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写手限定游戏】黑历史羞耻PLAY-23题

看书看累了来玩玩这个XD

最早的一些OTP短篇是高中进足球圈时写在本子上的,不高兴录入了。从11年进盗墓圈起电脑里有word存档的那些文开始吧www(逃避了真正的黑历史【】也就三个CP,瓶邪,小篮球青火,盾冬


1. 贴出你第一个圈子的第一篇文中的第一段【瓶邪 自白】

事情发生在两周前的星期二。

大约凌晨四点的时候我就被手机铃声吵醒。昨天晚上和我一个发小,老痒,一直差不多喝到两点半,喝得脸红脖子粗,我的舌头都快跟他那么大了。到家洗了把脸,倒在床上已经三点半,于是我才刚睡下半个钟头。我连骂骂咧咧的力气都没有了,迷迷糊糊的伸手到床头去摸手机,还差点把闹钟打翻下去。


2. 对刚刚那段你感想如何XD?

还行?不功不过的类型。虽然盗墓原作是那个性质,好像用词也有点太口语化了。另外给出的信息量太少。


3. 现在比较满意的首段贴一下?【盾冬 Untitled】

Steve的单人床虽然结实,但毕竟还是单人床。两个手长脚长的男人非得一起挤在上面,空间挤压得极其有限。Bucky在他身边背身躺着,左腿已经悬在床沿外,光裸的颈项脊背和侧腰蜿蜒成河谷般优美起伏的线条,隐没在他胯骨处岌岌可危地挂着的被单下。


4.好现在羞耻升级,你黑历史时期是怎样写cp互动的呢?【瓶邪 自白】

我顺手关门的时候,突然看见那小哥从我来的方向,沿着走廊慢慢走过来。

他半低着头,再加上背光,我看不太清他的脸。不过光透过来,把他的身材线条刻画得干净利落。我不得不说,能把病号服穿得这么好看的人,他是我见过的第一个。

都说同性之间没有正确的审美观,不过我觉得别说是让女人去评价他,就算把他扔进猴子堆里,搞不好猴子也能得出相同的结论。

我回过神来,发现他身后还有位穿着警服的同事跟着他的脚步,慢吞吞的挪过来。我暗暗嘀咕,也不知道去扶一把病人,就迎上去想帮他一把。

他抬头看我一眼,不动声色地侧了侧身,就避过了我刚刚抬起来的手。我有点尴尬地顺势转成解开围巾的姿势,扯出一张笑脸问他:“……呃,小哥,去哪了?”

开口我就在称呼上停顿了一下,然后索性把我和三叔平时叫他的“小哥”搬出来。

他眉眼间的神情还是冷冷淡淡:“下楼走一圈。”

他说完就要转身进门,我赶在他之前替他把门打开,他瞄都没瞄我一眼就径直走进去坐到床上。

我靠,我站在门口气结,虽然我也不差这一句“谢谢”,可这种待遇大爷他还真是享受得理所当然。难怪派来保护他的同事就这么跟在他后面眼睁睁看着,他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谁高兴去贴他的冷屁股。

 

我按捺下来,跟站在门口的同事出示了警察证,反手关门进屋。

阳台的窗还开着,雨丝随冷风滂进屋里,冻得我打了个喷嚏,他穿着单衣盖着一条薄被子居然也不觉得冷。我懒得去征求他意见,反正估计他也没意见,就去把窗都关上,然后开了暖气。

我把水果放在他床头,把椅子拉过来坐在他床边。房里一时半会还暖不起来,我搓着手掌呵了几口暖气,一边在心里计划着怎么起个话头。

很快的打定主意后我就清了清嗓子,结果发现他已经开始坐在床上闭目养神。我翻翻眼睛,叫他“小哥”,他睁开眼盯着我看。

“咳,小哥你还记得我吗?我昨天来过的,我是警察,今天接着来问你点情况。”

他点头,继续盯着我。

我都被他看得有点坐不住了,心里直发毛,恨不得替他把脸转个方向。正常人哪有这样死瞪着别人的?我现在情愿他接着闭目养神。

我颇不自在地换了个坐的姿势,“那啥,我就问问,你想起什么没?”

他摇了摇头,然后谢天谢地,他终于转头直视前方墙壁去了。

接着就是沉默,长长长长的沉默。没有人说话。


5. 为什么会这么写?

