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青火] Faster Than Light 6

6.

 

还有四圈。青峰看了一眼后视镜,火神已然咬到他身后,目测在0.6秒的距离之内。这很快得到了今吉的证实。

青峰的掌心微微发烫。他已经许久没有被人在身后追击到比赛最后的经历了。听着今吉每一圈在无线电里报出火神与他之间不停缩小的差距,久违的兴奋感与紧张感悄然苏醒。他身体里的每一条血管、每一颗细胞都在躁动。就是这种感觉,他一点也不会认错,这种如同鸦片般让人上瘾的精神刺激。

车厢内的温度高达50摄氏度,但他的血液似乎比空气更热。青峰几乎要为这熟悉又陌生的生理本能而感动。只有这一刻他才能够确认,自己当下正处于赛场上,与火神之间刺刀见红的交锋将一触即发;赛车的情况如履薄冰,但他对胜利的渴望依然清晰执着。

当然,他的血是热的,头脑却依然保持冷静。如果现在他和火神攻守对调,他会选择再紧跟一圈,将差距进一步缩小。这样他在赛道上的任何一个超车点都能完成致命一击,可以随心所欲地瞄准对手稍微松懈防备的那一瞬间。但他猜想火神显然没有这样的沉着。

这不怪他,毕竟是新人,还不成熟。这个时候青峰突然变得格外地宽容,但请别误会,这并不是因为他对火神心怀仁慈。只有胜者才有宽容对手的资格——青峰向来是胜者,也永远会是——即使他在最后一次出站时,与一辆不小心的套圈车蹭到,刮掉了一片鼻翼,或许还损伤了别的什么系统。他赛车的平衡此刻有些微妙,能获得的全速也因空气动力受损而远不如正常情况,控制住赛车需要他比平时多花一倍的注意力,凭感觉不断地微调。

依照火神的急性子,按捺不到最后三圈,在进入攻击范围的这半圈内就会动手。不过他终究是去年的GP2冠军,万中挑一的佼佼者,青峰也相信他确实有些实力,不至于盲目到在无谓的弯角挥霍时间。

他呼叫今吉:“告诉我火神前几次超车都是在哪些地方?”

今吉是个不折不扣的腹黑,在无线电里就笑出了声:“啊呀,这孩子真是死心眼呢,三次都是在出直道前的4号弯之后开始动手,从外线两次,内线一次。”

青峰的唇边露出舐血的微笑。火神的思维实在过于直线,在他面前毫无秘密可言。青峰甚至已经能在脑海中模拟出他准备走的全部路线。

这只是个开始啊,青峰噙着笑意想。还有四圈,他能带来多少惊喜,填补这长久以来干涸的焦灼渴望呢。

快来吧火神,快来吧。以最干脆、最直接,也是唯一的方式。让我更愉快些吧。

 

——青峰,在赛道上这么闲庭信步的话,让你高兴点也无所谓哦?

4号弯近在咫尺,火神贴近到足够利用青峰的赛车尾流。他在这里已成功三次,对超越处于速度劣势青峰胸有成竹。

在这个弯中的刹车点节奏美妙得如同音乐节拍,火神在心里屏息默数。

三,赛车滑过弯心。

二,青峰刚好在出弯的一刹那。

一,就是现在!

 

出弯之后他立即打反方向右移,本想占着速度优势在直道上抽头,车身超越青峰后从内线抢先进弯。可是他的如意算盘迅速落空了:青峰居然没有走常规的赛车线,也没有变线防守,而像是与他心有灵犀一般,从出弯后就一直线右切,擦着路肩,和他走了完全相同的路线。还未等他有足够的空间抽头,就被青峰利用到他车位在后的劣势,硬生生地把他整辆车都挤上了沙石缓冲区!

赛车扬起大片沙尘,蒙在头盔的护目镜上,火神不由暗骂一声可恶。这防守太霸道了,完全没有给他在赛道上留出行驶空间。虽然从理论上说青峰没有变线,几乎等于钻了规则的空子,但这根本不讲道理!

缓冲区的沙石对赛车的轮胎和底座损伤极大,速度也远不如赛道上快。为了把火神逼到无路可退,青峰自己的右轮也开上了路肩。

这时理智的做法应当是减慢速度,等青峰超过他整个车身时立即把赛车拉回赛道,虽然之后再走回外线超车肯定来不及,但也只能放弃这一次的机会,重新卷土再来。然而火神心里憋着上次的一口气,非要以同样的方式和青峰一较高下,让他也尝尝拱手相让的憋屈滋味。于是咬紧牙关,无视视线受阻,针锋相对地踩着全速油门,紧贴青峰开在缓冲区上。

即使失去地利,火神的赛车终究有速度优势,不过4、5秒后,临近直道尾端时车头已将近与青峰齐平。眼看在就要5号弯中与青峰硬碰以一决雌雄,他却无所畏惧,眼中几近要迸出电光——

 

“——火神君,请停止对青峰君的攻击,与青峰君拉开距离!”

黑子向来无甚起伏的声音此时也有几分急促,在无线电里猝然响起。火神一分心,下意识地松了一脚油门。

青峰的赛车风驰电掣,毫不留情地抢进了5号弯。

 

火神机械性地紧跟青峰入弯,并没有减速。但他的脑袋有点懵,一时不能做出反应。

什么……?!他百思不得其解,几乎怀疑是自己听错。

“为什么?”火神满是疑惑,向黑子质问,“我的速度比青峰快很多,我能超过他的,为什么不让我超他?”

