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赤井秀一+安室透】成年赤井+幼年安室 1-50(完)

暂时没有标题,非CP向(不然就犯罪了),OOC必须有

为什么会写这个……就是为了自给自足吧,难得原作有现成的幼安室人设



1.

赤井秀一从玻璃窗的反光里注视着茱蒂的侧影,对方正压低嗓音使用机上的卫星电话,在几句简短地“好”,“是的”,“我知道了”之后轻声挂断。

“怎么样?”

茱蒂略带惊讶地转向他,快步走了过来。

“抱歉,吵醒你了吗?”

“并没有。”他不在意地摇头。“詹姆斯怎么说?”

茱蒂轻轻叹了口气,秀美的脸庞上混合着无奈和忧伤的神情。

“鉴于本次任务的性质不宜公开……你明白的,”她在赤井对面的位置坐下,“不过他们正在争取授予安德列斯一枚秘密勋章。”

“……呵。”

赤井发出古怪的笑声。茱蒂抬起眼看他,说不上是安慰、责难或者别的什么。于是他沉默着把视线投回窗外虚无的夜空。

 

2.

约一周前联调局内部有一项秘密任务。起初行动级别并不是很高,后来不知是第一批派遣人员疏忽大意,自己闹出了乱子,还是原本任务危险性就被低估,三盏红灯节节连开,以致到最后上头的大人物特别指定他去善后。

除他以外,还需要一名经验丰富的拆弹专家,也就是安德列斯·罗德。

赤井刚入职时便听说安德列斯拆弹部队第一把交椅的大名,他两年前已经从前线退役,在近郊隐居,因此未必愿意趟这趟浑水。当时时间紧迫,没有再另派人做思想工作的余裕,赤井是把装备完物资的直升机直接停在他家庭院的草坪后就去敲响了门。但安德列斯是条汉子,听明情况后犹豫了不到半分钟便进屋收拾出一个旅行袋。

他有本事把一个完好无损的人带走,却连一小块衣角碎片都没能带回来。安德列斯昨天在任务中殉职,一枚巨型炸弹将他连同整座建筑炸得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赤井从来不是一个会对工作挑剔和抱怨的人,但这不代表他没有个人情绪。

而这种感觉真他妈糟透了。

 

3.

“通知他家人了?”

“通知了。安德列斯没有其他直系亲属,只有一名两年前收养的养子。”

赤井想到什么,“那孩子成年了吗?”

“没有,才十岁。”茱蒂有些唏嘘地说。

没错,他在玄关等待的时候曾经见到安德列斯蹲下身和谁拥抱了一下作别。那孩子站在拐角处,他没有看见样子,但如果只有十岁的话,身高确实符合。

未成年,安德列斯又没有其他亲属,意味着那将是一个没有监护人的孤儿。

“詹姆斯已经把那孩子带到局里了,”茱蒂推了推眼镜——她的语速减缓,赤井意识到这是某种信号,“待会你会见到他。”

赤井微妙地扬起眉弓。这个说法很值得寻味。

“……然后他得跟你回去。他得在你家待一段时间。”

 

4.

尽管没有在脸上流露出来,已经很久没有什么事让赤井感到如此吃惊过了。

“安德列斯的死因现在不能公开,”在不太自然的停顿后茱蒂继续道,“上面的意思是……这孩子先由知情的人暂时照顾一阵子,之后再看是否有安德列斯的朋友愿意抚养,或者……再把他放入收养登记系统里。”

赤井慢慢眨了眨眼睛。

“听着,我这样说并不是要推卸责任,但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如果使用更激烈的言辞的话,他甚至觉得这有点可笑,“我可以、也很乐于用别的方式帮上忙,而我家甚至连一张空床都没有。”

“抱歉,这是命令。”茱蒂的声音充满歉意,“无论如何,两个星期后的12月18日,都会有人来接走这个孩子。”

赤井选择闭上嘴,知道再反驳也无甚用处。他又将目光移回窗外。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新买了一张沙发床,你可以放在你那间比客厅还大的书房里。”

“比起沙发床,我更希望你能给我一把上满膛的枪。”他语带讥诮。

 

5.