有“互动”吗?【】

因为小哥就是这么闷啊,这是他的通常运转模式吧,以致我写起来都特别省力23333不过吴邪的心理活动如果是我现在写的话肯定有得改,感觉太跳脱和偏女性化了一点。


6.贴一段你现在比较满意的CP互动吧!【青火 Faster Than Light】

他向来心不在焉,因此距离那障碍物很近时才发现那不是块石头,而是个背朝他坐在雪地里的人。他吃了一惊,第一反应是快停下来,但距离已经太近,急停时铲起的飞雪兜头盖脸地泼了那人一身。

被无辜卷入的男人哇地叫了一声,从地上弹了起来,手忙脚乱地低头拍着头顶和身上的雪。有些雪水迅速融化了,从他的发梢顺着衣领和脖子间的缝隙钻进去,想必会很冷。青峰确实有点过意不去,但他不会道歉,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站在旁边看。

他注意到男人的身高大概和自己差不多,身上穿着的也是STR车队标配的黑色滑雪服和毛线帽。只有右脚上踏着滑雪板,还有一只甩在一米开外,左脚的滑雪靴鞋带系了一半。这情况显而易见,他肯定是从陡坡上滑下来,技术不过关摔在这里,把滑雪靴摔松了,于是坐在雪地里重新穿,不幸被青峰看成了障碍物。

男人像大型动物一样甩了甩头,奋力把手伸向后颈摸了几下,最后还是无能为力。青峰用英语问他:“Are you all right?”

男人抬起头来看他。他已经把防风镜摘了,露出一双在冰天雪地里尤其显眼的火红色眼睛,和奇怪的在尾端分岔的眉毛。不过面部特征依然表明他是亚洲血统,以赤司的兴趣,八成是个日本人,虽然青峰并不关心这点。他之前在车队里没有见过他,但是也不能确定,他一贯目中无人——字面和实际双重意义上的。这倒霉家伙可能是个技师什么的。

他摇头,也用英语回答青峰他没事,意外地操着一口标准的美音。

既然他没事,青峰就打算走了。他刚踏着滑雪板转了个身,正准备继续滑,突然听见男人用一种颇为大惊小怪的语气在背后大声叫他:“青峰大辉!”

 

青峰心想我戴着毛线帽和防风镜,滑雪服遮过口鼻,整张脸遮的严严实实,这样也能认出我是不是有点厉害了?但随后很快想起,滑雪服后颈的位置刺着他姓氏的罗马音,也是赤司的趣味。

青峰听他叫自己名字的口音非常标准,没有奇怪的腔调,99%是个日本人了。于是他又转回来,用日语回他:“什么事?”

本来听他的口气,青峰以为是新入队的技师对他偶像崇拜之类的,但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男人(有点滑稽地)一只脚穿着滑雪靴,一只脚拖着滑雪板朝他走近。青峰清楚地看到他的双眼中燃起两小簇火红色的火苗,这火苗点亮了他整张脸庞,让他看起来生气勃勃,意气风发。青峰忽然觉得这眼神有点熟悉。

“我是火神大我。”他也用日语回答,语气里充满了自信满满的意味。

青峰说,哦。

火神也许没想到他会是这个反应,表情有点疑惑地等着他的下文。但青峰确实没有下文了,他也摸不着头脑。我应该认识这个人吗,他想。火神,火神,好像在哪听过……啊不行,头疼,想不起来了。于是他就放弃了。青峰不可能认为想不起这个人是自己的错,因此他以一副全然坦坦荡荡的态度看着火神:对不起你哪位?

火神接收到他的讯息,先前那些蓬发的气焰不禁有些蔫了。他摸了摸后脑勺,说:“我是今年新来的二号车手。”

 

啊,原来是这样,青峰想。难怪觉得耳熟,是五月被他打断的那次吧,听过他的名字。随后他注意到火神用得乱七八糟的敬语语法。但仅止于此,青峰对他没有更多的感想了。

青峰还是回答:“哦。”这次眉宇间都染上了点不耐烦,明明白白地写着有话快说别磨叽。但他忘了那表情挡在防风镜下面,火神什么都看不到。


7.你觉得现在有进步吗?

