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赤安AU】吸血鬼与储备粮6

一段没怎么带脑子写的过渡剧情。我感觉我下周的考试要挂了(。


28.

接下来一周的日子过得很和平。

安室已经调好了生物钟。下午起床后简单地吃一点东西,他就会带着卡迈尔去附近的公园,跑步也好,扔球或飞碟或者别的什么东西也好。阳光很好的时候他就只是躺在草地上打瞌睡,任卡迈尔独自敞开了跑。反正它不会跳到那些停下来摸摸它头的小孩子们身上去,更不会咬他们。过一阵子后它会自己回来,用湿漉漉的舌头把安室舔醒,然后他们一起去超市补货,或者直接回家。

晚上七八点钟的时候赤井会从卧室出来,这时候安室已经吃过一顿正餐。赤井出过一两次门,安室问过需不需要他一起,他说不用。更多的时候他就坐在客厅的餐桌旁看书或者报纸,也戴着耳麦使用过笔记本电脑,一心一意地等着他的入场邀请函——其实他有书房,但他偏偏不用。而安室霸占着沙发,怀抱带奥利奥饼干碎片的冰淇淋,用赤井那套最先进的家庭影院看所有他在超市门口那台自动租碟机里租得到的影集,从老友记到废柴联盟,一个人笑得流出眼泪猛捶沙发,偶尔喂卡迈尔一两颗用微波炉制造的奶油爆米花。

赤井抽烟很凶,一晚上一支接一支地,烟头可以塞满一整个烟灰缸,手边还有一杯冰镇威士忌,通常是波本。安室想反正他早就用不着担心吸烟酗酒有害健康了,倒是自己跟着吸了不少二手烟,迟早折寿。

 

当然,也有不那么和平的日子。安室还记得自己是一个称职的、有良好职业道德的私家侦探。收钱办事是他的准则。

 

29.

那个地下拍卖会的信息其实并不太难查。主办方的主营业务是一间赌场兼饭店,拍卖会只是他们每月一次或两次,针对VIP客户举办的一项高级娱乐活动。因此拍卖会当日的侍者和平时VIP厅的高级服务生是同一拨人。安室花了一点钱(也准备报销),从线人手里搞到一份侍应生名单,筛选之后确定了其中一名名叫威廉的目标,用了两天时间跟踪研究他的日常行程和习惯。

他的目标身材和他相仿,性取向为男性,习惯夜里上班之前在家附近的酒吧里吃一份简餐。这三点加起来就让事情变得很容易了。

本来搭讪这事就主要看脸,用最老套的请喝酒反而保证成功率。接着就等支开人后在酒里下足够让对方昏睡上一整天的药(说真的,在酒吧里不要碰离开过你视线范围的饮料),都是套路。安室好心地把失去意识的目标带回并反锁在他自己家里,穿上了他的工作服,拿走了名牌,手机和钥匙。

他在去赌场的路上把手机里的所有信息浏览了一遍。幸运的是他们这些高级服务生有一个工作聊天群组。安室翻到拍卖会那几天的聊天记录,在心中标记了几个抱怨和八卦过诡异拍卖品和特殊癖好买家的重点关注对象。

 

如他所想,赌场几百名员工,警卫不可能将他们的脸和名字一一对上号。通过安检之后他就把名牌扔进了垃圾桶,谎称自己是被抓来临时代班的新人,还在接受训练中。他小心地躲避着闭路电视摄像镜头,成功找到了名单里的其中两位姑娘,但在谈话后都没有什么大的收获。比起拍卖会的话题,女士们似乎对他本人更感兴趣。

事情的进展不太妙,安室在推开员工休息室的门时心想。再过一阵子,这些服务生在休息的间歇里,或许会在聊天中同时提到有一个来路不明的新人,正不停地打听拍卖会那天的客人。他必须抓紧了。

十分走运的是,就在房门背后,坐着他的第三个目标。

 

30.

莱娅是个漂亮的女孩子(这里的高级侍应生没有不漂亮的),且属于长得很有英气那型。黑发蓝眼,蜜色皮肤,大约混了一点吉普赛血统。安室进去的时候,她正在低头打着手机,然后伸了个懒腰,露出一小截妖娆的腰肢。

安室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找了个不远不近的位置坐下,也不说话,手背撑着下巴像在思考什么的样子,看上去有点闷闷不乐。

过了一会儿莱娅放下手机,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她也是个左撇子。安室望着她,她微微侧着头去就打火机的样子突然让自己想起赤井来。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

或许是他出神地望着那支烟的样子有点久了。女孩子瞟了他一眼,好笑地拿着烟盒对他晃一晃。

“要烟吗?”