凌晨一点,赤井在纽约联调局的一间会客室里见到了他未来两周内的临时被监护人。

小孩子的头发是短短的茶色,肤色却偏深,不知是不是混血。他低着头抱膝坐在沙发上,膝盖和胳膊肘上贴着创口贴。一转头看到进来的赤井时,眼睛里还有薄薄一层眼泪。

茱蒂上前说:“这是赤井探员。”

赤井还没来得及打个招呼,只见这孩子渐渐瞪大眼睛,脸色从伤心转变成困惑,最后化成一种带有指控性质的愤怒。他从沙发上跳下来,面对赤井站得笔挺,双手在身侧紧紧捏成两个小小的拳头。

“我认得你,”小孩子必须把头抬得高高的才能正视他,声音里还带着点奶声奶气的哭腔,其中隐藏的怒火却是货真价实不可小觑,需要被认真严肃地对待。“就是你把我爸爸带走的。”

 

6.

无可抵赖。

赤井顿时意识到这事还能比他想象的更麻烦。

 

7.

被又哭又闹的小孩子扑到身上捶打这类似乎符合常识的场面并没有出现。这小鬼处理敌意的方式出乎意料地冷静和克制,成熟得完全不符合他的年纪。茱蒂对他说明情况时赤井一直站在旁边观察,他从头到尾不点头也不摇头,末了自己提着行李跟在大人身后到了停车场。但一路上不管茱蒂再问他什么,他都打定了主意似的一声不吭。

迅速接受现实,态度不合作不反抗。安德列斯把这孩子训练的很好。

 

8.

赤井连夜把客厅里的沙发搬进了自家公寓的书房。

三十平米大的书房内书架绕墙一周,直顶天花板,堆满了各种专业类书籍和他经手过没经手过的案件档案和搜查资料。腾出一块空间来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完全安顿下来之后,他问小安室(男孩的名字叫安室透,不是他问出来的而是直接看的档案)这么晚了明天上学需不需要请假。小孩子一边从带来的行李里找出校服,一边眼睛也不抬地说他知道附近的校车在哪里坐。

这是他们当晚唯一的对话。

赤井已经看出来这小鬼自理能力很强,大概并不需要他照顾什么。他把顺路在便利店买的牛奶和面包,以及公寓的备用钥匙放在了客厅的餐桌上。

如果是这样的两个星期,也许还能相对过得轻松一些。

 

9.

两天后赤井清楚地认识到一个事实:他就是被坑了。

在今天收养系统的社工打来电话之前,从来没有人告诉他会有人每周一次上门来监督小安室在“新家庭”的生活情况,顺便给小孩子做心理评估。

赤井不得不告了半天假,赶回家接待那位显然生活过度滋润的社工。他脱下外套,上身印着政府服务部门Logo的Polo衫被圆润的啤酒肚撑得鼓起一大块。

小安室还没放学回家。赤井出于礼仪,心不在焉地和对方聊了一会儿,脑子里还在盘算新接手的案子。结果是当公寓大门的钥匙孔发出声响时他没能立即起身,而是过分热情的社工先生替他打开了门。

然后发现对准自己脑门的是黑洞洞的枪口。

 

10.

小安室坐在他身边,手枪放在咖啡桌上。保险栓已经被关上了。

“这很正常。”赤井镇定地说。“这是我给他的枪。”

谎话。这把是袖珍型手枪,杀伤力小,通常作女性防身用。他没有这种枪。

社工先生被吓坏了,用手帕不停擦着汗。“这不正常,探员!”对方激烈地反驳道。“我希望您能意识到让儿童接触到真枪的危险性!稍有差池,这会给孩子留下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赤井看了看坐在身边的小安室。小孩子垂眼捧着果汁喝,心不跳气不喘,刚才握过枪的手也没有发抖。

他想他可不这么认为。

 

11.

“而且,”社工先生从公事包里抽出一份档案,刷刷地翻到某一页给赤井看:“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孩子两年前在上一个家庭就留下过相似的记录。”

现在他知道枪是怎么来的了。

赤井决定速战速决地处理掉这个问题。

他用尽量平易近人的语气,近乎和蔼地说:“你知道,我和这孩子先前的养父都为联调局效力,在日常生活中遭遇危险的可能性也比普通人更大。在这个基础上,我认为他有必要提前掌握一些自卫技能。他对今天家里有客人来访不知情,听到陌生人来开门的脚步声提起警觉也是情有可原。我保证同样的事不会再三发生了,请你谅解。”

他注意到小安室偷偷从眼角瞟了他一眼,然后乖巧地放下杯子站起身来:“对不起,叔叔。”

搞定。

 

12.

