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得很杂,然而对CP洁癖。勿转载二传。

【FFXV/诺普】灰姑娘Paro

一个声明:这里面大概是灰姑娘+千兽皮+泰坦尼克号+从天而降的一亿颗星星+刑事侦缉档案IV+贫穷贵公子+一大堆我看过的其他作品……+我发的神经

非常尴尬,谨慎食用。我已经上天台了不要找我。


+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人的妻子得了重病,在临终前,她把自己的独生女儿叫到身边……

等一下,这并不是这种正经的童话故事。

普隆普特不是什么富人的孩子,他是个从未见过自己父母的孤儿,以在厨房里做学徒为生,于路西斯王国的王室专用游艇上工作。虽然卑微,但至少是脚踏实地地自食其力。

值得一提的是,路西斯国王年轻英俊的独子,诺克提斯,最大的兴趣爱好就是出海钓鱼。因此他常常见到这位王子,当然,只是在工作的空隙间溜到甲板上,在暗处偷偷地看着垂钓中的王子,从不敢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其实暗恋这个国家未来的主人。

王子年届二十,尚未婚配,国王决定举行为期四天三夜的舞会,对全路西斯境内家世良好的适龄未婚小姐发出邀请,一律欢迎参加。舞会将在游轮上举办,如果王子有了心仪的对象,他们将在终点——水都奥尔缇西举行订婚仪式。

他从一开始就毫无希望的暗恋注定无疾而终。得知消息以后普隆普特消沉了几日,最终决定祝福王子,并且打起精神来,在他最后一次单身的旅程上尽自己的力量为他张罗好这一场选妃宴。


+

游轮起航后的第一天晚上,宴会大厅里歌舞升平。而与此同时在忙碌的后厨房里,厨师长发现这一区域的电力供应不稳定。为了避免冰箱中的海鲜腐烂,他吩咐普隆普特把一箱鱼虾抱到游轮最底层的冰库里去。

冬天的海上气温很低,他从热气腾腾的厨房出来要经过甲板,为了避免感冒,他戴上了帽子,又用厚厚的围巾裹住了下半张脸。

普隆普特抱着箱子经过黑漆漆的船尾时,远远地看到有一个人倚在栏杆上,仔细一瞧背影,越看越像王子。他觉得很不可思议,为什么本该是舞会主角的王子会独自出现在这里?

他忍不住停下来远远地望着对方,直到王子突然爬上了护栏并且翻了过去,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地站在船舷,然后弯下腰去。普隆普特忽然想起一部自己看过很多遍的电影,忙不迭地把手中的箱子扔在地上,冲上去拽住了王子的衣袖。

王子被他吓了一跳,及时抓紧了护栏才没有真正地被惯性带下去。

不要死啊!普隆普特心惊肉跳地说,这么高摔下去会很痛的,而且晚上的海水可冷了,电影里说的你没看过吗?

我知道。王子一脸懵逼地说。而且我自己去过冰上钓鱼,虽然我没有掉进过湖里。

哦、哦……普隆普特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不是重点,你先……

王子觉得有趣,但不带恶意地微笑了一下:我只是好像看到了跟着船一起游的海豚,想看得更清楚一点。我没有准备要……

要跳海。普隆普特讷讷地接口,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退开一步,放开了王子的衣袖。总、总之,很危险,你先回来。

好。王子灵敏地从栏杆外面翻了回来。

王子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而普隆普特尴尬地站在原地搓了搓手,突然想起被自己摔在地上的箱子,回头一看才发现泡沫箱的盖子被摔裂了,鱼和蟹在甲板上散了一地。他惨叫着跑回去把箱子扶起来,把尸体一条条捞回去。过了一会儿一双腿停在他身边,他扭头一瞧,王子蹲下身来,和普隆普特一起徒手弥补他的错误。

普隆普特赶紧阻止他:你别动,衣服会弄脏的!

