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盾冬AU] On Time Delivery 及时送达 p2

披萨快递员!Steve/富二代大学生!Bucky,继续。


+

不过Bucky很快就遭遇了一点小挫折。

他第二次以订披萨的名义打电话给Steve,就出现了Steve提过的没人接电话的情况。他只好拨回店里的电话,感觉今天连这个号码的等待时间都特别漫长。

更让他失望的是,这次出现在门口的竟然又是Sam。

”抱歉。“他一咧嘴,露出一个”生活就是这么无奈“的表情。

Bucky蔫蔫地想要掏钱,但是Sam的下一句很快让他重新打起精神,

”这句抱歉是替Steve说的。今天厨房有人临时请假,Steve去代打,忙得脱不开身。不过他接单的时候看到有人点了山羊奶酪青椒披萨,就猜到是你。”

这几句话说得Bucky心里比淌了蜜还要甜,什么沮丧全部飞到外太空去。虽然没见着Steve还是有点小小的遗憾。

Sam把披萨盒递给他。”Steve特别招待的加料披萨。不用给钱了,Steve替你垫了。“


等Sam走了,Bucky有点手忙脚乱的掀开盒盖。

山羊奶酪青椒披萨还是那个山羊奶酪青椒披萨,唯一不同的是盒盖内侧黏了一张便利贴,被披萨的热气熏得有些潮潮的。上面用铅笔潦草地画了一张海鲜汇总披萨,看得出作画时间紧迫,但是惟妙惟肖。

Bucky明白过来,他是为第一次自己主动和对面的小姐调换披萨而感谢他。

Bucky用拇指轻轻摩挲那张便利贴的背面(他怕把正面的铅灰弄糊了),再一次感到自己彻头彻尾、不可救药的迷上了他。


+

他在晚间头一次发短信给Steve。

”谢谢你的海鲜披萨。要说我之前还怀疑过你的耶鲁全奖的话,这回可真是不得不信。“

短信发送之后他很快看到了Steve那边的对话框变成了”点点点“的状态,他凝神望着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翘首以待。

意料之中,Steve打字的速度并不算快:”不用客气。幸好你还看得出那是张海鲜披萨。“

Bucky笑起来。喔Steve,Steve,Steve。

他的步调有些乱了。也许他现在不想再玩那些欲擒故纵的把戏了。

“你明天什么时候下班?如果我在打烊前叫外卖,你送过来之后是不是能直接下班?”

Steve回:“老板说可以。怎么了?”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干咳两声,壮着胆子一气呵成:“明天晚上一起去喝一杯?”

打完这串他把手机握在掌心掂了掂,狠狠地按下发送。然后他把手机翻过来,正面朝下按在膝盖上,无法克制自己焦虑地抖腿。

他祈祷着Steve不会残忍地让他等上太久。

手机乍然振动,他心跳骤停,又想伸头一刀缩头一刀,要死也要死得痛快。一翻手腕,白晃晃的屏幕出现在他眼前。

Steve说:“好啊,不过我可能喝不了太多。”


+

这是Bucky第一次见到Steve穿披萨店制服以外的东西。打开门时他看到穿着皮夹克和浅蓝色牛仔衬衫,稍微抓了抓头发的Steve,那景象美好得比他所能承受的更多。

Bucky憋住了想吹个口哨的冲动,不自然地向后拍了拍他的裤子后袋。然后他接过Steve手上的披萨盒放在玄关,轻握住他手肘处将他带出了公寓。

Bucky没有带他去pub,而是一间他的另一个富二代同学经营的lounge bar,里面收藏了不少他家收集的黑胶爵士唱片。这里灯光幽暗气氛慵懒,更适合喝酒聊天,而不是狂欢买醉。

踏进店门的瞬间Bucky明显能感到身边Steve的肩膀不那么紧绷了。看来他摸对了艺术生的脾胃。

他们绕着吧台坐下,Bucky先叫了一轮酒精度数很低的鸡尾酒。Steve有些紧张并羞赧地压低嗓子:“我真的......很少喝酒,大概很容易醉。”

Bucky安慰他:“没事的,喝这个不会醉的。有我看着你呢。”

开玩笑,Bucky想。不是想把你灌醉套话的话我们为什么要来?