社工在还惊魂未定的情况下给小安室做心理测试。

测试内容是让他画一棵自己心目中的树。赤井坐在一旁,看着小孩子轻车熟路地用彩色铅笔在十分钟内完成了一副以他的年龄来说相当高质量的画。

他画的不只是树,茂密的树冠下还坐着正在野餐的一家四口和一条狗,看起来其乐融融。

社工先生似乎对测试结果感到满意,而赤井忍不住撇了撇嘴角。

 

13.

被主人送至门外时,社工先生还是提出了他的忠告。

“赤井先生,我并没有冒犯的意思。只是我依然认为让儿童过早接触到暴力(赤井想他应该还是对那把枪心有余悸)不是一件有益的事。况且调换到一个背景和结构相似的新家庭对孩子来说没有任何帮助。恕我直言,你们的职业并不适合作为收养人。”

 

14.

赤井关上门。

小安室正在把他的画作放进书包里。接着把手移向手枪时,他抬头看了一眼大人。

赤井说你收好吧。于是小孩子迅速把枪也放进包里,准备背上进书房。

“在此之前,”赤井轻描淡写地叫住他,“不想谈谈为什么你的画会跟《动力树绘》教材上多才多艺型人格的例子如出一辙吗?”

 

15.

小安室回过头,气鼓鼓地瞪着他。

“不要你管。”

简直和先前判若两人。

 

16.

所谓祸不单行,大约指的就是麻烦事总是接踵而至。

比如又两天后,他刚出完一个逮捕现场,就接到了小安室的班主任来电,说必须劳烦家长来一次学校,小孩子和高年级同学打架了,受了一点伤。

他一手按着犯人的后脖子,一手提着手机,听见这几个单词叠加在一起时,感觉就像穿越回几年前得去收拾真纯闯祸的烂摊子。

 

17.

赤井穿着防弹衣进入办公室时,四周响起一片此起彼伏的吸气声。

小安室坐在沙发上,左边脸颊上有一块不大不小的淤青,鼻梁上贴着创口贴,胳膊和腿上也涂了青青紫紫的药水,不过总体看起来情况不严重。

看到赤井走过来时,小鬼的神色明显地动摇了,紧接着逞强地把头转向另一边。

不知为何,赤井突然觉得这幼稚得有点好笑。

 

18.

班主任是一位看起来刚毕业不久的年轻女老师,经验尚浅,看见赤井全副武装的架势,一时便有些不知所措。

赤井先伸出手:“你好,我是安室透的临时监护人。”说完他敏锐地感觉到小孩子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多停留了几秒。

他其实很在意,然而圆滑的大人装作浑然不觉。

 

19.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在室外活动课上和高年级的学生起了一些争执。据在场的学生说,是那几个大孩子先过来争抢场地的。本来和他并没有关系,但当时有几个同班同学被推倒了,他过去拦住他们。那些大孩子认识他,知道他的情况……比较特殊,言语间冒犯了他的家人,才会进一步发生肢体冲突的——我们并不认为是他的错,高年级的老师也对那几个学生非常头痛,这一次已经严厉地批评过他们了。”

赤井没有说话,静静地朝沙发上看了一眼。小安室看着窗外,仿佛没在听,但是十指紧紧捏住布沙发的边缘。

班主任觑着赤井的脸色,以为他没有完全接受这个解释,仍在责怪孩子,连忙补充道:

“被推倒的同学说他很勇敢,以一敌三保护了他们——当然,对于打架这个行为本身学校还是不支持的。不过他是个好孩子,平时非常听话,又很聪明,成绩也很优异,所以……”

班主任老师显然相当喜欢小安室。赤井客气地笑了一笑:“我知道了。”

 

20.

出门以后赤井问他:“自己可以走吗?”意料之中地被无视了。

赤井把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慢慢跟在小安室后面走向停车场。小鬼一言不发地爬上路虎的副驾驶座,自己系好安全带,一副你要打要骂都和我无关的样子。

在两厢沉默中赤井将车开上大道,直到小安室发现这并不是开回家的方向。小孩子小心打量着周围的街景,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几圈,最后还是没忍住开口问:“我们现在要去哪里?”

“愿意说话了?”

小孩子“哼”了一声。

赤井只看着前方:“到了就知道了。”

 

21.

