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青火] Faster Than Light 09

9.

 

休整一周后,比赛转移回了赛车运动的大本营,欧洲。

周六下午的第三节排位赛还未开始计时。火神被技师们推回维修间,坐在车舱内严阵以待,等着黑子大约十分钟后在无线电中给他传达可以出去做成绩的指令。和往常一样,为了保护轮胎,青峰和火神都只被允许踩着计时窗口关闭的点,做仅仅一圈的成绩。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在一圈之内将自己提升到100%,甚至120%的状态。

 

火神此刻的状态尚佳,平心静气毫无杂念。这与大多数业内人士猜想中的焦头烂额大相径庭。事实上,上一周火神虽然在假期中,但是在赤司的授意下尽可能深居简出,恨不得宅在家里足不出户。回到车队后为了避免记者骚扰,更是被赤司限制出行。然而他的日子尽管过的还算风平浪静,日常通过报纸与网络媒介也能了解到,青峰在上一站闻所未闻的车队广播惹得圈内议论沸沸扬扬,将STR车队和赤司推到了风口浪尖。

赤司对这件事采取冷处理,对外一致封口,只答 “无可奉告”。但这让媒体更加浮想联翩,各种揣测甚嚣尘上。有翻出STR前两位二号车手的先例,诘责青峰太自我中心,不懂得尊重队友,会让火神步上同样的后尘。“内部人士”出来声称两人不和已久,暗中相互较劲,在车队里形同陌路(火神想从大方向上看其实还真没什么不对);还有更实际的人则看到赤司和青峰之间的裂隙,称这次矛盾激化后,年底合同自动到期的青峰也许会选择自己离开车队,这将让STR近年来在EF所建立的帝国有所动摇。紧接着青峰与火神可能的下家也是人们关注的焦点,甚至已有他们对别家车队暗送秋波的谣传(青峰怎么样火神不知道,自己这边一定是谣传)。如同多米诺骨牌,整件事的影响被无限扩大。STR在这个短短的假期内几乎天天能在头版头条占据一席之地。

当然,这些流言对于只一心一意看着前方的火神来说,并不能扰乱他追上青峰的步调。

 

不同寻常的是,仅仅过了一分钟,黑子就接通了无线电频道。

“火神君,虽然时机不太合适,但我有些话想现在对你说。会影响到你比赛吗?”

火神感到奇怪:“怎么了,有状况吗?”

“不是,只是我私人的一些话。”黑子的声音里夹着电波通讯特有的杂音,但还是能听得非常清晰。火神疑惑道:“在无线电里说不要紧吗,万一跟上次那样……?”

“没事的,现在比赛还没有开始。而且赤司君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不用太担心。”

……火神心想赤司的办事作风果然雷厉风行。“那好,你说?”

“是关于上一次的事,一直想对火神君说一声对不起。”黑子的语气里充满诚恳的歉意——虽然还是缺乏音调起伏,“犹豫到现在,也只是以这样的方式。如果火神君希望的话,我可以再当面说一次。真的非常抱歉。”

火神听得一愣一愣,简直被黑子的郑重其事吓住了。

“等等黑子,”他忙不迭打断,被致歉的一方反倒先慌了手脚:“到底是什么事,你为什么要跟我道歉,我怎么听不懂?!”

“……我是说上一站,让火神君放弃超越青峰君的事。”

“哦——哦。”火神反应过来,但仍是一头雾水,“我不怪你啊,这跟你又没关系。你只是传达车队指令而已,为什么要道歉?”

 

在黑子回答之前,火神面前的显示屏上先滚动刷新了数据。

“火神君,我把更新的第二节排位赛数据发给你了。”

“啊,看到了。”火神脱下一只手套,伸手拨动面前的显示屏,不加思考便点亮了自己和青峰的两列数据,拖动并列做横向对比。

“其实最初火神君问我离青峰君还有多远的时候,我已经知道青峰君的前翼出了问题,也料想到如果火神君想要争夺冠军,对青峰君的车进一步施加压力的话,赤司君会启动车队指令。但出于我自己的私心,还是什么都没对火神君说,反而抱着侥幸心理让你去继续追赶青峰君。”

黑子毫无征兆地切回了原本的话题。火神飞速巡视过赛道分段速度,手指并没有停止移动。

“所以,最后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是我身为技师的失职。我要负一定的责任。”黑子作下结语。

 

……原来黑子也是能一口气说这么多的啊——这是火神的第一个念头。

“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黑子。”

他放大自己和青峰的模拟赛车线,注意到第二段青峰和自己选择了截然不同的路线,于是头往前探,想看的更清楚些。

 “火神君?”

