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青火] Faster Than Light 13

13.

 

“喂青峰,坐那儿干什么呢。”

五月末就艳阳高照,气温直破三十大关,全球变暖果然不是专家们信口开河。被热得直打蔫的青峰过了几秒才晃晃悠悠地抬起头,比往常更加萎靡不振。隔着层层热浪他朦朦胧胧地看到火神红白配色的鞋和提在手上的头盔,再往上视线被鸭舌帽的帽檐挡住了,超过他的脖子现在可以承受的仰角。

真是的,明明只是二十几米的距离,隔着两扇车库门而已,这家伙为什么不劳驾走近一点,大热天的非要站那么远喊话不累吗,果然是笨。青峰在心里长长地叹气,感叹人笨没药救,又重新低下了头,伸长了右臂勾勾手,示意火神过来。

不一会那双鞋就清晰地出现在他朝向地面的视线范围内。青峰忍不住嘴角上扬。

“什么?”火神在他头顶问。

青峰像大猫一样伸直了一双长腿,闷热的赛车服上身早就挂在了腰际,防火服袖子卷至手肘,露出两条肤色黝黑的小臂。十指交错搁在肚皮上,活像在海滩边晒太阳浴。他扭了两下,上半身又往下滑,找了个惬意的姿势好让他在仰起头看向火神的同时,也能让脖子舒服些。

“……热——”他用帽檐下靛蓝的眸子注视火神,嘴唇开合间几乎没发出声音,音节却故意拖得老长。

火神瞪直了眼睛,露出“然后呢?”的神色,过了一会才恍然大悟似地扬起了眉毛:“你耍我玩?”

“没耍你,车间里烦。再说这不是你自己先问我的吗。”

火神站直腰,眯着眼睛仰头看了看天。他显然也是热,接二连三的汗滴滚成水珠顺着他额角爬下,留下几道透明的痕迹。青峰伸出食指空点着他领口的方向:“穿这么整齐,我看着都热。”

“嗯?”火神低头看了一眼,又抬起手腕看表。“还有几圈?”

“20,4点开始。你?”

火神没回答,分岔眉无精打采地垂下,心力交瘁地做了个深呼吸。青峰笑起来,刚想说什么就被火神打断:“我去买点冷的。”

青峰偏着头看他背影走了一段。火神在途中还是把赛车服脱了下来,用袖管在腰上打结固定,然后伸了半个懒腰,看起来颇有些倦意。在青峰的印象里火神走起路来永远是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但今天他的背不如以往挺得那么直,步子也软绵绵地拖在地上,看样子更改轮胎配方后他的赛车调校不太顺利这事对他打击挺大。再往后走,火神正对的方向阳光太刺眼,青峰试图用手背挡了挡,最后又一次向大自然屈服地低下头。

 

脸上突如其来的冰冷触感让昏昏欲睡的青峰本能地惊醒,使劲往旁边闪躲。顺着与视线平行的、还在冒着白丝丝冷气的易拉罐往上看,站在身边的火神若无其事地仰头喝着同样涂装的可乐。

青峰睡意全无,嘴角抽动:“故意的是吧?”说完他又觉得这句特别傻。不是故意的还能是无心的?于是故作不屑地看了一眼眼前的可乐后撇开头:“可乐越喝越渴。”

“不要?那算了。”说完火神转身要走,青峰眼明手快地伸出胳膊一捞,行云流水般截下可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开拉环:“不喝白不喝。”

真想象不出一个刚才还半死不活的人可以在刹那间变得如此敏捷。火神瞪着他把这套一气呵成的动作做完,一脸鄙视地摇着头:“真想知道把你这种形象曝光给小报记者值几个钱。”他边说边走向车间大门的另一侧,靠着墙根站。

“罄竹难书,不差这一笔,随意。还你一车可乐还有的找。”青峰打着气嗝。

“算了吧,又不新鲜。谁不知道你无赖。”

“没上没下。好歹是你前辈,放尊重点小鬼。”

“谁是小鬼?!不好意思,就你这样没法当你前辈看。”

青峰咬着易拉罐边沿哼哼:“哟,看不上两届世界冠军?来,说说,前辈是什么样的?”