肯定有,文字和感情表达顺畅多了。毕竟开FTL的时候是之前自白十万字的写作量累积下来了。其实FTL我特别自豪的是整个大纲【】有燃有感情线,两个人彼此激励成为更好的对手,永远不会对赛车和对方厌倦。写的时候投射了我对这个CP两人以及F1这项运动所有的爱。

......谁叫我没毅力写完呢(。

 

8. 现在羞耻继续升级,贴出你最中二的一段描写吧!【瓶邪 自白】

我撑着桌面慢慢站了起来,头痛欲裂,四肢酸软,意识却很清醒。

我转身想进房,闷油瓶却叫住我:“吴邪。”

我停下,等他还要说什么。

他绕过桌子走过来,站在我面前。我只是低着头看地面。

他低低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没说话。

他突然伸出手臂,绕过我的肩膀,把我环在他身前。

他用的力气极其轻,浑身上下也不过只有手臂碰到我,这大概不能算是一个拥抱。

我紧紧闭上眼睛,用力眨了一下。这样的事以前没有,以后也再不会有了。

想完之后我抬起手,作势要抵住他。他很快放开了我。

我垂着眼睛,说我累了,先去睡了。然后绕开他,往卧室走去。

打开门时闷油瓶在我身后说“我打算这两天内回巴乃。”我没有转头,不过我想他应该仍然背对着我。

“随你。”我答。然后我关上了房门。


9. 哈哈哈你感想如何啊?

其实用中二定义文字我比较没概念......好像写的东西都没怎么中二的起来?因为我完全不会描写啊!【【【

选这段大概是因为从文风上来说分段太短看起来很梨花体(。事实上......感觉是挺矫情的,不想再看第二遍OTL


10. 现在把你刚刚的中二段落套给你现在的本命/墙头CP试试?

..............画风不对,想掐死自己。

 

11. 黑历史时期对攻的描述是怎样的呢?贴一下【瓶邪 自白】

三叔开始说明我们是警察现在调查一起凶案希望你配合云云,趁此机会我也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他应该不到三十岁,身材属于中等偏瘦那一类。长得白白净净,瘦长脸,脸上没什么血色。额头上包着厚厚一层绷带,刘海尤其的长,半遮住眼睛。薄薄的唇紧抿,看起来又冷又酷的感觉。

算是个美男子,我下了结论,看着不像是会杀人放火的样子。


12. 为什么喜欢这么描述呢?

我觉得小哥长这样是共识吧23333因为是吴邪第一人称视角也不好写得太过火。

 

13. 那现在是怎么描述攻的?【盾冬 Multiple Choices?】

这个穿得像个大学生的男人有着线条美好的侧脸,和一头颜色太过漂亮的金发,闪耀得几乎能夺走太阳的光辉。他的身高超过六英尺,身形挺拔修长,肌肉发达健硕,并且可能精通多种格斗技。冬兵判断自己即便使出全力,恐怕都很难在十分钟内面对面地使他丧失行动能力。当然,他还有很多其他办法。

 

14. 过去时怎么描述受的?【青火 Faster Than Light】

火神把湿漉漉的刘海往上撩,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有水珠从他发梢间滴溜溜地滚下来,汇聚成一小股溪流,沿着他笔挺的鼻梁滑下,划过他的嘴唇,最后顺着下巴的线条回到它原本的归宿;也有两三颗淘气地悬在他眉峰唇角边,将落未落,摇摇欲坠。青峰不知怎的没有挪开眼神,循着这轨迹在火神脸上巡视了一遍。

火神眨眨眼,又有挂在他睫毛上的水珠落下。他眼珠子里水濛濛的,像颗玻璃球漾着水影。青峰觉得他棱角分明的脸庞看起来都柔和了几分,并不知道是因为火神回忆里那些柔软的心思还未散尽。


 15. 为什么喜欢这样描述受?

自白吴邪第一人称没有对他的描写。但这特么简直是我写过最苏的人物描写!!!好吧我对火神就是苏苏苏苏苏。另外我好像很喜欢从攻视角写受的样子w

 

16. 现在是怎么描述受的呢?【盾冬 Multiple Choices?】

他的眼神貌似无意地在任务概述的间隙扫过Bucky。他靠墙站在这间会议室里离自己最远的那头,半低着头,双手在胸前交叉,也不知道有没有专心在听。那个艺术家一样奔放的发型盖住了他的眼睛和大半张脸——如果必须要选的话,Steve会说还是他更喜欢他以前的发型,至少它们无法掩藏他那双蓝灰色的眼睛,明亮而深邃,那颜色有种特殊的温暖。

但他看得见他紧紧向下抿起的嘴角,看起来那么不快乐。而他记忆里的Bucky嘴角总该是斜斜朝上的,带着点永远不知愁的散漫,看起来既调皮又聪颖。大人们老说,“Barnes家的小子一笑准是在动歪脑筋”。其实Bucky总是这么笑,他也没有那么经常地想着些坏主意。