“抱歉,火神君,这是车队指令。”

黑子的语气里也包含着深深的无奈和安抚的意味。但火神只是像上了发条的玩偶一般重复发问,他的大脑不能消化这一信息,情绪也激动起来。

“为什么?!拜托,黑子,帮我请示一下赤司?我——”

“驳回。”

这次是赤司清清冷冷的声音,通过电波清晰地传入他耳中。火神的心脏沉沉往下堕去,如坠冰窟之中,凉得刺骨。

这就是判了死刑。

“火神,尽快和大辉拉开距离。”赤司的话语里并不带任何多余的感情,以一种毫无修饰和婉转的方式传达了他的命令。

 

青峰自然也很快意识到了火神的异常。火神依然跟在他身后,但也仅仅只是跟着,刚才已然追击到近乎于零的距离又拉开到半秒以上。从不再激进的驾驶路线上也能看得出,像是突然之间失去了攻击欲望,变得犹豫不已。

青峰怒火中烧。如果现在是和火神面对面的话,恨不得拎着他的领子照脸揍上一拳。他冲着麦克风大吼:“火神在后面搞什么啊,磨磨蹭蹭难看死了!叫哲传话给火神,让他上来!叫他记得自己说过什么,别事到临头就成缩头乌龟了!”

但回应他的不是今吉,却是赤司:“驳回。大辉,火神怎样开车和你无关,请你专心保护好自己的车。”

青峰一愣,随即更加怒不可遏,通话中的分贝加上赛车引擎的噪音,饶是赤司都忍不住把耳机稍微远离耳朵:“我知道怎么搞定我自己的车,不用你教我!”赤司简直可以想象出他烧红了眼的样子:“赤司,别妨碍我和火神!叫他上来!”

 

赤司同时监听着两个频道,微微蹙起眉心。他的人生中极其难得地稍稍感到了自我怀疑,也许在这个赛季签下火神作为二号车手,不是个那么正确的决定。

他对青峰的情况有所了解,当初签下火神时,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看中他骨子里不服输的韧劲。他观察了火神在GP2的一年多,知道他和车队的沟通良好,愿意服从指示,但在赛场上被逼急了也会显露出直觉般的野性。赤司认为他是完美的人选,想要让他和青峰产生化学反应,互相激发动力。但出乎自己预料的是,他和青峰对彼此的竞争意识竟然如此强烈。

从某种程度上,赤司惊讶于青峰对火神的过分在意。一个是两届世界冠军,一个是初出茅庐的菜鸟,现在青峰把自己拉到和火神同一等级上,斗得如火如荼忘乎所以,纵使火神确实天赋过人,也未免太过看得起他。

但这对车队不是什么好事。LA-404的研发成果固然可喜,相比“火星车”LA-403,对其他车队的优势却不那么明显了。在这一年中STR的赛车快得惊人的原因渐渐变得不是秘密,冬季测试中他注意到其他几支一线车队的车速已拍马赶上,而前两站比赛的成绩也证实了这一点。今年的STR没有傲视群雄,放手大玩内部竞争的底气,每一个积分都可能成为决定年终车队冠军的关键。在这样的情况下,青峰和火神要是因为自相残杀而两败俱伤,最后把积分白白送给竞争对手,这是赤司绝对不能容许的。

 

赤司重新戴上耳麦,将两个频道一起接通。

“请两位注意。火神,请你拉开和大辉的距离,你身后还有很多空间。大辉,请专注于剩下的最后三圈,避免让赛车受到进一步的损坏。”他的声音平静得波澜不惊,但蕴含的力量却不容抗拒。“车队今天可以带回18个积分,一分都不能少,两辆车都必须完赛。这是车队指令,也是我的命令,没有人可以违抗,两位都明白了吗?”

没有人回话。火神沉默着,黑子从无线电里听见他的呼吸很重,想是极力忍耐,终于在半圈之后终于还是略微减缓了速度,和青峰拉出了两秒的差距。青峰没有反驳,只是嘲讽地冷冷哼了一声,直接单方面切断了无线电联络。

 

最后一圈,青峰和火神即将双双冲线。赤司见大局已定,才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真是麻烦。”

这时黑子快速地接了一个电话,嗯了几声便挂断了。他转向赤司,表情严肃,但语气淡定得仿佛在谈论天气:“赤司君,恐怕还有更麻烦的。”

赤司面不改色,示意他继续。

“桃井小姐刚才打电话过来,说之前青峰君的Team Radio被导播切进,全球直播了。现在她的工作手机被打爆了,只好暂时关机。”

赤司听着,没什么表情,但漂亮的异色瞳缓缓眯成了细长的形状。他转回头盯着屏幕上青峰的车载画面,声音里的温度简直能结冰:“等会跟五月说,近期那两个人不能接受采访,请她准备好应对媒体的说辞。”

他沉默了一会,看着另一个屏幕中青峰和火神一前一后地冲过挥舞的格子旗,便站起身来,摘下耳机继续补充:“车队在转移到下一站后,比赛日外禁止他们在酒店和Motorhome以外的任何地方活动。”



 
评论
热度(6)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