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青火] Faster Than Light 11

11.

 

青峰一觉睡醒,伸手拿开盖在脸上遮光的写真集。耳边传来不知哪个频道的EF直播节目,主持人喋喋不休。他本就有几分起床气,愈加不快起来。

“……坐在我身边的是刚刚从赛场赶回演播室的XX赛车杂志副主编,Albert Swift. Albert,无论这站的冠军花落谁家,这周STR恐怕又将占据各家报刊的头条版面了,这样的曝光率真是让其他在广告上斥巨资的车队羡慕不已。前不久他们在Team Radio中自爆内讧,矛盾中心正是车队最高效稳定的得分来源——青峰大辉。而刚刚就在两个小时以前,他们又遭遇了来自FIA的一次可疑的‘漏报’。这对于STR又是场不小的打击。”

青峰百无聊赖地躺在motorhome大厅的沙发上,仰面翻着那本已翻来覆去看过多遍的、小麻衣去年发行的写真集。面前的电视不知是谁打开的,他也懒得站起来去关,只是在自己的名字掠过耳边时本能地被吸引了注意力,但接下来主持人和嘉宾那些无聊又可笑的陈腔滥调又很快让他失去了继续凝神倾听的兴趣。

 “确实。据STR在排位赛后发布的声明,他们并没有在赛前收到FIA关于各个车队必须在排位赛中使用全雨胎的通知邮件,以致他们在第一节计时的最后两分钟做出场圈时,才发现使用中性胎是违规的,并被勒令召回两位车手进站重新换上全雨胎。这导致他们没能在计时结束前做出有效成绩,STR史无前例地在排位赛第一节就全军覆没。”

“是的。根据刚才的最新消息,FIA已经在调查后确认是己方官员的疏忽,对STR公开致歉,但这已经不能改变青峰和火神将在正赛中从倒数两位发车的结果。尤其考虑到摩纳哥站的街道赛性质,赛道十分狭窄,是全年比赛中最难超车的一条赛道。STR想要在正赛中突破前面的重重障碍,会变得非常艰难。Albert,你怎么看待这一事件呢?我先前在网上粗略地浏览了一下,有许多STR车迷抨击FIA徇私舞弊,意图妨碍比赛公正。”

“STR已经连续统治了EF两年,今年的势头依然强劲,这种垄断性对这项运动的发展和观赏性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从今天的这起漏报事故来看,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我们可以认为这是FIA在着手打压STR的一种信号。虽然我也为STR被‘暗算’感到可惜,但FIA不得已下采取这样的举措,我认为在某种层面上是可以理解的。”

“哈哈,这恐怕是我们大多数人敢想但不敢说出口的共识了。”

“另外,我还想补充一条更有意思的消息:据我这几天在围场内的听闻,FIA正在考虑修改余下赛季中使用的轮胎配方。他们的目的简直一目了然——对今年到目前为止的轮胎适耐度最高的就是STR的LA-404,其余车队都有或多或少的抱怨。如果更换成大多数车队都能适应的轮胎配方,STR在轮胎上的优势又将荡然无存,甚至转变为劣势。再联系到今天的意外,FIA想要遏制STR的意图昭然若揭。”

“原来如此。不厚道地说,也许我们有机会目睹一向以冷静沉着著称的赤司焦头烂额的样子了。”

那要让你们失望了,青峰打了个呵欠。赤司出门时的脸色确实是难得一见的铁青色,周身还散发着肉眼可见的滚滚黑气——但就算到世界末日,赤司完美的面具上都不会出现一丝细微的裂痕。更别说失态了。

“Albert,那在你看来,STR在摩纳哥的滑铁卢会不会成为他们这个赛季下滑的开端呢?”