“你不用道歉,追赶青峰是我自己的决定。比起你在当时立刻就阻止我,我还是觉得现在这样比较好,至少我看到了自己超过青峰的可能性。”他的食指在屏幕上沿着青峰的路线划过,谙熟于心。“如果从一开始就剥夺了这个机会,我会比现在更不甘心的。”

这并不是安慰黑子,而是他真心实意的想法。他停顿了一下,在黑子看不见的头盔里笑了笑:“Thank you 黑子,没有理智地在第一时间阻止我。作为我的技师,你也是想要我赢吧?这就没有失职。”

 

黑子似乎是轻轻松了口气,半响后略显放松的声音才隔空悠悠传来。

“……火神君,我这边才是,谢谢你。”

和青峰的速度在赛道每一段都互有胜负,总体来说不相上下。确认过这一点的火神拉上手套,握紧方向盘。

“而且,这样也不错。”他坚定的眼神穿透护目镜,有力地注视着仪表盘:“我也希望我和青峰的竞争,是堂堂正正、完全公平的,我不想趁人之危。要在不受任何外界因素制约,双方都能心无旁骛地把自己和赛车推到极限的状态下,击败他——不是这样的话,即使战胜青峰也没有意义。幸好不是第一次就有遗憾。”

“这不是那么简单的事。”黑子静静地说。

“我知道很难。但无论如何,只要我变得跟青峰一样强,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吧?”火神的眼睛发亮,他看着自己在第二个计时段和青峰的数据对比。这是他相比青峰最有优势的一段。

“黑子,等会能不能让我在青峰之后出站?我想在他之后做出成绩。”

“好的,火神君。那么先这样,请加油。”黑子说完,暂时关闭了无线电。

 

火神看了一眼屏幕上方的倒计时,还有6分钟。车舱和头盔里有些闷热,他闭上眼做了一次深呼吸。

他的掌心因期待而刺痒难耐起来,突然感到自己有些难以平静。他本就不该这么平静的,但他已经不是两个月前那个会为了与青峰即将到来的对决而焦躁得坐立难安的火神大我了。现今这样在比赛前恰到好处的斗志,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他即将履行投给青峰的战书,这次必定分毫不差,如约而至。

他想了想,再次打开无线电:“黑子,在吗?有个问题想问你。”

“请说?”

“我一直都想问你……为什么你这么希望我赢过青峰?”火神说。

 

黑子一时静默着不出声。火神忙补充道:“啊,也不是非要回答我。我就是……觉得奇怪,刚进车队的时候你就问我,有没有打败青峰的决心,你可以帮助我。那时候我以为只是你性格不服输,再加上听说了你本来就是青峰的技师,以为……”他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听起来颇不好意思,像是在为自己曾经的猜测难为情似的:“以为你和青峰有私人恩怨。但后来和你相处的时间长了,就觉得你肯定不是那样的人。而且听你刚才说的,就算是明知道违背了车队的意志,你也希望我去超过青峰……反正,我有点好奇你的理由。

黑子还是沉默了一会,火神以为自己唐突了,黑子大概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又犹豫着要怎么拒绝自己。

“那个,你要是不想回答的话,就直接告诉我好了,没关系的。”

但黑子不问反答:“火神君,曾经有没有过讨厌赛车的念头?或者认为对手都太弱,非常无聊之类的感觉。”

火神不假思索:“没有。我……一直有个想要超越的目标。”

“那火神君其实很幸运呢。”黑子低声说,仿佛有些喟叹。火神又如坠雾中,想问他怎么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句,黑子接口道:“火神君是想在这站拿到杆位吗?我那天在你们身后听到了。”

火神愣了愣才明白过来黑子说的是什么:“等等,那时候原来你在吗?!”

“是啊,本来想到领奖台来看火神君的,但是正好赤司君让我做了一些后续处理,办完事才能急急忙忙地过来找你,在走廊里就看到你和青峰君差点动起手来。”黑子接着补刀,“像小学生一样。”

“……”火神无言以对。他事后曾回想过,也觉得自己的举动是热血上头,被说小学生完全无可反驳。

“本来想过来分开你们俩的,后来你们自己松手了,我想没事的话我就不打扰了。因此听到后面的对话不是有心的,非常抱歉。”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在青峰面前能说得理所当然、脸不红气不喘的那些话,被黑子或者其他第三人听到,还真是……

火神觉得脸有点热:“不,没什么啦。”

“想要在这条赛道上打败青峰君,不是件容易的事。这里是青峰君的福地。他的第一个EF分站冠军就是在这里拿到的。加上之后的两年,已经是三连冠了。”

“我知道。可是我也觉得这里是自己的福地啊。我在F3的第一个冠军是在这里,GP2的第一个冠军和杆位也都是在这里,算上之后一年,也是三连冠。”说出这番话的一瞬间,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异常畅快。“哈哈,就看我和青峰谁才是这里真正的王了。”