安室像是刚回过神来似的愣了愣。“啊,谢谢。”他说,然后接住了莱娅抛过来的烟盒,掏出打火机也给自己点了一根。

他不抽烟,不过这招在套取情报时总是意想不到地有用。

他礼尚往来地把烟盒抛回去。莱娅用左手稳稳接住,无名指上一枚簇新的银色指环镶着细小的钻,在灯光折射下颇为耀眼。

“戒指很漂亮。女朋友送的吗?恭喜。”他吐了一口烟雾。

女孩子一怔,看了看自己的左手,真心实意地露齿一笑。“谢谢,”她好奇地看着他,“不常有人能一眼看出来。”

安室耸了耸肩:“可能我对这方面特别敏感吧。”

总不能说是因为我看到了你和威廉准备一起参加LGBT骄傲游行的聊天记录吧。

 

女孩子仰起年轻的面孔,她的眉毛很浓。

“你是新来的吗?之前好像没见过你。”

“算是吧。我是两周前那场拍卖会的时候开始工作的,不过不凑巧,那天之后就生了场病,所以今天才是第二天上班。”

“抱歉,来来去去的人太多了,上回没注意到你。”她友善地笑一笑。

安室摇了摇头,又像是忍不住似的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肩膀。

“怎么了,今天不顺心?”她小动作很多,又开始拨着自己两颊的碎发。

“漫长的一天。”安室深深吸了一口烟,皱着眉,有些喃喃自语地说:“事实上,自从上次在拍卖会见到那个见鬼的玩意儿之后,我好像就特别背。”

“哪个见鬼的玩意儿?”莱娅学着他的话问。

“就是那只泡在瓶子里的断手,他们说是僵尸还是什么的。”

“是吸血鬼。”她纠正道。安室注意到她的语气变了。毕竟是年轻女孩子,在说起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八卦时,完全无法掩饰住那种隐秘而兴奋,又略带一点炫耀的口吻。“事实上,拍下那只断手的客人在签字时,我也在场,和它共处一室了相当一段时间。它似乎对我没起什么效应。”

安室低着头,心不在焉地掸着烟灰。

“是吗?希望带它回家的那位客人也别遭遇什么厄运。”

“我也是这么希望的。”莱娅的眼睛发亮,声音里充满向往。“怀特先生公司研发的新型靶向药物就要面世了,你最近也经常能在各种新闻节目里看到他吧,特别年轻英俊的那位。我也希望他的新药别出什么差错,能救好多癌症病人呢。”

 

安室眨了眨眼睛。这个名字他非常熟悉,出于他的制药公司和靶向药物以外的原因。

“是那位布莱恩怀特?没想到他还有这种收藏癖好。”他轻描淡写地说。

莱娅无谓地用烟头在空中画了一个弧。“谁知道呢?也许是要用来做新的研究也说不定。”

 

31.

安室从后门离开赌场,在对街的便利店买了预付费信封。他将手机装入信封,写上原主人的地址后丢进了路边的邮筒。

 

32. 

“你在做什么?”

吸血鬼在他身后嘟囔着,用刚睡醒的声音。经过安室提醒之后,他已经学会在从别人背后接近时故意发出些趿拉着拖鞋的声音。

安室边搅拌着沙拉碗里的芝麻菜和紫甘蓝,边转过身。赤井今天起早了,所以撞上了他还在准备正餐的时间。“迷迭香烤小羊排。”他指了指烤箱,设定好的时间差不多快走完了。

赤井饶有兴趣地点了点头,看上去似乎清醒了些。“好香。”

“唔。”安室随口应了一声,转回身去。他继续拌着色拉,歪着头想了想,又转回来面向赤井。“你想吃吗?”他有点不太确定地问,“冰箱里还有腌好的。我可以做成三分熟,你知道,带点血的那种。”

吸血鬼微笑起来:“可以吗?”

“可以啊。”安室专心致志地看着那碗芝麻菜,含糊地说。买食材都是刷他的卡,没有不给他吃的理由吧?

 

这时候门铃响了两下。赤井说他去开门。

安室把保鲜盒从冰箱里拿出来,把腌好的一整幅小羊排放在铺了锡纸的烤盘上。他一边打开烤箱,把烤好的羊排替换出来,然后设定时间,一边留意着外面的动静。

很奇怪,他迟迟没有听到关门的声音。赤井仿佛刻意压低声音,在跟来人争论着什么,内容被烤箱运作的杂音遮盖,他听不太清。不可能是保险或者订阅报纸的推销人员,他相信赤井有三言两语赶走对方的能力,况且哪有在周日晚上六点依然勤勉工作的销售员?

安室用围裙擦干净手,决定出去看看。谨慎起见,他抽出一把菜刀,背手藏在身后。

 

越是靠近客厅,他越是能隐隐约约地听见一部分对话。来人是个女人,安室似乎在哪里听过这个声音,但又不是见过面的熟人那种,他一时有点想不起来。

此时这个女人正在以一种趾高气扬,但神奇地并不让人厌烦的语调对赤井说话。“我千方百计给你找来了邀请函,还亲自送上门,你竟然连门都不让我进?”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赤井冷淡地回答,但以他的性格来说,这几乎是他在低吼了。

“难以置信,好歹我比你大——”

 

安室站在赤井背后,诡异地挑高了眉,拿不准他是不是该回避这看起来像是个令人难堪的与前女友纠缠不清的场面。这时女人好像发现了他的存在,从被赤井用整个身躯挡死的门框一角中漏出几缕白金色的长发。

喔,白金色。安室想起了什么。

“哈喽,小男孩。”她强硬地拨开了赤井的手臂,风情万种地向他招了招手。

 

倾倒世人的奥斯卡影后甩了甩她那头精心保养、垂至腰际的长发。

“我们可以聊几句吗?你不会也像这个阴沉的大个子一样,要把我拒之门外吧?”她斜斜地飞了一眼身边的赤井。

赤井看着天花板,面无表情的脸上赤裸裸地写满了不耐烦。

安室想了想,拿着菜刀的右手自然地下垂到身侧。

“只要你不再叫我小男孩。”他无视赤井无声的抗议。“我在烤三分熟的小羊排,你有兴趣来一点吗?”


TBC

 
评论(28)
热度(225)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