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青火]Reach Out to You 01-04

1.

 

黑子哲也合起手中的小说,脸上的表情淡定自若一如往常,但他难得地轻轻叹了口气。

“青峰君,天色要暗了,再不回去的话我真的很困扰。”他对不远处独自在打球的青峰说。

他说的时候,青峰终于结束了与他面前的对手长久的对峙。他加速,急停,柔韧的腰向后仰成一个不可思议的弧度,然后他手背往下一按,篮球以一个优雅的抛物线,从跳起防守的对方张开的指尖上方跃过,灌入篮筐的声音轻巧悦耳——尽管他面前并没有这样一个实体的“对手”,但黑子看得出来,甚至任何人都能看得出来。

青峰的心里有一个假想敌。

这太非同寻常了。不如说今天青峰君整个人就十分反常。

 

青峰顺势躺在地上,剧烈地喘着气,你很少能看到一个人的篮球也能消耗得这么激烈。黑子只陪他打了半个小时的one on one,被他割草,之后就坐到场边看起了小说。然而他等了青峰整整两个小时,青峰始终在不知疲倦地和他的假想敌对决,似乎完全忘记了黑子的存在。

那到底是为什么叫我出来啊。黑子又无声地叹了口气。

青峰的手脚摆成了个“大”字型,除了右胳膊压在眼睛上挡住了上半张脸,看不见表情。天空中黄昏的温柔和晚霞的绚丽已经缓缓褪去,夜幕沉沉降临。才刚入初秋,天就黑得这样快,今年想必会是个漫长而寒冷的冬天。

青峰慢慢平复了呼吸。第一盏路灯闪了几下,亮起白色的光。

 

“火神回来了。”

他毫无预兆地开口,嗓音里带着运动过后缺失水分的黯哑。从他的语气里听不出是悲是喜是什么情绪,仿佛只是在向黑子陈述这个事实。

黑子却一时没反应过来:“……哪位火神……啊。”

他豁然开朗,却在同时更深感奇怪。

“是火神先生吗。”

话音未落,整个篮球场在这一瞬间灯火通明。

 

2.

 

分别升上不同的高中之后,黑子和青峰其实已经很少见面了。

因此青峰今天下午突然久违地打来了电话,说“出来打球吧,哲。”,对黑子来说称得上是个双重Shock。

在帝光中学的最后一年,和青峰的篮球理念产生了严重的分歧,以此为契机他退出了篮球队,从此和青峰少有联络。青峰的性格在那一年中变了许多,而据桃井告诉他,在青峰就读的桐皇学园的篮球队里,青峰虽然作为王牌,却从不参加除比赛之外的任何训练。明明曾经是他最最热爱的篮球,如今却鲜有触碰的机会。

这一切都是在火神离开之后的第一年中所发生的事。

 

如果火神先生不离开的话,青峰君一定不会变成今天这样。这是黑子一直以来的想法。

如今他回来了,看见这样判若两人的青峰,又会怎么想呢?

所谓故人旧地重游,对产生巨大变化的人和被迫面对这变化的人来说,都未必是好事。

 

“见到面了吗?” 

“见到了。”

“说了什么?”

“……能说什么。”

 

果然。

 

3.

 

青峰宅的对门,就是火神住的公寓。从二楼青峰房间的窗口望去,正好对着火神的那一间。

那一扇窗已经许久无人打开,窗帘紧闭——这么说的原因只是交代一下背景,并没有暗示青峰这三年来时时望着那扇窗户,在心里不切实际地翘首以盼的意思。事实上,青峰自己房间的那扇窗,在那之后也鲜少打开了。

他几乎都已忘了那扇窗的风景,忘了火神大我那个人了。几乎。

 

上帝总是喜欢在你快忘记什么了的时候给你提个醒。

昨天青峰在学校天台睡饱了午觉,下午2点就翘课回来。父母都还在上班,家里没人,他站在大门前,遍寻口袋都摸不到钥匙,索性把书包扔在地上,蹲下身躯埋头苦找。

差不多把所有的课本和练习册都掏出来扔得一地狼藉,他才发现了压在最底层的钥匙。青峰把那些书胡乱塞回包里,老大不耐烦地站起,正想进门,回头的瞬间不经意瞥到对面公寓的门口,有个一头红发身材高大的家伙也在不停地摸着裤子和上衣口袋,似乎在和一分钟前的他做相同的事——找门卡。

青峰的目光被他吸引。他觉得那人很有些眼熟。

那人不仅是身高体格,连动作也和青峰相似。唯一和自己不同的是,他左手拄着单拐,右手还拎着一大包东西,塑料袋上印着附近超市的Logo,有几把青翠欲滴的芹菜从开口处斜刺出来。他腾不出手,此时只好把它扔在了地上,右手撩起格子衬衫的下摆,在牛仔裤后兜里摸了几把。