赤井用指节敲了几下柜台台面。

“莱昂纳尔,现在有空场地吗?借我两个小时。”

几秒钟后从柜台底下忽然冒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身材魁梧,穿着连体工作服,一头金发乱蓬蓬的,原本挂着不耐烦表情的脸一见到来人是赤井便立即笑逐颜开。

“秀一!好久不见了,最近这么忙?”一只熊掌重重拍在赤井肩上。“场地有,你随便用,今天一个人来?要不要找人陪你练?”

赤井面不改色地被他拍了几下,然后示意自己身边:“他和我一起。”

莱昂纳尔左右不见人影,好奇地探出头去,才看到了还不如柜台高的小男孩。

 

22.

“虽然你今天刚干过一架,”赤井边说边把防弹衣脱下来扔在地板上,只剩一件黑色的紧身T恤,“你还是得热身,不然容易受伤。”

“……你要和我打吗?”小鬼眯起眼睛,露出一个也许他自以为非常凶狠的表情。

“这里是拳击训练场。”

“我看得见这里是拳击训练场。”小安室一脸警惕地看着他,右脚悄悄往后挪了半步。

“所以我们是来训练的。”

小孩子露出迷茫的表情。赤井难得耐心地补充解释:“显然你和你的同学有一些过节,我不认为他们今后会放弃找你麻烦。而以你现在的水准还做不到全身而退。”

小安室眨了眨眼睛。“所以你要教我打败他们?”

“不会教你很多。虽然不提倡暴力,但就像我上次说过的,你应该掌握‘足够的’自卫技能。”

别扭的小鬼不说话了。

“还有别的问题吗?或者你其实怕痛不想学?等一下可能会让你摔得很惨。”

这小鬼头倔强但识时务,他心里很清楚,就是故意这么说。

小孩子果真立马摇了摇头,又嫌弃地皱皱鼻子。“两个小时能有什么用?你可别说大话。”

赤井几乎要笑出来。他居然被一个小鬼激将了。

“以后你会明白要感谢我的。”

 

23.

这小子果然像他班主任说的那样聪明。赤井教给他一些截拳道中基础的制敌动作,他领会得非常快,还能和以前安德列斯教他的防身术一起用得融会贯通。

当然,也真的被摔得很惨。身上除了药水以外又多了好些青一块紫一块的。

赤井拿了一瓶药油过来,靠在墙边看小安室自己有模有样地坐在地上涂。他习惯性地想从口袋里摸一支烟来抽,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有一件事我想你应该记住。”

小孩子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他。

“世界上永远有你打不过的人。大多数时候,成事的不是武力。”赤井蹲下来,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小孩子的太阳穴,小不点偏头想躲开。“更重要的是这里。”

小安室没吭声。

赤井似笑非笑。“不过我想这不用我教,你已经很明白这个道理了。”

 

24.

“我书房里的档案,R字(Rodd)开头的和还没来得及归档的较新那些都被你翻动过,是吗?”

小安室仍然咬着嘴唇不说话,眼睛盯着地板。

“不说话?我猜大概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所以才没有反对和我住在一起吧。”

小孩子毕竟修为浅耐不住性子,把药油罐子往地上一放,初生牛犊不怕虎地瞪他。

“是又怎么样?你想说别把大人都当成傻子吗?”

“不,只要别把我当成傻子就行了。”赤井被瞪得不痛不痒,伸手替他拧好盖子。“想知道你爸爸的事吗?”

 

25.

小安室安静下来,不甘示弱地像要在他身上盯出两个洞来。但饶是他抿着嘴想要用力憋住,眼睛里还是有眼泪在打转。

“我知道爸爸又是去执行任务了。他以前说这是他自愿服从命令,如果出了事,我不能迁怒别人。”他嗫嚅着,非常不甘心地看着赤井。“这很难,但是我在努力了。”

他顿了顿,然而赤井知道他没有说完。他没有打断他。

“但是爸爸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不能告诉我?!”小孩子忽然很大声地喊,就好像声音越大越有理似的。“他又没有干坏事!”

虽然赤井本来就觉得他其实挺有理的。

于是他想了想,说:“安德列斯的报告再过一个星期左右才会出来,我可以转述给你。”

 

26.

小孩子惊呆了,眼睛里的泪光还在一闪一闪的。

“你不骗我?”他的语气里全是不信任。“这么简单?不是会违反什么保密协议之类的吗?”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嘛。”赤井伸手按了按小安室的头顶,这孩子头发真软。“我想把这个叫做通情达理。嗯,我比较喜欢这个说法。”

“你爸爸是个英雄,你应该知道这点。”他说。

 

27.

