你们可以等我离开之后再谈论关于我的事?你看,我还没有聋,也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傻。”

这回轮到贝尔摩德惊奇地看向他,恍然此刻才注意到他还存在在这张餐桌边上。或许这是她演技的一部分,谁知道呢,安室并不特别信任她:“你确实知道我们在谈论你?”

安室几乎要翻白眼。“是什么让你觉得我不明白?顺便声明一下,我不是他的食物。”

赤井微微撇过头看了他一眼,安室仅仅在余光边缘捕捉到他的眼神,也知道他一定是在抿着嘴角忍住笑意。你们这些该死的吸血鬼,全都下地狱去吧,他想。

“原来你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嘛,小可爱。”贝尔摩德边打量着他,边抚弄着耳垂上一枚造型夸张的金色耳环。“可是你身边这个木头人,还藏着好多秘密呢。”她刻意蛊惑道。

安室微蹙起眉心:“首先,也别叫我小可爱。”

赤井唇边的笑意更深了。安室放下餐具,将双臂抱在胸前。

“其次,我已经冒着随时被吃干抹净的生命危险,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现在又跟两位吸血鬼同桌吃饭。你以为我是哪种神智健全的普通人吗?会天天为你们那些自以为是的小秘密而寝食难安的那种?”他牙尖嘴利地讥讽道。

 

贝尔摩德看着他,他也不甘示弱地报以在咖啡店打工时最营业性质的微笑。最后魔女耐人寻味地一笑。

“我还能说什么呢?你喜欢就好。”她虚情假意地举起双手,做了一个投降的动作。

“我不是很确定,我现在可以鼓掌了吗?”赤井问道。


TBC

 
评论(10)
热度(218)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