他的大脑像坏掉的录像机一样循环播放着刚才见到Bucky的情景。

他一眼就能认出来那是Bucky。他不像自己变了这么多,又甚至比自己变得更多。他仅比自己大一岁,眼角却已有一点点纹路扫开,并非温和生长,倒像用刀刃硬生生地划过他英俊迷人的脸庞。过去所有Steve熟悉的神情,那些不张扬的自信,漫不经心的温柔,都在他脸上消失了。他看起来毫无生气,像一块冷硬粗糙的生铁,似乎整个灵魂都枯萎干涸了。


17. 现在贴你写的第一个吻戏??【青火 Faster Than Light】

火神这下真傻了,倒不是吓的,纯粹是大脑机能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直接就当机了。这边青峰都伸出舌尖在他唇面上舔了一圈,发现火神还是没有半点要配合的意思,正略带忐忑地退开一些想看看他什么反应,结果这家伙还在瞪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自己,脸颊上倒已经很诚实地爬上了浅浅的绯红色。

……青峰恨不得现在就往他脑门上巴一下。“……张嘴,闭眼。你以为我在干嘛啊?”

谢天谢地,火神此时满脑子浆糊。他老实地哦了一声,眨了眨眼,睫毛都能刷过青峰的眼睑,然后一脸无辜地闭上眼睛。青峰想这家伙对自己在做什么还真是没有自觉啊,幸好看上他的是我,也只能是我。他这样想着,满意地第二次把嘴唇贴上火神的。

他在火神唇上蹭了两下,火神便非常乖觉地张开嘴放任他长驱直入。事实上青峰从来没有接过这么温存的吻。他边分出一点点心来,想这家伙这种时候怎么能这么听话啊,边凭着感觉,用能想到一切极尽温柔缱绻的方式在他唇齿间细细扫了一遍,耐心得仿佛在品尝一颗糖果。随后他感到火神自己把舌头缠上了他的,模仿着回吻他,慢慢地随他起舞。虽然不得要领毫无章法,只会磨着他腻着他,青峰都觉得自己立时三刻就要被他搞死。

他觉得好暖和,好热,明明连火神的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到。但是心里鼓鼓囊囊的,涨满了,饱和了,很踏实。仿佛从出生到这一刻,现在才变得完整。


18. 那现在写的吻戏长啥样?【盾冬 Kiss From A Rose】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他们终于停止。Bucky先退开一点距离,他垂着眼,嘴唇抿成一个弯弯向上的弧度,偶尔挑起眉眼看向Steve的时候,发现Steve也正用他蓝眼睛凝望着他。

“上帝,”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是那个调皮但更加温柔的笑容。“我说过,你真的需要练习,兄弟。”他眯着眼,一本正经地告诉他,气息就萦绕在他唇间。

“也许……你会愿意先教导我?”Steve轻声说,完全为他所着迷。

他发现Bucky的眼睛里已经没有哀伤,这很好。事实上,他瞳孔的颜色是比Steve见过的任何时候都更纯粹的蓝。

“请允许我。”他迅速说,然后凑上来含住Steve的嘴唇。


用任何事物都不能比拟这个吻。Steve无法想象,唇齿间的相依居然能令人如此满足。这是他所得到过最好的、最好的东西之一。它使他完整。

这个吻甜蜜而漫长,最终结束时他依依不舍地用潮湿的前额抵住Bucky的,鼻梁紧贴着彼此。他们俩同时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睁开眼,看见Bucky半阖着眼轻轻喘息,须臾后平息。

 

19.最后一次耻度升级,过去时怎么写肉的?【瓶邪 自白】

但若真要在床上打一架,我压根没有赢的希望,只得哼哧哼哧地喘气,想这次先委屈一下,以后总有翻身的机会,一边伸手去摸床头柜上的凡士林。越是心急越是够不到,等到我哆嗦着乒呤哐啷地把床头柜上的东西都扫了一地,终于抓到了那管护手霜。

冷冰冰的霜剂在身体深处化开,从未体验过的奇异感受激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况且闷油瓶的发丘指还在背后一进一出。这种时候我难得地觉得他像普通男人一样没耐性,几根手指随随便便捅了几下就抽出来,然后就托起我的腰,换了正主一寸寸挤进来。

这简直跟凌迟差不多,我痛得都能感到自己身上在一层层出冷汗,整个人弓了起来,又被他压住。我死咬着牙不想出声,额头拼命往床上抵。他的吻不停落在我的耳背和脖子,说实话丝毫不能缓解我身体上的痛苦,但心里的确好受了不少,只能说服自己忍忍就过去了。