青峰的耳朵竖了起来。滑铁卢?喂喂,什么意思,比赛还没开打就先断定STR必败无疑?他狠狠地翻过一页写真,额角绷起青筋。

“是的,在业内也有相当一部分记者和专业人士对STR这一站,以及今后的前景持悲观态度。就说这一站吧。我们都知道摩纳哥向来被车迷们诟病沉闷,就是因为它的赛道狭窄,超车点极少,车手们因而难以提升自己的名次。即使在超车机会颇多的赛道上,从倒数几名上升到领奖台乃至冠军的案例都属罕见。LA-404再快,前面有这么一大票车阻挡,青峰和火神也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因此我推测STR的两辆车在明天能进入积分区就实属不易了。再加上他们的主要竞争对手Kaijo和Yosen在这站的排位都很靠前,积分一进一出,STR在这一站的损失惨重。”

青峰冷笑一声,阴沉沉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这辈子没人这么小看过他,还是被一个从来都没摸过的EF方向盘的“业内资深人士”,是可忍孰不可忍。他把写真随手甩在一边,几乎要爆出粗口。

“Bullshit!”

 

青峰张了张嘴。

等等,这个从头顶传来的,还不知为何有些含含糊糊的声音,好像不是自己发出来的。

青峰昂起脖子看了看上方,声音的来源站在沙发后方,上半身趴在靠背上。他有着一头火红色头发,高大挺拔的个子和宽松T恤都掩饰不住的健硕结实的身躯,以及与这两样特征都不太相衬的,塞得鼓鼓囊囊的一边腮帮子,露出一小截木棍在外。

青峰绷紧脸,憋住了想笑的冲动。火神这样子好像只松鼠。

火神的视线向下,努力地挪动嘴部,又发出那种咕噜咕噜含混不清的声音来:“啊,你在啊。”

青峰皱了皱眉:“你到底在吃什么?”

“嗯?”他眨了眨眼,捏住木棍的那头把嘴里的东西拽了出来。“冰棍啊。”他终于口齿比较清晰地说。青峰看到一支一看就是添加了过多色素、五颜六色缤纷艳丽的彩虹色冰棍,和火神被染色成红艳艳蓝盈盈的舌头。他一脸嫌弃地别过了脸。

“干嘛啊?”火神又把那支冰棍塞了回去,“这是当地特产,很好吃的哦。”

“谁管你啊,只要下次别在我面前吃这个。”青峰说着把手伸向茶几上的遥控器,火神也正要回嘴,同时被主持人点名的他们瞬间把注意力转移到电视上。

“……过去的几周里STR一直拒绝记者对两位车手的采访要求,所以我们始终无法从当事人嘴里听说些什么。你对青峰大辉和火神大我之间的竞争关系怎么看?”

青峰挑起眉,向后瞟了眼火神。对方(含着冰棍)专注地盯住电视屏幕。

对别人说自己的八卦认真吗这家伙……青峰无力吐槽。

“车手之间竞争激烈,甚至对彼此有敌意,总是我们观众喜闻乐见的事,这意味着比赛将变得更好看了。况且从前几站的表现看,火神是一位潜力巨大的新人车手。我期待着他未来的成长,假以时日,他可以成为打破青峰冠军垄断的那个人。”

身后的火神哼哼哧哧地傻笑起来。笨神,青峰翻了个白眼,他前面说的那些屁话你已经忘了吗。

“是吗?我倒认为以青峰的强大,再加上STR的策略倾斜,至少在这个赛季之内,火神还没有什么挑战青峰权威的可能性。”

……刚想着难得说了句对的话,强大就强大了,能不能别提什么策略倾斜?青峰眯起眼,但听到火神不服气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他还是感到心情舒畅了一些。

“不过你提到了非常重要的一点。在同一个车队内,他们很难有公平竞争的机会。我们翻看以往的EF历史,但凡两位实力相近的车手处于同一车队中,他们的合作都不可能长久。对车队来说,处理这样的车手关系也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一碗水端平了,两位队友变成纯粹的竞争对手,容易造成矛盾激化;倾向某一方,就加速另一方离开车队。最后导致的结果是其他车手和车队的渔翁得利——并不是没有这样的先例。”

“所以你认为今年的车手冠军既不会是青峰,也不是火神?”

