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盾冬AU] On Time Delivery 及时送达 p3完结

披萨快递员!Steve/ 富二代大学生!Bucky,完结啦。
手机码字累死。

+
Bucky就知道事情被他搞砸了。
之后连着三天他给Steve打电话......订披萨。电话里Steve听起来还是好好的,但是他再也没有在Bucky家门口出现过,每一次、每一次都是Sam。
Sam的回答千篇一律:Steve没空。
Bucky不知道自己还是不是该接着叫披萨,因为到最后他感觉连Sam的眼神里都带着一种“已经玩完了你就放弃了吧”的同情。
他现在很肯定,那天晚上他必须是借着酒疯耍了什么流氓。但是他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了。这流氓耍得多亏啊!
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他的恋爱转瞬就从前途光明变成无疾而终了。

Natasha说,你也没有给他发短信,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是句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Bucky撑着腮帮,幽怨地摇摇头。
Natasha轻描淡写地拨一拨她的红发:你怎么这么孬。
Bucky扁了扁嘴。妈的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Natasha站了起来,一边伸了个懒腰,腰线让周围的男生为之侧目。但是她一边说:这样吧,给你两个选择。要不今天午餐你带我去见见这个把你迷得七荤八素的小艺术家,顺便我跟你去了结了这事。要不你这辈子都不许在我面前提Steve这个名字了,听你一天唠叨三遍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你打迷彩漆弹时候大杀四方的那点狠劲和出息呢?
Bucky心有戚戚。

于是下午2点的时候,他和Natasha第一次坐到了曼哈顿这间火到不科学的披萨店的实体店面里。
Natasha自从屁股一沾上椅子就开始问他是哪一个,Bucky张望着说别急我正找着呢说不定送外卖去了。忽然他发现对面的Natasha勾起了一个邪恶的微笑。
不用了,他过来了。Natasha说。不得不说我还是该相信你的品位的。
Bucky后脖子一凛。他回头一看,Steve就站在他身后,手里拿着点单本。他的表情看起来也有点迷惑。
Bucky咽了口口水。Hi。
Steve扬了扬眉毛,露出一个招牌式服务微笑。Hi,他说,第一次见你带姑娘来。
Bucky有点吃不准这句话的重心。到底他想表达的重点是“你第一次来”还是“你带着姑娘来”?
Natasha也直白地表现出对Steve的极大兴趣并和他打了招呼。然后她选了两个她想吃的口味,Steve记录好之后说大约10分钟能上来,你们先聊我去别桌忙。说完就急匆匆地走开了。

Bucky目送Steve走掉,转回头看着Natasha叹气,说你现在懂了吧?其实他人品更好来着。
Natasha挑起眼皮看他一眼。她说,我问你个事儿。
她难得不在笑的表情让Bucky也跟着有点紧张起来:你说。
Natasha身子往前倾:Steve知道你的性取向吗?
Bucky第一反应是知道吧,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性取向从来不是个秘密,再加上他从小到大都是校园风云人物,不管是头脑外貌还是家世都给了他高调的资本。曼哈顿这一溜交际圈里谁不知道他是同性恋?
喔,等等,曼哈顿......
Steve是个闯进他生活里的Pizza Boy。他在耶鲁上学,假期才回到纽约。在此之前他们的生活圈没有任何交集。而Bucky Barnes还没有有名到能把自己的性取向刊登进Time里。
Bucky脸色苍白,他深深地把脸埋进了掌心:真不敢相信我会这么蠢......
嗯,再告诉你个坏消息。Natasha的脸上挂着微妙的微笑,Bucky自动转译成赤裸裸的幸灾乐祸。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看起来很像你的约会对象?
Bucky满心沉痛,大受打击体现在外部的表现是他反而摆出了那张惯用的冷漠富家子弟脸:看起来是这么回事没错。

Natasha啜着刚送上来的草莓奶昔安慰他(虽然在他听起来是在进一步痛打落水狗):也好,如果他是直男,你们俩还能继续做朋友。
她决定不告诉James,Steve是多少次在忙碌中跨越茫茫人海把视线投射到他们这桌了。她很确定Steve的目标不是她自己。
嗯,挺有趣的。
Bucky麻木地看了一眼她的饮料:你为什么在喝这个。
因为今天有喝这个的心情。Natasha说,然后她露出一个高深莫测的笑容。通常她这么笑时,Bucky心里要拉起八级警报。
她说:不就是确定性取向的事嘛,我们俩都在这,为什么不现在试试呢?
Bucky微微眯起眼睛,脑袋里警铃呼啸:Tasha你想干什么。

他看见Steve远远朝他们这桌走过来,手上端着Natasha点的混合口味的披萨。但是他第一次没法全神贯注地让自己的目光跟着Steve跑。
因为他对面的Natasha也迅速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解下头发拨了几下,让它们变得更加自然而然地蓬松柔软。接着她又开了两颗衬衫扣子,Bucky几乎都能看到她的事业线了。
那更别说是居高临下看的效果了——Bucky突然明白了她的用意。但是来不及了,Steve已经离他们只有半米远。他只能在心里惊恐的想,Tasha你要干什么?!