青峰顺着他左腿的裤管看下去,膝盖处开始有明显线条僵硬的鼓起,看形状是夹上了直板夹。

 

青峰动了动嘴唇,但没有发出声音。

他已经认出了这个男人,他确定自己没有认错,这也不是幻觉。但他难以置信。

他感到口舌干燥,于是伸出舌尖舔了舔唇面。但他只是这样伫立着,注视着男人的背影,始终没有开口。积满灰尘的记忆夹带着感情后知后觉地层层翻涌冲击,搅得五脏六腑纠结成一团。他的心脏干涸已久,这种激动让他一时无法承受。

他的指尖在微微发颤,于是他握紧拳头以制止。

 

男人有些吃力的弯下腰(他的左膝膝盖不能弯曲的样子),折腾一番后终于在购物袋里找到了钱包和门卡。他长吁了一口气,只做这些动作对于现在行动不便的他来说,都花了好些功夫。男人用袖口擦擦额上的薄汗,伸出手要去照门卡——

“火神大我!”青峰忍无可忍,脱口而出。

 

火神顿住,以拐杖为支点,慢慢的转过身来。

两年多的时光流逝,在曾经青峰的生命中是何其漫长的一段时间。而在火神身上,似乎都静止地倒映在了这为时五秒的转身之中。

这简直让青峰为之感到愤怒。

 

对街的火神犹疑地盯着他看了几秒,随后脸上迅速浮起那种“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的神情。他张开嘴,眯起眼睛笑了起来,形状弯弯的,连分叉的眉梢都跟着飞扬,是真正的眉飞色舞——就连这样的表情,都跟过去一模一样。火神整个人除了眉宇间多了几分更坚毅、更有男人味的气息以外,几乎没有任何改变。

青峰的血液却开始冷下去——这对于他先前过于亢奋的心情来说是件好事。他把双手插进校服的西装裤裤袋里。

 

火神伸长右臂,对着青峰挥了挥手。

“是大辉吗?!”他大声说。其实他们之间的街道很窄,并不是需要这个音量才能听清的距离。

青峰没有回应。火神却自顾自沉浸于与青峰的久别重逢,双眼被蒙蔽,看不出端倪。他笑出了声:“是大辉吧!都长得这么高这么结实了,要不是还是这么黑,我真的不敢认了!”

青峰慢慢地、懒懒地说:“是啊。”

他还是插着裤袋站在那里,没有丝毫要靠近的意思。

不管情商真的有多高,火神此刻已选择性失明。他拄着拐杖,一步一步地挪下三级台阶,抬起头兴冲冲地看着青峰,准备过马路来。

青峰言简意赅地提醒他:“车!”

火神转头一看,忙踉跄着往后退了一步,一辆跑车从面前驶过。

 

青峰挠了挠后颈,意兴阑珊地说:“好了,你别过来了。”

火神下意识地轻轻“诶”了一声。青峰的眼神有所指地掠过他的左腿,然后目光移回火神脸上:“就这样。”说完他捞起地上的书包,转身拿起钥匙开门。

“等等!”身后响起一声拐杖磕地的声音,火神想是又靠近了一步,他的声音焦急而困惑:“怎么了,大辉……”

 

青峰啧了一声,他右手握在拧开的门把上,又侧身去看火神,瞳孔里结起一层薄薄的靛蓝色的冰。

“是青峰。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火神。”他淡漠地刻意强调,又看了仍然状况外的火神最后一眼。

“你回去吧。”说完这句他进屋,关上了门。

 

4.

 

“青峰君准备怎么办?以后就像陌生人一样对待火神先生吗?”黑子问。

青峰从鼻子里哼气,低低地冷笑起来。

“什么叫‘怎么办’?为什么他回来了,我就得要‘怎么办’?关我什么事?”

 

青峰突然想起那扇窗,想起曾经扒在窗台边,放声喊着对面的火神“大我!下午一起去打球吧!”的日子。

火神房间的那扇窗总是打开着,有时候日光太晒,就会掩起窗帘。但只要他在家,听到自己的召唤,总会撩起窗帘,笑得眉眼俱弯地喊:“好啊!今天准备输给我几球?”

所以青峰那时总是对火神直呼其名。在他心里,大我从来不是大自己四岁的哥哥,他也不需要哥哥。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是平等的。他们总是在一起,喜欢一样的东西,讨厌一样的东西。总是心有灵犀,不用多说一句话,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青峰闭起眼睛,深深地吐出一口气,复又睁开。

他翻了个身,背朝黑子,声音便听起来闷闷的。

“两年音讯全无的人,本来也就是陌生人了。”


 
评论
热度(4)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