王子没有理会他,边干活边轻松地耸一耸肩:没关系,我也经常抓鱼的,现在不过是活着和死了的区别嘛。

普隆普特看着他侧脸,一不小心有点看出了神。

整顿完以后他帮着普隆普特把箱子抱起来。普隆普特踌躇了下,说那我先走了,谢谢你。还有刚才的事,真对不起。

王子眯着眼睛笑了起来,说我才要谢谢你。

普隆普特藏在围巾后面的脸颊烫得像要烧了起来。


+

第二天的舞会同样持续到午夜,普隆普特作为资历最浅的学徒,理所当然地最后一个留下来收拾厨房。他在仓库里开着轰隆隆的大功率吸尘器,恍惚听到外间厨房有人关上了微波炉门的声音。他心道不好,但还没来得及出声,吧唧一声,总电闸意料之中地跳掉了。

吸尘器停下来,微波炉也停下来。整个厨房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幸好普隆普特对这里熟门熟路,他无奈地一路摸着货架和理流台出去,在黑暗中影影绰绰地看到一个人呆立在微波炉前面的轮廓。

是谁?他问。

呃……是我,诺克提斯王子。一个熟悉的声音略带狼狈地说。

诶?!普隆普特惊讶地叫出了声。王子似乎也辨认出了他的声音,有些迟疑地问:你是,昨天的……

普隆普特咳了一声。王子来这里做什么?

我……有点饿了,来找找有没有可以吃的。看到冰箱里有做好的点心,就想用烤箱热一下,没想到……

这样啊。普隆普特回答,心想微波炉现在是不能用了。他一抬手,正好碰到了手边的电饭锅,突然灵机一动:这里还有一点煮剩下的白饭,我捏个饭团给你吃好不好?


普隆普特摸黑给他捏了两个只撒了盐巴的饭团(幸好他还记得调味料的位置,没有把糖当成盐),王子啃得津津有味,一边啧啧赞叹道想不到白饭团也能这么好吃。普隆普特说里面原本还可以放几个梅干或者高汤煮的昆布,但这些全在冰箱里,现在还是不要冒险去找了,免得又打翻了什么。

看他吃得很香,普隆普特忍不住问他:晚宴上厨房做了这么多山珍海味,难道都不合王子的口味吗?

哪里有吃的功夫啊。王子在吞咽的间歇叹了口气。一支舞接着一支舞的跳,每一位小姐都不能怠慢,别说有吃饭的时间了,简直比平时和格拉迪欧的训练还累人。真希望这场闹剧快点结束。

那王子找到喜欢的人了吗?普隆普特小心翼翼地问。

王子已经狼吞虎咽吃完了饭团,意兴阑珊地嘬着指尖上黏着的饭粒。昨天要不是因为帮了你,她们闻到了鱼腥气就不想靠近我,我也像今天一样吃不上饭。如果以后她们会要求我放弃钓鱼,那我宁可永远都不结婚。

哇!普隆普特连忙道,对不起!我没想到……

诺克提斯王子用带着笑意的语气打断了他。我说过了,我要谢谢你。昨天和今天,都是因为你我才能填饱肚子。


+

第三天傍晚,在宴会开始前夕,普隆普特的面前突然冒出来一个红头发的中年怪大叔。他穿着奇奇怪怪的衣服,戴着像雪花牛肉一样的围巾,单边的手臂上还十分中二地绑上了不对称的黑色翅膀。普隆普特忍不住怀疑那是用前两天被厨房宰杀的乌骨鸡的羽毛制成的。

人类的童话故事真是有趣。对方慢条斯理地说,夸张的神态像在舞台上表演莎剧。作为你临时的神仙教父,我决定满足你的愿望,把你送去舞会。

普隆普特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他摇了摇头,决定无视对方绕道离开,却发现自己的腿不听自己的使唤。

放开我!普隆普特低吼道。

难道是我弄错了,其实你不想去吗?怪人用充满蛊惑的语气在他耳边说。仅此一个美好的夜晚,过了12点,一切魔法就会失效。你难道不想为自己留下一段美好的回忆吗?不想让王子的眼睛里只能看见你吗?