等到Steve站在他们面前时,Bucky不用准确测量都能感觉到,这桌上空的荷尔蒙要高出周围300个百分点。
Steve把披萨放下,Natasha突然伸出她用红蔻丹涂得很好看的手,轻轻搭在Steve手背上。
“嗨帅哥,也许我们哪天晚上可以一起出去喝一杯,交换个号码吧?”
Natasha用她最沙哑妩媚的声线,把一句话说的千回百转。她描摩得精致的眼角斜斜飞起,任何男人都抗拒不了这一眼。
Bucky瞠目结舌(当然他的面瘫表情还是维持得很好)。然后立刻化成熊熊的怒火中烧。
Tasha他是我先看上的!就算他是直男也是我先看上的!你要是直接在这里泡上他我们就再也不能做朋友了!
Natasha分神瞟他一眼:放松,小朋友。这只是个测试。

可怜的Steve看起来完全被吓傻了。
他僵硬地抽开手,就这么弯着腰转头看了看Bucky,发现他一脸冷若冰霜。他又看回Natasha,声音都变调了:“我、我以为......我以为你们俩......”
“我和James?喔不。”Natasha有点浮夸地做了一个“天啊这误会可真大”的表情,让Bucky在心里批判了一下她的演技。
“James对可爱的女士不感兴趣。而且他也已经有正在追求的对象了。”她意味深长地看着Bucky。

Bucky不得不承认Tasha这招真高,但他现在只觉得恨不能钻到桌子底下去。
他战战兢兢地看向Steve,发现Steve也正在看着他。而此刻他向来聪明的脑袋瓜子丝毫帮不上忙。他一点都读不出Steve现在是什么情绪。
但是Steve,Steve总不会让他等得太久。
他眨了眨他的蓝眼睛,慢慢将焦点凝聚在Bucky的瞳孔里。里面包涵着各种温柔得要将人融化的情感简直让他想一头溺毙在里面。
然后他露出了一个Bucky见过的最灿烂的微笑。他整个人就像个太阳一样照耀在Bucky身上,暖暖的阳光包裹着他,秒秒钟融掉了他脸上那层冰霜。
Steve看了看Natasha,口吻里充满真挚的歉意:“真对不起,小姐。我也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他又把目光放回Bucky身上,脸上有浅浅的粉色。
这是Bucky有生以来听过最最甜蜜的一句话。
他真想现在就跳起来抱紧Steve,然后狠狠地堵上他那两瓣草莓果冻似的嘴唇。

他已经走远了,James。他还要工作。
Natasha咬着她的披萨,觉得自己真是世上最最好心的人。
你得呼吸,James。不然我就要被迫打911了。
Bucky陶陶然地用刀具切割披萨。他满脑子只剩下刚才Steve的脸。
你照照镜子。瞧你这满脸春色收不住的样子,人家Steve比你有定力多了。
听到Steve的名字Bucky才回过神来。
Natasha说你稳定下面部表情先。
Bucky牛头不对马嘴地说:Tasha,虽然我不想这么说但是,该死的我真是爱你。
为了得到你的爱我成为了本世纪最惨烈炮灰。Natasha满不在乎地说。披萨味道不错,但你还欠我一顿大餐,必须的。

+
Bucky打开门,毫不意外地看见站在门口的是Steve。
他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牛仔裤,就让Bucky想当场拽着他的领口把他拖进房间。不过他看起来似乎有些拘束和紧张。
今天下午的事过去还不到10个小时,万分能够理解。

“Hi,”Steve故作轻松地说,“你短信里要的今天最后一张披萨,是全乳酪的。”
Bucky点点头,说哦给我吧。
Steve把披萨盒子递给他,空出来的手拘谨地插进了裤袋里。
Bucky心想你下一句话敢让我签收据试试。

