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盾冬] Kiss From A Rose

+

酒馆并不难找,Steve甚至不需要打听,几百码之外他就能听见欢快的手风琴乐曲和男人们粗放嘹亮的歌声。他踏着雪前进,心中因为模模糊糊的喜悦和期待而有些焦急。

循声推开木板门的瞬间,Steve感到兜头盖脑而来的、舒适干燥的热气。暖洋洋的橘黄色灯光在头顶摇曳。

那日直至傍晚他们行进到边境附近的一方村落,终才得以歇脚。当晚除Steve以外咆哮突击队的所有队员都决定下小酒馆好好找一找乐子。他们刚刚在两天前摧毁了纳粹的一处秘密基地,没留下任何庆祝胜利的时间便即刻拔营转移阵地,所有人都急于为自己尚未消散尽的豪气干云寻找一个发泄口。而作为队长的Steve在乐于同往的同时,恰巧比别人多肩负了那么点儿责任。他向Bucky允诺,在向指挥总部发完这封电报后便随即赶到。

 

他和坐在靠近门口那桌的战友们打了个招呼,一如既往地收获了来自多种语言的回应;穿过吧台时他要了两杯威士忌,并带着它们灵巧地侧身绕过了几位跟着拍子跳得正欢的姑娘。

他知道Bucky喜欢坐在靠近深处的桌子,不出意料地远远看见他的背影。他正和身前的两位当地姑娘夸张地比划着什么,并把她们逗得咯咯直笑。

喔,当然。他想。

他把其中一杯威士忌搁在Bucky面前的圆桌上,吸引他转过头来。后者朝他露出一个熟稔的笑容:“嘿!”

Steve把手按在他肩膀上,出于礼貌向面前的姑娘们笑了笑。姑娘们的脸庞上顿时染上浅浅的红晕,她们的眼珠在Bucky和Steve之间滴溜溜转了几圈,小声用Steve听不懂的语言交换几句,伴着笑声互相推搡着走开了。

Steve在Bucky对面坐下。“有时候我真想知道,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你是怎样和她们顺利交流的。”

“这并不难。但你需要练习,伙计,更多……练习。”

Bucky懒洋洋地回答,稍稍拖长了的音节略微显露出些口齿不清的嫌疑。Steve能看得出他已经喝了不少,卡其色毛料衬衫的领口解到了第三颗钮扣。而他的眼神发亮,脸上凝滞着招牌式的笑意,在Steve眼中正是因为注意力涣散而开始傻笑的标志。

“不过我可是在工作,”他伸出食指点着自己的太阳穴,“附近的地形都在这里了。”

Steve微笑着把那杯威士忌又往他面前推了推,“我请你。”

“喔,你当然得请我。”他愉快地伸出胳膊揽住Steve的左肩,“别忘了我救了你一命。”

Bucky说的是两天前他们潜入基地时,他在远处及时地狙击了一个把准星对准Steve脑袋的家伙。Steve为此对他的好友心怀感激,但他故意说:“要这么说,那在此之前你是否已经欠了我好几轮酒?”

Bucky为这小小的挑衅哈哈大笑了起来。“天哪,”他喃喃着,然后故意拉开些距离,拧起眉心仿佛生气似地瞪着Steve。但他泛着蓝的眼珠出卖了他——Steve知道在他心情舒畅的时候,他瞳孔的颜色会比平时更透蓝一些。

“听我的,你不会想把我们从小到大救过对方的次数全部清算一遍的。可能我这辈子都不用自己买酒了。”他眯着眼睛,用状似威胁的眼神盯着Steve,直到他自己也被这个傻乎乎的举动逗乐了,拿起酒杯凑过来和Steve的碰了碰。

“为了胜利。”他仰起脖子,一口气干掉大半。Steve跟着一饮而尽。

Bucky对着他的空玻璃杯眨了眨眼睛,“你以前可没法这么喝。”

“小小的副作用,”Steve垂下眼转着杯子,“我猜我以后都不能用喝醉来庆祝胜利或者逃避困境了。”

“有得必有失,是不是?”Bucky挪动着他的椅子凑近Steve,直到他的胳膊能挨着他的。他今晚好像笑得特别多。“不错,这下我可没那么嫉妒你了。”

