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青火] Faster Than Light 12

12.

 

美国 印第安纳波利斯

 

冰室辰也从楼上下来看到的第一个画面,是车队今年新来的小朋友坐在沙发上,咬了一口的葡萄干土司举在半空,一手拿着杯牛奶搁在膝上,半张开嘴全神贯注地盯着电视屏幕。那股少年独有的傻气让冰室忍不住弯起了嘴角。

他走下楼梯,和技师们道了早安,在车队自助早餐的沙拉吧里随手拣出几条胡萝卜条和芹菜梗放在餐盘里——总是沙拉吧里最无人问津的东西。他手上动作着,耳边EF引擎的高速轰鸣和直播解说员激越的声音通过环绕音响不断振动鼓膜:“只剩下两圈了!青峰和火神的距离只剩下0.2秒,还在不断接近!喔,火神的情况不太妙啊,虽然他领先了大半场比赛,但距今为止,还没有人能抵挡住青峰数圈之久的攻势……”

冰室眉心一动。

 

他端着盘子走到沙发一侧,也不出声,只是沉默地看着屏幕,像转笔一样用手指把玩着一根芹菜梗,在他指间灵活得仿佛被赋予了生命。倒是小朋友眼神一晃,才瞥见了站在一边的冰室,忙跟前辈道早:“嘿,Tatsuya。”

冰室看着他脸颊上被太阳晒出的稚气雀斑和两汪碧蓝的眼潭,温和地眯起眼角。“早安,Carl。今天起得比平时早啊。”

小朋友笑起来露出一排白牙:“因为今天有EF比赛啊!我8点就起来了。你没看吗?”

“没有,之前照常晨跑去了,刚才才冲完澡下来。不过我在房间电视设定了录像。”

“唔。”小朋友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了手上的土司,塞得两颊鼓鼓囊囊,然后和着一大口牛奶吞咽了下去,继续目不转睛地盯住屏幕。那样子——冰室不得不承认,那让他想起了大我。或者所有十七八岁的男孩子都有那么几分共通之处?

他像,但他不是。正因清楚的知道这点,因而能放心地对小朋友尤其亲切。冰室对此并不否认。

 

主播的声音吸引他再一次转过头去:“只有一圈了……0.085秒!在这个计时点只有0.085秒了!青峰的机会所剩无几,他还不尝试超越吗?!火神之前几度漂亮地防住了他惊险的攻击,难道这让他变得过于谨慎了吗?”

小朋友看得入迷,喃喃自语。“太刺激了……他真厉害,一发车就抓住机会超了青峰,在摩纳哥居然能从最后一位冲到第三……之前那几次防守也很完美,彻底把青峰的路线封死了。”

“嗯。”冰室淡淡地,不置可否。

小朋友显然已被气氛带动,紧张地捏紧了拳头,并且十成十地倒向了火神一边——或许是因为火神和自己同为一年级生,多少同气连枝,便自我代入了:“Come on!只有几个弯了!青峰没有机会了!”

主播也在这时候应和道:“很遗憾,最后的超车点过去了,青峰依然没有动手,看来比赛就要这样结束了,也许是收到了车队指令……”

冰室却眨了眨刘海之外的那只右眼,“未必……”

 

冰室的余音犹在耳边,立即被主播突然爆出的高分贝惊呼完全没过:“青峰!青峰竟然在这个时候走了外线!喔天啊,他是疯了吗?!居然想要在这么狭窄的弯道里超车!”

两辆一色喷涂的赛车在弯心并驾齐驱,互相之间维持着微妙而惊心动魄的平衡感,如走钢丝般命悬一线。如果不是头盔颜色和车号的差异,简直难以辨认。小朋友激动地连连用手掌直拍大腿,说不出一个字,连冰室都不禁屏住了呼吸。

随即他敏锐地捕捉到火神的后车身有细微到几不可见的一次晃动。冰室极轻地吐了一口气。

大我输了。

 

“啊,火神的左后轮锁死了,擦出了白烟!看来青峰的兵行险招起到了作用,打乱了他出弯的节奏!火神在最关键的时候出现了失误!”

连身边的小朋友都已哀嚎起来。大局已定。

“……出弯之后他们几乎是同时冲线的,但是计时点显示火神以不到0.1秒的差距败给了青峰。不可思议,不可思议,青峰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从19位起步,最后一圈的最后一个弯角冲上了领奖台!他又一次向我们展示了两届世界冠军的实力!今天他无疑才是观众心目中的冠军!”

冰室移开视线,毫无动容。倒是小朋友沮丧地耷拉下了眉毛,一脸垂头丧气。冰室觉得挺好笑:就这么一会儿,他就对大我产生了如此强烈的认同感?

“怎么了?”他微笑着问。

小朋友苦恼地仰起头看他:“果然第一年就想挑战冠军,还是不可能做到的啊。”他说着,眼睛突然一亮:“不过我觉得如果是你去的话,一定还是有机会的。你比那个火神更强!”