青峰以为这样快速问答的没营养拌嘴形式还会持续下去,等了一会,火神却始终不接口。青峰转过头瞟他一眼,发现他正啜着可乐出神,也懒得叫他。片刻后火神自己回过神来,不服气道:“想做前辈?先告诉我,为什么每次都能在最后超过我?”

青峰把帽檐往下拉,遮住大半张脸,然后做了个投篮的手势,空易拉罐准确无误地进了几米以外的垃圾桶。“这算是请教前辈?”他有气无力地说。

火神嘟嘟囔囔:“不想说别说,没逼你。”

青峰用膝盖想都知道火神现在是一副什么表情。他在帽檐下笑了笑,边打着呵欠口齿不清地说:“也没什么了不起,每次都是你让给我而已,不然的话你确实很难缠。”

火神苦哈哈地揉着前额的刘海,脸皱成一团,语气里尽是苦恼:“我明明根本不想让你。”

“那就好好问问你自己——”青峰用上他最百无聊赖的语调:“是不是从心里觉得自己能够打败我了,做好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拿到冠军的觉悟了。另外好好练练防守,后面一有压力就自己先乱,心理素质差成这样,你们那几届GP2的其他车手水平都这么烂?”

火神难得被他嫌弃之后也不跳脚反击,正绞尽脑汁苦思冥想,青峰从帽檐下偷偷瞄他一眼,知道他需要点时间,不再作声,看着自己阳光照射下的手指无所事事地发呆。正是沉默之际,车库里突然传来某位车组人员暴跳如雷的怒吼,吓得他肩膀一抖:“青峰你这混小子!4点15分了,快滚回来!”

火神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青峰,对方早就习以为常,极其不耐烦地咂着嘴:“若松真是吵死了。”一边慢吞吞地从地上爬起来,摘下帽子拍着背后的灰。

他不慌不忙地整理着,也不看火神,慢条斯理地说:“新调校没什么可急的,还有一星期,就算你不相信自己的能力,也该相信赤司挑选车组的眼光。哲会帮你搞定的。”他停下动作,把帽子重新戴回头上,又顿了顿,“啧,反倒是我……比较值得担心吧。”

……奇怪,我提过这件事吗?火神怔怔:“哦……哦。咦?你担心什么?”

青峰不说话,微眯起眼睛凝神看着地面,不知在想些什么。火神见他表情凝重,不像是开玩笑,倒也有些惶惶起来。“喂?到底怎么了”

青峰歪着头看向他,漫不经心地摇了摇头:“不知道,反正感觉不好。不想了。”随后大步流星往车间里走。

 

“诶,等等!”火神叫住他,随着他的移动方向转了个身。青峰站停不动,略侧过身看他。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做好充分的觉悟,下一次就能赢过你?”火神一手撑在墙上,眼睛闪闪地看着他。

青峰闻言,脸上条件反射地浮起标志性的轻蔑笑容。

“我只不过说‘你很难缠’而已,你什么时候产生了这样的错觉?在梦里赢我会比较轻松些,你抽空多睡几觉吧。”

火神神采飞扬的脸瞬间挂了下来:“切,难得说几句人话,马上就原形毕露……”

“喂!”青峰叫他,维持着这个姿势往后倒退了几步。

“干嘛?”

“我直觉一向很准。”青峰不怀好意地笑。

“所以呢?”

“所以我说,下周的比赛,你还是没戏。”青峰伸出手,指着火神腰带上绣着名字的位置。

“……快滚去做你的测试吧!”火神恨不得用手上的头盔砸中他后脑勺。



 
评论
热度(6)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