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赤安AU】吸血鬼与储备粮2

*赤井34岁我觉得没什么可解释的(。


6.

“……这是玩笑吗?”

“你觉得这是玩笑吗?”对方面无表情地不答反问。

安室觊着他的神色,在心里打了个叉。

 

取血者,或者吸血鬼(安室仍然更偏好后者)。安室把这个字眼默默咀嚼了几遍,突然感到有些不合时宜的脱力。

他自诩是个阅历丰富的侦探,但今晚是他人生中最接近诡异的一段经历。

“吸血鬼”似乎注意到他放松下来的肢体动作。“你看起来反而轻松多了。我的自尊心受挫了。”他以一种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的语气说。

安室把额前垂下的几缕湿发重新抹了回去,显得意兴阑珊。

“能说出这种话的人,要不就是个神经病,也就是说我完全可以对付得了;要不就是个真正的吸血鬼,也就是说我完全没有任何机会,以我从各种文学作品中获得的知识来看。”他无所谓地耸了耸肩。

“吸血鬼”没说话,饶有兴味地打量着他。

“所以,你到底杀我还是不杀我?”他弯下腰,从小灌木的树枝上捡起自己的帽子,掸了掸然后戴回头上。“友情提示,我这个月的营养摄入不太好,有贫血的可能,想必味道不是太理想。”

现在对方的嘴角明显地上扬了:“我以为你不是这么容易放弃自己生命的人。”

“你又了解我什么呢?”安室有些好笑,但更多是不以为然地嘟囔着。

 

7. 

男人抬头望了望天。“走吧。”他突然说,转身往前走了几步。

安室站在原地不动。“去哪?”

他停下了脚步,半侧过身,似笑非笑地望着安室。

“你喜欢待在这里聊天吗?”他的视线下移,意有所指地落在安室湿得几乎能拧出水来的风衣外套上。“我是没关系,但我想你会冷。”

 

安室紧盯着他,而对方只是气定神闲地接受他的注视。

我有走以外的选项吗?他心想。但他没有说出口。

 

首先这必须不是个理智的选择。

他已经知道了,这个自称是个吸血鬼的男人可能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虽然他外表看起来并不像,但你永远不知道。

或者他可能是个连环杀手。这确实几率极大。他的病态癖好使他不仅仅满足于在这里杀死自己,他会想尽一切办法把自己骗到某个小黑屋,在动手之前用尽所有折磨的方法。

最糟糕的情况是,他或许真是个吸血鬼。这就完全超出了安室可以掌控的范围。

 

他是个实用主义者,安室想。如果可以的话,绝对不想有什么为了寻找真相而献身崇高觉悟。

但超自然,超自然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谁说他不喜欢冒险呢?

 

8.

“我知道你会跟我来。”在尾随着男人的背影走出这一片灌木丛时,他听见对方的声音说。

“而我知道你不会杀我。”安室不甘示弱地回击。

走在前面的“吸血鬼”替他抬起一截旁逸斜出的树杈,在他微微弯下腰穿过时露出不置可否的微笑。

 

9.

于是事情就是这样了。

这就是为什么凌晨一点,他坐在陌生的黑色雪佛兰C-1500副驾驶座,身边的男人沉默地开着车,在近郊通往城区的高速公路上驶向未知的终点。

 

安室把自己的外套扔在后备箱里,全身裹着车主提供的大毛毯(羊毛材质的,相当舒适),即便如此也无法阻止他滴着水的裤管在车底座上形成一滩小水洼。不过车主看起来并不介意的样子。

车里的暖气开得很大,安室早已不再冷得发抖了。他瞟了一眼自称吸血鬼的男人的侧脸,心想如果他是真货,这室温对他来说是不是过高了些。

“你在想我是不是真的吸血鬼。”男人冷不防道。他的视线并未离开前方。

安室坦荡地承认了:“我听说过读心是吸血鬼的特异功能之一。”

男人似乎被这句话逗笑了。

“很遗憾,除了长生不老,和拜夜视力所赐在夜间行动特别灵敏以外,我们没有更多的超能力了。”他关掉了原本音量就极低的电台背景音。

安室应景地摆出了失望的表情。“真可惜。原本我以为你会通过瞬间移动或者隔空移物来说服我,或者至少在阳光下像钻石一样闪闪发亮。”

男人分神看了他一眼,随后伸出右手给他,手腕朝上。

 

安室明白他的意思。他将指腹搭在对方腕间,他的皮肤冰凉,映着青色的静脉,但那里像是死了一般毫无动静。

“我可没有在腋下夹着什么小球之类的。”男人说。安室没有理睬,伸手探进对方的夹克内,隔着衬衫平贴在他胸口。为了以防万一,左右他都试了一下。男人对他的上下其手并不加以阻拦。

片刻后安室抽回手,用不太确信、也不十分动摇的眼神看着他。

“你真是吸血鬼。”他像是对自己确认一般道。

“在进食时我会伸出獠牙,如果你需要更多证据的话。”对方友善地提议道。

安室对此表示敬谢不敏。

 

10.

“你还冷吗?还冷的话,在你左手边的酒壶里有一些威士忌。”男人,不,吸血鬼适时地转换了话题。

安室找到了那只不锈钢制的军用酒壶,约十盎司容量,瓶身上没有任何装饰花纹。安室对这样的品味表示欣赏。

“等等,”吸血鬼的表情看不出是不是在开无聊的玩笑,“你到法定允许喝酒的年纪了吗?”