“很有可能。另外,我认为赤司在赛季结束前会不得不选择青峰和火神之间的其中一位。而无论他失去谁,尤其是青峰,对STR来说会是巨大的挫折。”

“好的,那让我们用数据来说话吧。我们的编辑找到了迄今为止青峰和火神的所有对战数据,事实上——”

青峰忍无可忍地抓起遥控器,按下了开关键。世界顿时安静了。

 

他转过身看着火神,对方也是一脸囧囧有神的样子。火神回过神,直起腰来,咬下已经化开的冰棍,将木棍准确地投进远处的垃圾桶。

“听别人在电视上谈论自己的感觉还挺……微妙的。”他有些尴尬地揉着后脑勺。

“是愚蠢透顶吧。”青峰兴致索然地垂下眼睛。“不愧是全年最无聊的摩纳哥,都要靠主播大放阙词来提升收视率。开比赛还不如去参加个游艇派对。”看泳衣美女,他在心里补充后半句。

“无聊?我不觉得啊。”火神双手扶在靠背边沿上,咔嚓咔嚓地咬碎嘴里的冰,吞咽下去。“街道赛赛道窄,开起来视野没那么开阔,转弯的时候挺刺激的。”

青峰恶语相向:“好好享受你的第一次吧,菜鸟。”

“喂!”火神瞪他。“警告你别太掉以轻心了,‘老鸟’。我可不想当最后一名,留给你吧。”

青峰盘起腿,就着这样的姿势斜眼瞥着上方的火神。“赌约还记得?”

“当然记得。”火神重重点了下头。“不仅要在你前面,我还要上领奖台。”

“真巧。”青峰无精打采地伸了个懒腰,跟着从沙发上站起身。“我们目标一样。”

和青峰形成鲜明对比,火神的眼睛发亮。他微微一笑,刚想说些什么,突然感觉背后有股冷飕飕的凉意直逼而来。5月初摩纳哥的下午已经不算冷,但他还是生生地打了个寒颤。

火神往背后一看,赤司正从大门走进,两颗异色瞳剔透凌厉,脸上简直能刮下一层霜。身后的桃井亦步亦趋,也是难得的神情严肃。

赤司略停下脚步,往火神和青峰的方向看了一眼,没说什么,只是转身交代桃井通知几个技术部门的主管和技师来开紧急会议,随后快步上楼,想必是进了他那间有四个休息室那么大的办公室加会议室。

桃井眼看着赤司消失在视线范围内,才长长地松了口气,放松紧绷的肩膀,小快步向他们跑来。

“阿大,你们两个最近在赤司君面前收敛点啦!”被五月用一贯的老妈口气教训着,青峰左耳进右耳出地望天,只有火神多问了一句:“赤司怎么了?对排位赛成绩的上诉不成功吗?”

“当然不成功啦,本来就是FIA的错还向他们上诉,压根也没指望能更改结果。哼,摆明了就是故意要整我们。”桃井习惯性地一生气就鼓起腮帮子。青峰看看她,又看看火神,突然很想问你们俩不会是失散已久的兄妹吧。

“那是怎么了?看起来……呃,很可怕的样子。”火神小心翼翼地想着措辞,最后还是选择了一个不太合适的形容词。

“实际上,刚才是去参加那个关于轮胎配方更改的表决会。结果……”桃井咬着嘴唇,撩了撩披在身后的长发:“除了STR和部分负担不起再研发费用的小车队以外,多数通过。”

青峰和火神互相看了一眼。青峰难得地有了几分认真的表情:“什么时候投入使用新轮胎?”

桃井低头揉着眉心:“大概就在下一站。今天晚上FIA应该就会公布这个消息了。”

她抬起头,忧心忡忡地看着隔着一张沙发并肩而立的两个男人。“就看短时间内我们针对新轮胎的赛车研发能到什么程度了。阿大,火神,我们今年接下来的日子也许会不太好过……非常不好过。”



 
评论
热度(7)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