Steve低头看着他们并列的手肘和小臂。从和Bucky紧贴相接的部分,他似乎能透过层层布料隐约感觉对方传来的体温。这也许只是个愚蠢的错觉,但他感到说不出的温暖和安心。

他想他们之间简直在互相传染傻气。

“我说,这里比伦敦的地下酒吧更棒。”Bucky嘟嚷着。刚才那杯酒使他更热了,连皮肤都被热气蒸得微微发红。Steve看着他最好的朋友潇洒地捋顺了散落在额前汗湿的前发。“但真够热的,我恨不得去外面的雪地里打个滚。”

Steve看着他沁着汗珠的侧脸,感到喉咙堵塞。也许Bucky传染给他的不止是傻气。

“你不会想要这么干的。”最后他只能撇过头回答。

“是吗?”对方似乎是无意识地回应着,把大半的重量都倚靠在他身上。

 

Steve往四周看了看,勾着手臂转着圈的姑娘们,长长的裙摆散开成一朵朵花,拉着手风琴的乐手,和着乐曲唱着异国歌谣的村民们,推杯换盏的战友们,碰杯声,乐曲声,脚步声,笑骂声,歌唱声……嘈杂得让他怀疑自己刚才是怎么听清Bucky说话的。但他能清晰听见自己愈演愈烈的心跳。

他悄悄瞟着Bucky的侧脸,对方的头一低一低,莫名地开始专注于玩弄着手中的一个什么小玩意。但身边的人的酒气混合着他自己特有的味道肆无忌惮地传了过来。这味道Steve从小闻得惯了,再熟悉不过,但没有任何一次像现在这样让他浑身紧绷,分毫动弹不得。

Steve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完蛋。

打败他的是与他从小一起长大、生死之交的好友。他被未知的情感击中,缴械投降,但他既不想打破,也不想逃离。

他的心像一块吸饱了水的海绵,沉甸甸的,胃里仿佛能感受到积年的感情沉淀下来的温度,和酒精一起烧灼着他。他似乎完全不明白,又好像什么都懂得。

Steve摇了摇头。也许他还需要些时间去弄懂自己,但不是战火硝烟尚未消弭的现在。于是他推了推Bucky。对方抬起头时,恰好发现他的目光望向那些跳舞的姑娘们。

“想一起吗?”他朝Steve捉狭地挤眼。

“也许不是个坏主意。但愿我别踩到她们的脚。”Steve打趣。

 

+

Steve站在门前,想他来过这个地方。

然后他迅速地想起了这是哪里。边境村庄的小酒馆。圆舞曲,威士忌,乐手,战友,转着圈的姑娘。Bucky,Bucky,Bucky。

对,他是来找Bucky的,而他当然知道能在哪里找到他。

他伸手拨开人群,途中对一位不小心被他踩到脚的村民道歉。那人还在骂骂咧咧地叫他看着点路,但他该死的一点也不在乎。他绕过乐手,绕过跳舞的姑娘们,眼睛始终紧盯前方。直到他看见熟悉的背影,Bucky在对着两个当地姑娘夸张地比划着什么。她们已经迷上他了,是不是?

Steve瞬间松了口气。他往前快走几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Bucky回过头来冲着他笑:“嘿!”

笑意不由得爬上Steve的嘴角。但与此同时不知为何,他觉得这场景有些眼熟,像是以前就发生过似的。更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他的内心正被情感的惊涛巨浪冲刷,这使他激动得几乎连指尖都在颤抖。而距离他上一次见到Bucky不过是几个小时的事。

Bucky露出了个奇怪的表情:“怎么了?”

“不…..没事。”Steve醒过神来,摇了摇头坐到他对面。然后礼貌地向面前的姑娘们微笑。姑娘们的脸庞上顿时染上浅浅的红晕,她们的眼珠在Bucky和Steve之间滴溜溜转了几圈,小声用Steve听不懂的语言交换几句,伴着笑声互相推搡着走开了。

Steve仍觉得恍恍惚惚的。他转头看了看四周,刚才走过的松木地板,拥挤狭窄的过道,人声鼎沸的嘈杂环境,但他却像是坐在一间玻璃房里看着这一切,感觉相当不真实。

这是梦境吗?