“……我现在能不能再问一件事?”

“你说。”

小安室用手背快速揉了揉眼睛:“那些害死我爸爸的坏人们,现在都抓住了吗?”

赤井说:“大多数已经死了,剩下的很快也会了。”

小孩子没有显得高兴起来,反而抽着鼻子说:

“总是这样。”

 

28.

赤井最后并没有问那是什么意思。

 

29.

从敲门声他辨认得出门外的是茱蒂。

 “进来。”

茱蒂推门而入。赤井问:“有事吗?”

茱蒂半弯下腰,将小臂搁在他办公桌前的椅背上。“詹姆斯说你这几天抽烟抽得特别凶,我来看看。”她的目光望向塞得八分满的烟灰缸。“你想聊聊吗?”

赤井笑了一笑。

“没事。只是现在家里有小孩,不方便抽烟而已。”

茱蒂也笑了起来。

 

30.

“那么,你们相处的如何?”

赤井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他耸耸肩,又点上一支烟。

“他是个好孩子。”

似乎几天以前他才听过相似的话。“怎么说?”

茱蒂踱到赤井的办公室窗前打开窗透气,随后将双手交叠在胸前。

“他被单身母亲养大,7岁的时候母亲在银行抢劫案中不幸被歹徒的流弹击中,不治身亡。之后的半年里通过政府的收养系统先后辗转了三个家庭,直到安德列斯提出对他的收养申请才安定下来。他在学校的成绩很优秀,特别是理科。听说安德列斯很为这个养子自豪。”茱蒂定了定,踟蹰一会儿,才继续道:“我猜,安德列斯收养他的原因是……他自己就是那次银行劫案救援行动的队员之一。”

恐怕是听说了这孩子的消息,才特意提出申请的吧。

赤井吐出一口烟雾。

“这些我都知道,”他的目光落在办公桌上的联调局徽章,“不是只有你看过小鬼的档案。”

 

31.

“听你的语气,似乎对他的经历还挺感同身受的。”

“或许是吧。”茱蒂偏了偏头,“或许因为这样,才想对这孩子多关照一些。”

“确实,你应该是更合适的人选。”赤井若有所思地掸着烟灰。“其实我不明白,为什么不是你而是我?”

茱蒂闻言弯起了唇角。

“啊,这件事,”她狡黠地眨眨眼,“你想知道詹姆斯是怎么说的吗?”

 

32.

“詹姆斯说:‘比起你,赤井君更需要这个机会。’”

赤井愣了愣,再次聪明地选择闭上嘴,把剩下半截烟蒂掐灭在烟灰缸里。

 

33.

星期六的时候他带小鬼上街买东西。他的冰箱在厨房孤零零地结霜太久,早上他带着小安室清理了一番,并决定是时候出来补点货了。

从面包店出来没走几步,他突然发现身边的小孩子突然没了踪影。回头一看,小鬼头正抱着纸袋,抬头看着酒行的橱窗出神。

他走到小安室身旁。“怎么了?”

小孩子视线没挪开,举高手指着一瓶苏格兰威士忌:“这是爸爸最喜欢喝的酒。”他说,“我刚才看到你的酒窖里也有一瓶。”

赤井不明所以,但他知道这小鬼绝不会无缘无故说这些。果然小安室回头望着他眨巴眨巴眼睛:“回去以后,我能不能尝一点?”

 

34.

赤井一时间没说出话来,但显然他的表情已经提前泄露了他的回答。小安室皱起眉头:“别把我当小孩看。”

“……是,你已经十岁了,我得把你当成大人了。”“真正的大人”半真半假地说。“但是喝酒,在你成年之前都休想。走吧。”

“唔,那我想那些碎尸啊,肢解之类的现场照片,未成年也是不可以看的吧。”小孩子突然没头没脑地望着天说。

赤井停下脚步。

“……那可不是我让你看的。”他高深莫测地眯起眼睛。

小孩子笑得天真无邪,说出的话却完全相反。

“总之我已经看到了。而且我猜,里面有些东西本来是不应该出现在你的书房里的吧。”

 

35.