闷油瓶插到底后停下来等我放松。他一手圈住我腰,另一手在我大腿内侧摩挲,偶尔用指腹掐上一把。他的欲望在我体内贴得严丝合缝,甚至还在充满侵略性地搏动。这种强烈的反差感太他妈煽情了,我断断续续吸着气,在心里把他家祖宗十八代操了个遍,越来越难以克制喘气的音量,最后终于破功,有气无力地捶了一下床面。

他伏下来,脸颊贴在我耳边,两个人的碎发被汗湿漉漉地糊在一起,我都能感觉到他额上的汗滴沿着我下巴的弧线滑下来。

我勉强能听到他含着我耳垂模模糊糊道:“可以了吗?”,不得不爆了粗口,憋着口气咬牙道:“要来就快。”

闷油瓶开始动起来,由慢到快,最后如同狂风骤雨一般拍打着我。他的力道很不温柔,再加上用四肢紧紧压制得我动弹不得,我几乎有种在被他强暴的错觉。但是身体已经兴奋到了极点,快感像电流一样通过全身来回激荡,连脚趾都蜷起来。他的每一次深入,每一声喘息,都在催促我放纵自己到达高潮。我管不了那么多,只能咬紧牙根把侧脸埋在枕头里,跟着他的节奏含含糊糊地呻吟。

被他逼上顶点的时候我真正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就算真的放开嗓子叫出来了也不知道,只能感到自己剧烈的心跳。等我好不容易缓过来,感觉他趴在我背上,气息急促喷在我颈窝,汗水黏腻着我们之间的皮肤,我突然前所未有的平静。


20.对刚刚的肉什么感觉?

其实还有前戏没放进来。不过我对自己的肉一向没什么感想,也就是能看不雷的水平,一点都没有幻肢硬和色气的感觉吧,跟完成任务一样(。


21. 现在怎么写肉的?【盾冬 Untitled】

Bucky毫无保留地向他敞开,脚跟在他尾椎处交缠。他将自己安置其中,温柔地进入他,强悍地占领他。

Steve缓慢地挺着腰,低伏在他身上厮磨,顺着他的肩头亲吻,一直吻到他湿润的眼角。Bucky发出断断续续的喘息,逐渐变成呻吟,最后呜咽着哀求他。

Steve收拢握在他腿侧的十指,加重动作,满足他也满足自己。

他腾出一只手,把Bucky额前散乱的发丝用力往后抹,令他整张因快感而潮红的脸都暴露在自己面前。他的指腹滑过他的眉骨和眼圈,对方的眼睛迷蒙而专注地望着他,他忍不住低头啃噬他变得更加嫣红的嘴唇。

这一切都属于他,他属于这一切。

Steve有时分辨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想要温柔或是凶狠地对待他,而Bucky大概只会咬着他的肩膀照单全收。这太疯狂了,但他们都觉得生来本该如此。于是他第无数次为能在生命中拥有Bucky而感谢上帝,或者随便什么其他神明。

他动作愈发激烈,掌心有着凶烈的汗水,又从额角接二连三滑落,偶尔落在Bucky脸颊,他的睫毛震颤,看起来几乎像一滴泪。

太热了。

 

22.对比一下自己写肉的文风变化吧!

其实盾冬这段只能算肉渣吧OTZ风格不一样,想写的是感情。

我确实对肉很苦手很少写,因为总觉得写不辣,然后恶性循环。但不如说我对任何描写都很苦手........_(:3JZ词汇量累积太少的错


 23.最后一题了,这么一对比有没有觉得自己还是进步很大的呢OVO?给自己这些年来的进步做个总结吧!

写到今年第四年,虽然每次都开长篇但其实每年只能保证2-3个月的连续产出,累积也就才20万字出头。

行文肯定是比以前更熟练了,回去重头看的时候每篇文都是后半部分比前半好得多。但是因为开新文的间隔都非常久,每次都有种功力散尽打回重来的痛苦感。

最近会觉得对各种描写的掌控轻松一些了。但其实以前的文的脑洞比较有意思。我反而不敢说框架比原来好。

在盾冬学会了写万字以下的短篇是最大进步!我以前总觉得自己无法在有限字数里讲完一个能打动人的故事。这个技能点终于get了(算是吧

永远只敢写AU【】原作向第一我怕一个把握不好毁人物,第二我喜欢编故事,顺着原作难度太大。

最大的缺点是三分钟热度.......敢不敢有一篇长篇完结!

 
评论(3)
热度(7)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