这个故事听起来不是一点耳熟。普隆普特犹豫着:你要怎么做?

怪人邪恶地一笑。空气中开始闪闪发亮,这些像萤火虫一样的光点逐渐将他的身体包裹起来。等到这不寻常的光亮缓缓褪去以后,普隆普特低下了头。

他没能像往常一样看到自己的脚尖,而是看到了一对浑圆雪白的胸脯,和一道傲人的事业线。


你把我变成了女生。普隆普特听见自己用出乎自己意料的镇定语气陈述道。

是呀。怪大叔摊开双手。只有这样你才能跟王子跳舞。

就算是这样……普隆普特挺了挺胸,不知该拿胸口这两团沉甸甸的肉如何是好。他又原地转了一圈,浅蓝色的巨大裙摆让一旁的怪人也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

这条中世纪风的裙子是怎么回事?普隆普特难以置信地问。这里面居然还有裙撑!现代谁还会穿这种裙子参加舞会!

不好看吗?怪大叔遗憾地摸了摸下巴。这可是标配,那小子的审美就喜欢大胸,你看我除了水晶鞋以外,还特别贴心地替你准备了水晶内衣……

别别别别说了!普隆普特磕磕绊绊地打断他,脸红得能煎鸡蛋。这裙子太碍事了,到时候我跑不了怎么办?你给我改一个短一点的。

大叔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这可是你说的。

普隆普特最后被套上了一身浅蓝色的露肩小礼服。除了依旧无法直视镜中的自己(尤其是胸部)以外,“她”说不定看起来确实很完美。

你可以去了,大叔在消失之前神神秘秘地说,但是记住,一切魔法将在明天午夜0点的钟声敲响时失效。


+

如同在那个童话故事中一样。当普隆普特出现在舞厅的时候,人们都为他的美丽而窃窃私语。没有人认出他,以为他一定是一位陌生的贵族小姐,纷纷为他让开一条路。

他走上台阶,台阶尽头、灿烂的水晶灯下站着一身华服的诺克提斯王子,普隆普特感到一阵头晕目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定了定神。王子看到他,似乎恍惚了一下,但很快向他走来,朝他伸出手: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他们在舞池中央旋转起来。王子的手挽着他的腰,正在尽力和“她”保持着彬彬有礼的距离,避免让普隆普特的胸脯贴着自己。普隆普特注意到他很努力地不要盯着自己的胸口看,但(在内心)作为一名男性他感到万分理解,是男人就没有办法对此视若无睹。他偷偷地抿着嘴笑了笑。

第一支舞曲结束以后,王子却并没有松开他的手。

我觉得你很熟悉。我们以前见过吗?诺克提斯轻声问道。

普隆普特垂下颈子,摇了摇头。

或者,你……王子迟疑了一下。你有没有兄弟,或是别的亲戚?

普隆普特心中一惊,又迅速摇头否认。

于是王子没有再问更多的问题,这一整晚他都没有再和其他的姑娘跳舞,他的手始终紧紧地握着他的。每当有人来请王子或者普隆普特跳舞时,王子总是回绝道:“我和这位小姐已经有伴了。”


普隆普特度过了一个恍如在梦中般的夜晚,直到午夜的第一声钟声响起,他才突然惊醒。

捱不到舞曲结束,他不得不挣脱开王子的手。我得走了,他依依不舍地说,随即头也不回地拨开人群,冲出了舞厅。

钟声、纷乱的脚步声和王子的呼喊在身后追着他。普隆普特疾步狂奔,他甚至脱下水晶鞋提在了手上。幸好他对这条船的构造不能再熟悉了,他七拐八绕地甩开了身后追赶的人,终于能蹲在一个角落里,抱着因为胸部变得平坦而不再合身的衣物,上气不接下气地大口喘息。

想不到跑起来以后胸口会这么沉,做女人真是太不容易了,他混乱地想,尤其那个怪人还给他弄了个什么水晶内衣,别人又看不见,平添他的重量……

普隆普特的心里突然咯噔一下,胸口凉飕飕的。

他手脚冰凉地在浑身上下摸了一遍,但是除了勉强挂在他身上的裙子,其他什么都没有。


+

水晶胸罩?现在high fashion的潮流原来是这样的吗?格拉迪欧用一根手指挑起在桌上平平整整地放好的内衣,吹了一声口哨。

诺克提斯跳起来一把抢了过来,又像怕被它烫着似的,手忙脚乱地把它重新平平整整地在桌面上放好,别过眼去不敢再看了。

哟,碰一碰都不行,吃醋啦?格拉迪欧揶揄道。看起来起码有D,或者E?