在等红灯的时候他才理会被他揪着衣服后领扔到副驾驶座的小鬼。

“总之,喝酒不行。”

“好吧。”小安室手上转着一个茱蒂昨天送给他的魔方,一脸“大人真是无趣”:“那我想继续看你书房里其他案件的档案可以吗?”

“……我已经答应转告你关于你父亲的调查报告了,不要得寸进尺。”他非常没品地反威胁十岁小孩。

小安室停下手中的动作,盘着腿坐在副驾驶座上看他。

“我真的很感兴趣,不可以吗?”

 

36.

赤井分神看了小安室一眼。“你想当警察?”

小孩子歪了歪头:“看这些就一定要当警察吗?我只是觉得很有趣而已。”

“我怕我不小心培养出一个变态杀手。”

小安室嫌弃地扁扁嘴。“谁会变成变态杀手啊!给我看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赤井没有接话。小孩子以为他还是没有答应,低着头无聊地继续摆弄魔方。直到狡猾的大人伸手不轻不重地敲了一记他的额头。

“我回去选一些你现在可以看的,有问题的话可以来问我。其他的文件未经我允许,你不准自己翻,同意吗?”

小孩子双手捂着前额连连点头。

 

37.

“还有,不许再拿这件事提别的要求了。保证?”

“我保证。”

“你回答的太快了。”

 

38.

麻醉药的药效过了,右肩上缝过线的伤口开始隐隐作痛。他毕竟不是钢铁神经的机器人,连续三天的高强度工作,不休不眠和疼痛把他的身体推向极限,但精神上却仍处于亢奋期。他想他也许需要一些止痛剂和轻剂量安眠药,才能好好睡一觉。

他看着和他同一组行动的阿莱桑德罗,头盔和防爆服都没来得及脱,脸上还有黑漆漆的硝烟痕迹。一上飞机连屁股还没沾到座位,便急着用手机打电话给妻女报平安,事无巨细地听妻子汇报女儿的情况。他一个糙老爷们小心翼翼捧着手机,轻声细语地哄女儿,傻笑得像浸了蜜一样甜,直到机长广播通知即将起飞才舍得说拜拜。

挂断电话后他就好像才刚意识到自己对面还有个人似的,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脖子:“赤井先生……见笑了。”

赤井微微点头表示理解。“多大了?”

一提到女儿,人高马大的汉子又切换到了傻爸爸模式。“6个月了,艾玛刚才在电话里说,小莎拉会喊妈妈了。真可惜我没能在身边,不知道等我回家,她是不是就会喊爸爸了……”

赤井忽然感受到一种陌生的、前所未有的情绪。

 

39.

“你好?”

“是我。”他觉得自己听起来不太自然。

茱蒂的声音立刻拉高了几个音调:“秀?!你还好吗,一切顺利吗?”

“我没事,在回程飞机上。”

“谢天谢地。”电话那头的茱蒂松了一口气。“是有什么事吗?”

赤井斜倚着墙,有些莫名焦躁地用另一只手把关了电源的手机翻盖打开又关上。过了一会儿他才问:“小鬼怎么样?”

 

40.

“……”

“……别以为你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在笑。”

“抱歉,抱歉,我只是觉得这真是罕见。”茱蒂语气欢快地说,“他这三天都很好,没发生什么事,也不需要我操心什么——他是个很乖的孩子。他现在已经做完作业,在书房里看从你家里搬来的档案,看的很认真,还会做笔记。你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赤井感到自己被调侃了,他不太习惯这种经历。打这个电话也许是个错误的决定。

“……没有了。”

“那么我要叫他来接电话吗?”

“不用了。”

回答得过于快了,多少显得有些心虚。

 

41.

“我明天凌晨到家,告诉小鬼让他放学先回你家,我五点左右过来把他接走。”

“五点?你说什么呢。”茱蒂奇怪地说,“明天下午会有收养登记系统的工作人员来你家吧?”

赤井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还有几个小时就是12月18日了。

他已经完全把这件事抛到脑后了。

 

42.

“……秀?你还在吗?”

赤井沉吟片刻才回答:“茱蒂,问你一件事。如果我明天提交收养申请的话,会马上开始进行吗?”

“明天是周五,我想无论如何得到周一才能开始处理吧。啊,难道你想——”

“没事了。”赤井打断她,“明天我去学校接他,不用麻烦你了。先这样。”

 

43.