幸好没有,Steve只是站在门口。他脸色微微发红,似乎还有什么想说的,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Bucky的耐性一向很好,况且看Steve这个样子也很可爱。
他索性斜斜地歪在门框上,打开了披萨盒子,然后挑出一块金灿灿的芝士披萨啃了起来。
Steve显然有些不赞同地挑了挑眉毛:“现在你一天吃两顿披萨了。”
Bucky有恃无恐。他又咬了一大口,甚至故意拉出了长长的起司丝。
“所以呢?”他有点口齿不清的说。
这下Steve彻底没法说出话来了。他的脸色变得更红了。Bucky能看到他的喉头明显地吞咽了一下,碧蓝碧蓝的眼睛里满眼都是无辜的意乱情迷。
Bucky的心里咯噔一下,下一秒他想指望不上这个傻小子了。
于是他把剩下半块披萨扔回盒里,盒子搁在玄关上,然后上前一步,用那只干净的右手勾住Steve的脖子,迫使他微微低下头来和他接吻。整个过程流畅得不需要半秒。
这个吻很好。虽然他和Steve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的时候还同时分享着他嘴里黏糊糊的起司丝。开始Bucky还会在朦朦胧胧中想这对于第一次接吻来说会不会太......色情了一点。但是当Steve干燥滚烫的掌心握住他的肩膀,让他带着自己从门廊挪移进房间,然后顺利的踢上门时,除了Steve和他的舌头,还有他从自己肩头下滑到腰际的手,Bucky对一切都失去了感知。
他们在不得不汲取更多新鲜氧气时分开。Bucky发现Steve靠在门上,坚实的手臂紧紧圈住他的后腰。
Bucky现在觉得自己之前做了件多么愚蠢的事,他的左手因为拿过披萨沾了油,现在既不能直接往Steve衣服上擦,又不方便去取纸巾,只能进退两难地松松搭在Steve肩上。而他只想把浑身每一寸皮肤都黏在Steve身上。

Steve的脸和唇色都红得像要滴出血似的,不过Bucky想自己大概也没好多少。
Bucky歪头想了一下,说你骗了我吧?我那天是不是吻你了?
Steve轻轻地喘着气(必须说把这么个汉子吻得气喘吁吁相当有成就感),胸膛贴着他起伏。然后他有点犹豫地点了点头,那眼神让Bucky觉得他像是欺负了一只大金毛犬。
Steve小声说:“你还说你喜欢我。”
这话现在听起来怪不好意思的。Bucky有点奇怪地问:“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Steve腼腆地笑了一下:“我怕你只是喝醉了,其实不是那个意思。以后见面会很尴尬。”
Bucky感到自己的心又化成了一滩水,甜的。
他把脸埋进Steve颈窝,深深嗅着他衣服上阳光和洗衣粉的气息。他不用香水,但他闻起来像雨后刚修剪过的草坪一样清新。
“Steve,你真是个好人。”他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Steve的笑声通过胸腔震动而来。“我希望后面不是等着一个'但是'......”
“不,”Bucky抬起脸来,笔直地看进他的眼睛,然后在他温柔又纯粹的瞳孔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我想说,我真喜欢你。”他几乎满足得叹息。
Steve的眼神晃了晃,然后他闭上眼睛,低头亲吻在Bucky的唇角。Bucky配合着他偏离了一个角度,于是他们第二次接吻。

这个吻比刚才长得多,也更好。Steve很聪明,已经学会了怎么在接吻中换气,怎么不会互相嗑到牙齿,然后用舌头搅得他目眩神迷。
他简直怀疑在自己眼中Steve还会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亲吻过后Steve用嘴唇轻轻碰了一下他的眉角才分开。
Bucky望着他:“虽然喝醉那次我真记不得了,但这两次的感觉我肯定不会再忘记。”
Steve抿着嘴角笑:“如果你想知道的话......事实上,那次也挺不错的。”
Bucky跟着他傻笑起来。
“还有,以后你再想见我就用不着叫披萨了,吃多了真的对身体不好。”他一脸认认真真的神气,“有空的话,我给你做饭吧?”
Bucky说不出话来。他点点头,笑着给了他第三个吻。

END


自己把自己甜倒牙啦。但是这篇真是写的轻松又开心。如果喜欢它的话请务必给我留个言?我可喜欢看留言了QAQ
基友看了说除了住高级公寓哪里体现出来Bucky是富二代大学生这个设定了?
连着两个星期天天吃20刀(我还觉得我钱算少了)的披萨,难道不算土豪追汉子法吗?!
倒是大学生......除了提到过他出门上过一次课以外......嗯.......(。


 
评论(45)
热度(80)
  1. 忍冬沼泽带 转载了此文字
  2. 卡米亚沼泽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uckySteve & Other
    完结篇。盾冬。怕逆的妹纸注意!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