这是个好地方,是他想要的、旗鼓相当的对决,专为他和青峰打造的战场。能在这里和青峰酣畅淋漓地比上一场,并且获得胜利,就是完美无缺的。

火神似乎感觉到黑子也微笑了起来——尽管从声音里完全分辨不出,但是他的直觉就是这样告诉他的。

“请加油,火神君。我相信你绝对能够做到,我也相信……青峰君一定也是这样期望着你的。”

火神觉得自己又听不懂黑子的话了。与此同时黑子的语气忽然一凛:“青峰君马上要出站了,请做好准备。”

“收到。”他压下护目镜,抬手示意技师们撤下加热毯和显示屏。

“以及,关于我还有青峰君的话题,等排位赛结束之后再继续吧,我会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诉你的。”

 

火神远远跟在青峰身后。作完一个出场圈后,一冲过起跑线,计时圈就正式开始了。在排位赛里,没有超车和阻挡,只是单纯地跑自己的路线和节奏。青峰不再是假想敌,自己才是唯一的对手——这是Alex曾经教过他的话。

在过线之前火神最后看了青峰一眼,是为了确认决心。青峰先行一步,飞驰如黑色烈风,几乎留下视觉残影。那令人炫目,尤其是对于火神来说有着不可抵挡的吸引力。但现在并不是该看着青峰的时候,于是他坚决地拉回视线。

火神猛力踩下油门,在计时的倒数10秒内冲过起跑线。

战胜青峰将从这里开始。无论他或者青峰,他们都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直到冲过终点线有一段距离之后,火神才意识到他已经结束了这个计时圈。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完这一圈的。刚才自己的灵魂仿佛已全然进入另一个境界,他的大脑不用进行思考,身体就能够自动产生反应,踩刹车、换挡、打方向盘,用几分气力,到什么程度,这些记忆都像铭刻在他血液里肌肉里,呼吸一样自然。在刚才那一分钟,他和自己的车是一心同体的。

他有所感觉,这圈会跑的不错,但究竟有多好,能不能超过青峰,他并不能确定。于是打开无线电,大声呼叫黑子:“黑子!成绩怎么样?”

“火神君!”黑子也在同时呼叫他,两人的声音冲在一起,一时谁都没有听清楚谁。但黑子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高昂,在他开口说出那个答案之前,火神就能够预料到结果。

他的心脏遽然直跳,迟钝地姗姗来迟。

“火神君!你成功了!消掉青峰君千分之二秒!你拿到杆位了!”

下一秒整个频道都被火神的欢呼和爽朗笑声所占据。黑子摘下耳机,转身跳下高脚椅向称重区跑去。

 

火神将车停在杆位的位置,他看见一旁早于他停在二号位的青峰已经下车,准备进去称重。他匆忙摘下方向盘,暂时顾不上已经聚齐的小部分车组成员,跨出车身急步走向青峰,一边在路上脱下头盔。

青峰侧身看着火神走向自己。站到青峰面前时,他刚好拉下防火面罩,头发乱蓬蓬地像颗鸟窝,没有一点即将要登上各种报刊的自觉。但他满腔心思全然不在上头。

“青峰!”火神的目光炯炯有神,中气十足地叫他。

 

青峰很难说清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滋味。

“靠这小子居然比我快”和“终于开始有点意思了”的念头争先恐后地冒出来,在脑海里分庭抗礼,东风压不倒西风。恼怒和战意源于被火神将了一军的意外,愉悦和兴奋却也同时在边缘模模糊糊地蔓延伸展而出,一层叠着一层,分不出那种情绪更强烈。他就是这么的矛盾又麻烦。

火神又一次回应了连他自己都不愿意正视的期待。但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青峰又看了看周围。好事的媒体记者已经敏锐地嗅到气息,纷纷举起相机,青峰在排位赛败给火神本来就已是一个爆点,如果再能为这条新闻增加一些猛料,无疑是烈火烹油。青峰无所谓作秀,也不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但对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更没有兴趣。

他一把拉过火神的手臂,将他拉近,拢着他做了一个庆祝的拥抱姿势。火神显然不能料到青峰突然转变态度,身体僵直,手都不知道该往哪放。

 

青峰的手掌贴在火神背心。他趁机将头凑近火神耳边,在记者看不见角度的压低声音,话语中的狠厉意味不言而喻。

“别得意的太早。我可不管什么车队指令,第一圈就干掉你。”

火神此时的反应很快,立即跟着揽住青峰,针锋相对地贴在青峰耳边低语。这景象乍一看,好一幕队友间齐头并进不分彼此的动人场景——可惜当事人相互之间心知肚明。

“求之不得,那就来试试看吧!”

 

青峰放开他,在他眉眼间发现了和自己无限接近的神情。

但如果能贴的更近,那一定会发现,其实连心跳和呼吸的频率都是相同的。

 


 
评论
热度(10)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