安室白了他一眼。“当真?”他拧开酒壶喝了一大口,有赌气的成分在。“我29岁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样的年纪在您老人家看来,也不过是未成年而已吧。”

吸血鬼并没有因此被冒犯,在安室意料之中。“我今年102岁。单论外貌的话,我会一直停留在34岁时候的样子。”他好脾气地解释。

“嗯。”安室兴致缺缺地问。“那贝尔摩德呢?”

“她啊,”吸血鬼以同样随口糊弄的语气回答,“我生成的时候,她就已经在了。我想她起码得有200多岁了吧。”

安室有些吃惊地看着他。“我以为你不会那么容易被我套话呢。”

“为什么?啊,贝尔摩德是个例外,她就是爱出风头,非做世界闻名的女明星不可。”吸血鬼以一种几乎是嫌弃的口吻说。“除此以外,我并不觉得吸血鬼是什么禁忌的话题。世界上了解吸血鬼存在的人,可能远比你想象的多。”

“真的?”安室狐疑地问。

“你知道某些大学里还有吸血鬼研究课程吗?”

“我以为那都是骗钱的。”安室皱了皱鼻子。

 

下了高速公路闸口之后,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开到了一处高级公寓。车拐进地下车库前,安室不得不注意到公寓底层即便在凌晨也依然灯火通明的健身中心和泳池。

“因此我完全没有要杀你灭口的必要。”吸血鬼做了结语。他已经在车位上停好了车。“不过为了避免种族纷争,我们都懂得保持低调的重要性。”

安室难以置信地看了看周围的豪车,又转回头看他。“保持低调?”他讽刺地咬着重音。

“住在人多一些的地方总是有好处的。”吸血鬼好整以暇地说。“下车吧。”

 

11.

安室披着条大毛毯,尾随吸血鬼穿过底楼大堂,对门房见怪不怪的良好素养表示印象深刻。

现在他们并肩站在电梯里,同时出神地盯着显示屏上一路上蹿的数字。

数字停在24层,电梯门打开,吸血鬼先他一步。

“说真的,你应该好好加强安全意识。”他边走边掏出钥匙,圆形的钥匙扣在食指上打转,“在凌晨跟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陌生男人回家,这可不是明智之举。”

安室跟在他身后,发出一声嗤笑。

“首先,你不是陌生‘男人’,你是吸血鬼。”

“我看不出这个小更正对这句话的意义产生了什么反转性的影响。”吸血鬼坚持道。

安室看着他停在一扇房门门口,将钥匙插入孔中。“其次,关于名字这方面,我认为我们可以互相帮助一下。”

吸血鬼停下动作,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我还在想你会什么时候问我。”他伸出空闲的右手,“赤井秀一。”

 

赤井秀一。安室在心中默念了一遍。

他低头看了看吸血鬼的手掌,最后决定伸出自己的手,随意而出人意料地与他一击掌,算是问候。

“安室透。” 他没有错过对方脸上有些意外的表情。“再有……”

他被打断了。因为从对方推开的房门中,跳出了一条皮毛光滑、黑色与棕色相间的大狗,向他直扑过来。

 

被一条德牧扒在身上,安室有些跌跌撞撞地踏进了玄关。赤井并没有阻止自己的狗对客人做出这有些过分热情的举动,安室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安室在玄关蹲下身子,试图让狗的前爪规矩地搭在自己摊开的右手掌心上,所幸它看起来是一条经过悉心训练过的家犬,总体来说,是讨人喜欢的那一种。

安室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知道吸血鬼,可不知道是不是有“吸血犬”的存在。

“它是不是……”他边说边伸手探向狗毛茸茸的小腹。谢天谢地,是温热的,而且有规律起伏。

赤井似乎猜到了他的想法。

“不,它是一条非常健康的雄性德国牧羊犬。”他语带戏谑地说。

安室有些懊恼地翻了翻眼睛。

“我是想问,你养着它,是不是拿来当作储备粮的?”

“当然不。我有我的储备粮,但我不确定你是不是现在就想参观。”赤井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安室的掌心被狗舔得湿漉漉的。他就这么蹲着,在玄关粗略打量了一下屋内陈设。以一个单身汉(他不确定这个形容词是否有任何一部分准确)的标准而言,他的住处简直整洁得过分。以黑白灰为基调的极简风格,安室预想中的厚实天鹅绒窗帘、昏暗灯光、老式唱片机和打字机没有出现在任何一个角落。他在使用的那款音响型号可能比他自己的都新。

“你知道,就一个102岁的老头子而言,你公寓的现代化程度简直让我吃惊。”最终安室由衷地发表自己的看法。

赤井从鞋柜里拿出拖鞋。“刚才进门之前,你原本想说什么?”他问道。

安室想了想,才意识到他还在继续那个话题。

“我想说的是,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我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他仰起脖子,望向倚着鞋柜的赤井。“你瞧,我并不认为你和一般男性有什么区别。”

他温柔地抚摸着德牧的头部,试图安抚它过于兴奋的情绪。或许比起一个冷冰冰的饲主,它还是想要一个身上体温更温暖些的主人,安室漫无边际地想。

“你可以杀死我,普通男性也可以。如果有人想要带我回家,那么一般都是想从我身上获得些什么。”他狡黠地眨了眨左眼。“通常来说,普通人都是想做些快乐的事。而你想要的则更过分些。”

他顿了顿,于是赤井不动声色地示意他往下说。但安室分明看到他眸子深处有暗光闪烁。

 

“你想要我的血,不是吗?”


TBC

 
评论(10)
热度(184)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