冰室的额角一跳,好像被小朋友的话烫了一下。

他微微瞠大右眼,但眨眨眼后那神情很快就消失无踪。冰室露出与平时一样的表情,唇边带着奇妙的笑意:“你觉得我比他强?”

小朋友心思单纯,哪里能看出冰室的异样,只是用力地点了一记头:“是啊。”

冰室略偏了偏头,终于笑了起来,伸手揉乱他一头金灿灿的头发。

“傻瓜,要是我比他强,为什么我现在还在这里,而他去了STR?你的眼光还差得远,要多练练,Carl。要是连我和他之间的差距都看不出来,你也看不清楚自己的缺陷。”

小朋友缩起脖子。冰室揉得满意了,松开了手。

“不过你没有说错,”他乌黑的瞳孔里透漏进沉着笃定的光。“我会去的,一定会去的。”

“什么时候?!”小朋友的眼神一下子闪亮了起来。

冰室的右眼弯成细细的弧线:“秘密。”

 

“我该走了,你也快开始准备吧,晚上的比赛。”冰室侧过身,又像想起了什么,转回身从自己的餐盘里抓了几根胡萝卜和芹菜梗,放在小朋友面前的盘里。“你偏食的太厉害了,每天多少也该吃些蔬菜。”

小朋友的脸色更苦了,五官都皱成了一团:“饶了我吧!太难吃了……”

冰室耐心奇佳,循循善诱:“我也觉得很难吃,但是没办法。要做个优秀的赛车手,必须对自己严格一些。”

小朋友犹豫再三,最后把心一横,抓起两根胡萝卜一齐塞进嘴里,嚼了两口,脸色变了三变,眉头都拧成了一个川字。他囫囵吞下,又灌了一大口牛奶,才能跟冰室说话:“你也是我见过对自己最严格的赛车手了,现在还每天都坚持晨跑……其实你已经足够优秀啦。”

冰室一愣。足够?究竟到哪一步,才算足够呢?

他也低头取了一根芹菜梗,咬了一口慢慢嚼烂了下咽。他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更清亮温柔。

“因为我们都不是天才。想要赢过那些生来就有天赋的人,我们必须付出几十倍的努力。虽然听起来很不公平,但是没有其他的办法,Carl。”

 

青峰从为前三名而设的媒体采访间后门出来,看到今吉靠在走廊墙边等他。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

青峰擦了擦鼻子,走过今吉身边时并未停顿,即便如此,今吉也仿佛早就料到一般迅速跟了上来。

“什么事?”青峰问。

“今天的比赛,玩得很开心吧。”今吉的语气分明是肯定句

青峰轩一轩眉毛,把视线转向另一侧。“还行吧。看得出?”

“哈哈,哪里需要看啊。”今吉又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继续诉苦:“难为我最后为你捏一把冷汗,赤司就在身边,可真是芒刺在背。”

青峰没心没肺地哼了一声:“你?算了吧。”

“啊呀,被看穿了。”今吉依然笑咪咪地眯着一双老谋深算的狐狸眼,但语气一转,已有几分进入正题的意味:“青峰,最后超火神的那下你到底有多少把握?”

“……不开Zone的话,不到四成吧。” 他低头拨弄着前襟,轻描淡写地说。“啊,不过也不会开的,太累了。”

“哈,那还真是赌博啊……”今吉低低感慨。

青峰不接茬,两人一时无话,脚步不停。

 

穿过走廊后,今吉突然道:“青峰,别对火神掉以轻心。”

“……嗯?”青峰懒洋洋地拖长了音节。

“火神不是那些普通车手。他现在的确还不如你得多,但他可以把平常状态下的你逼到这种境地,整个围场里不超过三个人,更何况我也看不透他还藏着多少潜力。如今他只缺一把打开的钥匙,就千万不能让他得到那把钥匙——青峰,别让他拿到冠军。别让他发现自己有确实可以拿到冠军的信心,别让他有机会知道站在冠军的位置是种怎样的感觉,别让他有更大的野心。”

今吉轻轻一笑。

“嘛,虽然知道你有Zone,但还是对他多加注意的好。”

青峰始终面无表情,未置可否。

 

我当然知道。他在心里想。

但要他如何能满足于浅尝辄止?不如说他无比渴望着,能亲手将火神大我心中的猛虎放出牢笼。和自己的较量,岂能容许他有一分一毫的保留?即便那是火神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余力。回味起今日最后时分的孤注一掷,他几乎跃跃欲试到掌心刺痒,心跳鼓动不已,但与此同时却又不得不苦恼地发现这根本是个悖论。

无法想象有自己在场上,火神怎么可能拿到冠军?能打败他的只有他自己。

青峰简直要认真地为此伤起脑筋来。他不自觉地啧了一声,被身边的今吉侧目,自己却仍然无知无觉。


 
评论
热度(6)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