他正疑惑,对面的Bucky在他眼前挥了挥手,把他的魂招了回来。

“Steve,你还好吗?”他失笑,高高挑起一边眉头。

Steve愣愣地看着他。他很好,和以往一样非常完美,包括他歪着嘴角的浅笑和解开了三颗扣子的衬衫领口。他的全部都那么好,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一处像是个虚假的幻影。

于是Steve当即决定相信这一切。

 

他们像往常一样喝酒聊天,都是些似乎以前就聊过的话题和开过的玩笑,包括和姑娘们交往以及他以后再无法喝醉这两个重大的难题。但Steve并不介意,和Bucky在一起是如此快乐,以至于对话根本无关紧要,甚至只要和他挨在一起什么也不干,他就已经足够快活。

而Bucky仿佛能明白他在想什么似的,挪动着他的椅子凑近Steve,直到他们的胳膊能挨着彼此,能感觉到对方传来的温暖体温。

Steve想他现在应该冲着Bucky笑得特别傻气。

但他很快发现,自己能得到的远不止这些。

 

Steve看着他最好的朋友潇洒地捋顺了散落在额前汗湿的前发,进一步把大半的重量都倚靠在他身上,甚至几乎把整张脸都凑到他面前。Steve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开一些,但他没有这么做。

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脆弱得用一个深呼吸就能惊扰。Steve不由自主地屏住气息。

而Bucky什么都没说,他的唇边露出一个和惯常一样调皮而温柔的笑容。但他的眼睛里,他的眼睛里像是有两潭哀伤的湖水。

Steve想开口问他,为什么要这样望着我?你有什么伤心的事要告诉我吗?但他什么都没有说,好像他已经全部懂得。相反的,不知是哪里来的一股勇气,驱使他像着魔似的先拉进了这一个呼吸的距离,将自己的嘴唇贴上他的。

一切发生得自然而然。

这不算是一个真正的吻,而是唇间干燥温热的碰触。他的吻一个个落在Bucky的唇上,像一片片轻薄的雪花。而他也能感觉到Bucky在追逐并回应着他。这使他的心跳跟着热烈地响应起来。

我疯了。Steve想。但是这感觉却该死的对极了。然后他马上意识到他们现在身处一个满是人的环境,却不知为何一片死寂,好像所有人都消失了。或许他们都被吓到了,而明天美国队长和他的同性爱人就会登上报纸。但这疯狂的念头丝毫没有让他感到惶恐,他甚至想笑,而且是放声大笑。

有什么关系呢,他明白他得到了什么,他乐于向全世界宣布他得到了什么。

他得到了他的全世界。

 

像是过了一个世纪,他们终于停止。Bucky先退开一点距离,他垂着眼,嘴唇抿成一个弯弯向上的弧度,偶尔挑起眉眼看向Steve的时候,发现Steve也正用他的蓝眼睛凝望着他。

“上帝,”他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是那个调皮但更加温柔的笑容。“我说过,你真的需要练习,兄弟。”他眯着眼,一本正经地告诉他,气息就萦绕在他唇间。

“也许……你会愿意先教导我?”Steve轻声说,完全为他所着迷。

他发现Bucky的眼睛里已经没有哀伤,这很好。事实上,他瞳孔的颜色是比Steve见过的任何时候都更纯粹的蓝。

“请允许我。”他迅速说,然后凑上来含住Steve的嘴唇。

 

世上的任何事物都不能比拟这个吻。Steve无法想象,唇齿间的相依居然能令人如此满足。这是他所得到过最好的、最好的东西之一。它使他完整。

这个吻甜蜜而漫长,最终结束时他依依不舍地用潮湿的前额抵住Bucky的,鼻梁紧贴着彼此。他们俩同时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他睁开眼,看见Bucky半阖着眼轻轻喘息,须臾后平息。

“Steve,”他轻叹着,声音悠长,仿佛来自过去或未来。“我们早该这么做了。”

Steve的目光变得忧伤。他想是的,我们早就该这么做了。 但我们没有来得及这么做。我甚至没有来得及告诉你。

 

+

Steve自一个寒冷的清晨醒来。

没有灯光,没有威士忌,没有手风琴,没有圆舞曲,没有跳着舞的姑娘,没有咆哮突击队,没有Bucky。没有那些他怀念的,他热爱的。和每一天一样,他依然躺在那张软得好像能让他陷入地板的床垫上。


 
评论(11)
热度(35)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