做不做些什么再说,至少得先把性向问出来吧?


但是那晚到最后不知喝了多少轮。Bucky甚至开了一瓶如果Steve知道度数,恐怕连一滴也不敢去沾的威士忌。

然后他们把那瓶威士忌喝见底了。

Bucky自己喝到后来都昏昏沉沉不知所以然。他倒在吧台上的最后一刻,眼前是Steve凑过来关切的脸,他还在想,为什么这个号称自己不会喝的家伙,到现在还能脸不红气不粗?!

之后还发生了什么事,他就一概不清楚了。


+

Bucky又是在熟悉的宿醉感中醒来的。

在睁开眼睛之前他先用食指揉了数分钟的太阳穴才觉得好受些。接着他慢慢睁开眼睛,在聚集焦点之后,发现这是他不认识的天花板。

他弹了起来,起得过猛又导致他一阵眼花头痛,脑袋里像在放烟花。他想起自己昨天最后是跟Steve一起,于是迅速先检查了一下自己,发现衣着完好,无任何不适。

他都不知道是该安心还是该失望了。

然后他看到Steve在床头给他留了张便条。大意是他现在在Steve老家的房间里,昨天晚上他喝醉了,Steve把他弄了回来。Steve去上班了,床头柜有解酒药和橙汁,厨房有早餐,如果要离开的话,先给Steve打个电话。他的电话和皮夹都在外套里,外套挂在餐厅的椅背上。

Bucky揉着额角叹气。前所未有的大失败。


他起身在屋里兜了一圈,非常朴素的小套间。房间里最多的东西就是画材,和塞满一整面墙的美术书。房门口的一小块空地上方悬着一个沙袋。除此以外Steve看起来没有任何时髦或者不良的嗜好。

他一直知道Steve其实是个有些老派的男人。这很好,这让他觉得温暖而可靠。

他和着橙汁吞下药,在厨房的煎锅里找到了还有余温的煎蛋和培根,面包机架上有还没烤过的面包。果然是简单快捷的早餐,Bucky囫囵吞下,却觉得自己的心和胃都很满足。

尤其是想象一下Steve系着围裙在厨房忙活的背影......嗯。

然后他处理了一下餐具,决定给Steve打电话。


“Bucky?”Steve接起电话说。Bucky觉得在这时候听到他的声音真是美好极了。

“你在外面?”杂音有些大。

“在送餐路上。你吃过药了吗?早饭呢?”

Bucky心里暖洋洋的:”吃过了,谢谢你。还有昨天晚上给你添麻烦了。“

Steve的声音却变得有些犹豫:”不麻烦。呃......昨天晚上的账单,我没带够那么多现金,不足的部分我从你皮夹里拿了,对不起?“

”不不不,我该把那些钱还给你。“Bucky笑起来。他想如果是别人的话,大概已经把他一个人扔在那儿,揣着他的皮夹逃之夭夭了。而Steve居然在为本不该由他付的账单向自己道歉。他怎么就这么好呢?

”还有......“Bucky迟疑着问,”我昨天晚上喝醉之后,没说或者做什么奇怪的事吧.......?“

他的酒品大体还算不错,但是以防万一。

Steve却好像难以启齿似的沉默了一会。Bucky紧张起来:”那个,要是我真的对你做了什么,我道歉?“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心理错觉,总觉得Steve的声音变得怪怪的。”没有,你喝醉了以后......很安静。Bucky,我必须得挂了。你走的时候记得替我锁上门,路上小心,好吗?“

Bucky提心吊胆地说了好。然后Steve收了线。

Bucky心神不宁,向半空抛着手机又接住,来回重复三四次。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但是该死的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TBC。我需要三发。

自己把自己糖得齁死了怎么破。

 
评论(9)
热度(50)
  1. 卡米亚沼泽带 转载了此文字  到 BuckySteve & Other
    接前篇。盾冬。怕逆的妹纸注意!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