诺克提斯恼怒地瞟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有脸色红得像要滴血。

好了,不开你玩笑了,童贞王子。格拉迪欧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我们要快点找到她,不然明天大家就要下船了。其实不难,我有个好办法。

诺克提斯狐疑地抬起头来看他。


+

诺克提斯·路西斯·契拉姆王子殿下于第三日宴会上得觅所爱,欲与之共结连理。奈何阴差阳错,与该位闺秀失之交臂。

今令王之剑部队持水晶内衣一件,巡访船中诸位小姐。凡合身适穿者,即为殿下良配。


+

还有一个小时他们即将到达水都。夕阳的余晖从小小的舷窗里照进来,普隆普特在自己的房间里收拾着东西,突然有人敲门。

普隆普特没有多想地打开门,站在门后的赫然是一身便装的诺克提斯王子。

普隆普特砰地甩上了门,脑袋里一片空白。

那个——王子坚持不懈地敲着他的门,声音听起来有些焦急。拜托了,普隆普特,能听我说几句吗?

普隆普特七上八下地站在门前,诺克提斯敲得他心慌意乱。这样把王子关在门外也不是个事,他把心一横,一鼓作气地将门拉开。

身体的大半重心都靠在门上的王子差点一跤摔进来。


普隆普特让他坐在房里的唯一一把椅子上,自己则坐在床上。两个人都垂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谁也没有先开口。

普隆普特悄悄地抬起眼想看一看王子,没想到王子正好也在同一时间抬眼看他。两个人的眼神闪躲了一下,又忍不住青涩地对视而笑。

王子轻轻叹了口气,挠了挠后脑勺:那什么,我知道昨天晚上就是你……你都把我弄糊涂了。为了找你,我的朋友给我出了个馊主意,恐怕马上整个大陆都会传开,路西斯的王子是个变态……

普隆普特震惊地睁大眼睛。

王子抿了抿嘴:后来我想起来,召见了厨师长,才问出来关于你的事情。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普隆普特点一点头,红着脸一五一十地把关于碰见那个怪人的事告诉了王子。王子听后翻了个白眼:你遇见了我的亲戚。

亲戚?普隆普特好奇地重复。

应该算是我的叔父吧。提起他王子的语气充满了不快。他会魔法,但不是什么好人,以后他说什么你都不要理他。

哦。普隆普特低低地回应。他咬了咬嘴唇,故作轻松地说:现在你都知道了,我也……并不是女孩子,害你找错人了。对不起。

诺克特有些讶异地挑高眉毛:为什么这么想?我没有找错人,之所以要找昨晚的女孩,是我认为那即使不是你,也一定是你的近亲之类的。我之前已经说了,我要找的就是你。

为、为什么?普隆普特把头埋得更低了,不敢去看王子的眼睛。明明我是这样……这样……他没有说下去。

王子发出温柔的笑声。你怎么样?

普隆普特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因为王子把手伸过来,握住了他紧紧捏成拳头的手。

我好饿,普隆普特。他说。我怕今天之内找不到你,从昨晚到现在都吃不下东西。

普隆普特愣愣地抬起头来看他,王子凑过来,拉着他的手撒娇似地晃了晃:我现在好饿,我想吃你捏的饭团,放梅干和昆布的那种,好吗?

他们望着对方,莫名其妙地都傻笑起来。


END

 
评论(18)
热度(135)
© 沼泽带 | Powered by LOFTER