小安室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你看起来好像黑了。

赤井一边打着方向盘倒车一边随口应付:是吗。

一路上小孩子多话到反常,一直抓着他问那些案件的相关问题。赤井觉得奇怪:“才几天不见,你变得这么刻苦?”

小安室静悄悄地说:“我怕时间不够了。”

从赤井的角度看起来,小孩子的侧面竟然显得有点寂寞。

 

44.

这回来访的除了上次那位社工先生以外,还有另两位较年轻的女士。

小安室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把那个他已经解出来的魔方再打乱。

但是赤井开门见山地说:“各位,非常抱歉,我今天早上已经通过邮件向你们递交了收养这个孩子的表格。相信从下周一开始,你们的同事就会开始对我进行审核。”

三位社工面面相觑。小安室不小心把他的魔方掉在了地毯上。

“在此之前,我希望能把这孩子留在我家。”

 

45.

“赤井探员,对于这件事你是认真的吗?”

“是的,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社工先生皱起了眉头。但他立即舒缓下来,并试图用专业的方式说服赤井。

“不,赤井探员。就像我上次说过的那样,我认为你的职业会妨碍你成为一个合格的收养人。你的工作想必充满灵活机动性,你能保证充足的时间来照顾和陪伴这个孩子吗?更何况,考虑到他前一任收养人的先例,万一你在工作上有什么不测,我们没有必要让孩子再承受一次这种打击。”

赤井摇了摇头。

“我认为做这种假设是没有必要的。他比一般的孩子坚强许多,知道怎么自己照顾自己。他需要的远不是照顾和陪伴这些东西。”

两位女性还未表态,可以争取一下。但这位社工相当执着:“赤井先生,如果你替孩子着想的话,应该让他进入一个普通的、有双亲和兄弟的家庭,起码这孩子不必学会开枪,不必整天过得提心吊胆——”

社工先生话说到一半,由始至终一言不发地坐在一边的小孩子突然站了起来,两三步跑向赤井,抱着大人的右腿躲在他身后。

 

46.

赤井有些诧异。

“怎么了?”他摸一摸小孩子的头,但小孩子死死地抱住他的腿不放。过了一会才探出半张憋红的小脸来。

“我不想走……”他可怜兮兮地呜咽着,“我喜欢赤井叔叔……”

他边说边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说完这句话时眼泪更是像断了线的珠子那样一颗接一颗滚落下来,怎么抹也止不住。

 

47.

他这一哭,两位女性社工心就软了大半。

赤井弯下腰,用左手毫不费力地一把把小安室抱了起来。小孩子的手臂自然而然地圈过他的头颈,把脸埋在他肩窝里不停抽泣。

没有人能对这场面无动于衷,两位女士的心更是快化成了一滩水。社工先生也不得不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虽然有各种各样的条件要求,但是我们一定会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愿。”其中一位女士感动地说,“既然你们都不想和彼此分开,这真是再好不过了。尽管这有些不符合流程规定,赤井探员,请务必记得向我们提出加速审核的要求。”

赤井诚恳地点头:“一定。”

 

48.

“他们已经走了。”

赤井有些心情复杂地看着小鬼把眼泪鼻涕都往自己肩头上蹭,才抬起脸来平视自己。

“不放我下来吗?你的右肩受伤了,没关系吗?”

他说话声音里还有一点鼻音,脸上有没擦干净的泪痕,但一双眼睛看起来眉飞色舞的,完全不是个才哭闹过一场的小孩。

赤井没有动。“你怎么知道?”

“我站在你右边,你却伸左手来抱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而且我刚刚看到里面的绷带了。”小安室有些得意地指了指他的领口。

赤井认真地盯着他看了一会,才慢慢地开口,听起来似乎有点感叹。

“干得不错。”

 

49.

“你为什么要收养我?是因为觉得内疚还是怕我变成变态杀手?”

“那你为什么愿意被我收养呢?是因为你爸爸的报告还是可以继续看档案?”

“是我先问的。”

“那我回答了之后,你能保证也回答我的问题吗?你知道,不管你是不是留下来,安德列斯的报告和那些档案我还是会遵守诺言的。”

“……我只是不想再一遍遍画那棵该死的树了。”

“……是吗。”

 

50.

小孩子的脸皮薄,最后决定假装若无其事地扯开话题:“我饿了。”

“那我们今天出去吃晚饭。”

毕竟还是狡猾的大人更胜一筹。


END


*画树测试来自于《common law》第二集

 
评论(10)
热度(870)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